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八龙陨之地2

第二百四十八龙陨之地2

        姒穆清一个鹞子翻身,身形若柳絮飘落,他也轻轻落在地上。

        古月娜松开抱着南秋秋的手,后退了半步,保持了和南秋秋的距离。

        南秋秋俏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失落,感谢道:“多谢古公子相救。”

        “义务而已,姑娘不必挂在心上。”古月娜长袖落下笼住自己的玉手。

        古月娜轻轻一句话,就界定了双方的关系,她不是没有看出南秋秋的好感,但她也是个女人,这就很尴尬了,与其等她情感深厚之后被她发现,由爱生恨,不如一开始就掐死火苗。

        南秋秋目光在古月娜依旧环绕在王秋儿的纤腰上的右手上一停,目光一暗。

        “咳!”姒穆清咳嗽一声提醒南秋秋,伸手一抓,就闪电般收回,食指和拇指捏住一条鲜艳的青色毒蛇,头朝下。

        凌冽的寒风吹过,南秋秋看着姒穆清手中挣扎的六寸毒蛇,一股寒意刺过她的皮肤。

        毒蛇张开的口中,尖锐的獠牙上滴落涎水。涎水所落之处,青草被腐蚀出大洞。

        南秋秋看见毒蛇涎水的一幕,心中一阵后怕,死还在其次,被这涎水粘上,就算活下来也要毁了容。她惊恐的说道:“这……这是什么魂兽?”

        “不清楚。”姒穆清立刻回答,惹来王秋儿一个白眼,不知道,你说什么话。

        古月娜避开姒穆清的目光,她是魂兽共主没错,但谁规定了魂兽共主就要认清麾下所有种族了,她又不是全知全能的神明。

        王秋儿见状,开口说道:“它好像是龙族的亚种。”

        姒穆清和古月娜闻言,心中摇头,这也叫亚种,它身上的稀薄龙血,要不是他们三个都是最顶级的龙族血脉拥有者,根本就感觉不出来。

        剑光一闪,长虫雪亮的獠牙被姒穆清砍了下来,剑光一转,青色的鳞甲剥开,剑尖一挑,青黑色蛇胆落入了姒穆清的手中。

        “这个秘境有点不对,所有的花草树木中都有龙血的味道,只是太淡了。”古月娜目光一闪,对着所有人说道。

        “有龙族血脉不对吗?这里可是龙族的秘境!”南秋秋不明所以的说道。

        “太淡了,也太多了。”姒穆清为古月娜补充道,牧星剑刺入一颗参天大树,刺破了龙鳞般的树皮,一滴滴带着清香的液体滴落。

        两人对视一眼,一切都在眼神中交流完毕。

        南秋秋满脸懵逼,看着深情对视,默契度爆棚的两人,那个念头又浮上脑海。

        王秋儿听见姒穆清的补充后,恍然大悟,太多了指种类,这个秘境中目前所见到的生命都具有龙血,太淡了指它们的龙族血脉,根本不像是通过交配得来的。

        这个秘境中生命虽然有龙族血脉,却没有多少龙族的特征,更没有继承龙族血脉的伟力。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它们都是沐浴龙血而诞生的伪亚种。

        “沐浴龙血?我听过,我听过,传说中魂兽就是沐浴龙神的龙血才诞生的,对不对?”南秋秋叽叽喳喳,就像一只欢快的百灵鸟。

        “魂兽的来历,暂且不提。”姒穆清撇了古月娜一眼后说道,“你应该听过屠龙的传说吧!”

        见南秋秋点头后,姒穆清继续说道:“屠龙者屠杀恶龙后,沐浴龙血,往往会出现刀枪不入,力大无穷的传说。”

        “已知所有种族中,可以跨越所有种族,繁衍后代的种族有两种,一是龙族,二是人类。人和龙这是世界上最特殊的两种种族。”

        “等等,等一等。”南秋秋打断道,“龙族可以跨种族我知道,但人类是怎么一回事?”

        “那你以为现在人类魂师身上的血脉是怎么来的?”姒穆清反问南秋秋,那是孱弱不堪的人类在那个野蛮时代所经历的残酷血腥肮脏。

        南秋秋隐隐约约感觉到这背后的残酷真相。

        “龙族血脉和人类血脉有着很大的不同,人类血脉有着很大的包容,恩,这个词不太合适,用吞噬这个词更加合理,因为人类血脉就像是一杯水,你可以加入盐或者糖,但它终究还是水。”

        “但龙族血脉,它太过于完美霸道,其他的血脉对于它来说,那就是杂质,如果说龙族血脉是一幅传世名画,那其他的血脉对于它来说就污渍,大大影响了它的价值。”

        姒穆清一边说着,一边挥剑开道,荆棘树丛被姒穆清用牧星剑劈砍出来,三女在后面悠闲的走着。

        “真是浅显易懂的比喻。”南秋秋感叹道。

        “龙族血脉的霸道也体现在他对于其他的生命的侵蚀,所谓的力大无穷,刀枪不入都是被龙血侵蚀,所展现的特殊能力。”姒穆清说着说着,心里一动:“只不过因为是沐浴,不是通过繁衍传承的血脉,所以继承血脉的力量太弱,在龙族中这种因沐浴龙血具备龙族血脉的生灵被称为伪亚种。”

        “所以你们怀疑,这里的所有生命都是龙族的伪亚种?”南秋秋说道。

        “不是怀疑,是确定,这里所有生命他们或者他们的祖先都沐浴过龙血。”

        古月娜看着古木上的龙鳞树皮,在思考他们沐浴的龙血来自哪一支。

        几十米高树冠遮天蔽日,树下是低矮的野草和荆棘,泥土上铺满了多年累积的腐叶,突出地面的树根和青石上长满了青苔,又湿又滑,一脚踩上,一个不注意就摔个狗吃屎。

        姒穆清号称要牧三千星辰于天宇的牧星剑现在已经沦为了镰刀之类的东西。

        “啊!我受不了了!”姒穆清狠狠的挥下牧星剑,没有注入剑气,只是本身的锋利就轻松分开树木枝蔓。

        “谁让我们这里只有你一个比较适合用来开路了,毕竟你的牧星剑太适合干这个了。”王秋儿警戒周围,浑身的龙威全开,惊得鸟雀飞起:“你舍得让我们这些娇滴滴的女孩子去干这些粗活吗?”

        姒穆清闻言,牧星剑狠狠挥出一道剑气,炽烈明亮的剑气下枝叶藤蔓纷飞,开路这是个技术活,而不是纯粹的蛮力。

        “悠着点,一时痛快,到头来还不是你收拾。”古月娜见状开口笑道。

        “我心里痛快,这不比什么都重要!”姒穆清舒爽的说道,然后目光转向古月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