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六章半个月

第二百四十六章半个月

        姒穆清把刚刚铸好的雪亮长剑随手丢回半位面,又从娜儿的手中拿回自己的牧星剑。

        “娜儿。”姒穆清手指拂过剑身,目光注视牧星剑上的血色封印。

        “啊!”古月娜俏丽抬眸,看到封印的牧星剑,先行告状:“这把剑太不老实了,我也只能封印了事,穆清,你不知道这把剑还准备把我当成剑奴使用。”

        姒穆清一下子无语了,这是牧星剑的风格,牧星剑虽然有着灵性,其中蕴藏着他的剑念,却没有智慧,依照本能行事。

        “这个怎么解开?”姒穆清问道,他总不能一直看着牧星剑这么封印下去吧!而且这个封印他从来没见过,与其花时间研究,不如直接询问古月娜。

        “没有解法。”古月娜一副无能为力的模样耸肩,“这上面的封印是我刚刚应时推演施加于上。”

        “那就只有两个方法了,一个借助我自己的力量和牧星剑本身的力量,内外呼应,以暴力磨灭了上面的封印。第二个把封印彻底吃透,从薄弱处斩开。”

        姒穆清挠头,每一种方法都属于耗时日久的那种,都是他无法等待的。

        雪霏仰头看着四十五根玄冰髓,虽然经过姒穆清的一番折腾,但玄冰髓的体积没有丝毫的缩小。

        “穆清哥哥……”雪霏声音甜甜糯糯,让人听了就先酥了半边身子:“这些玄冰髓怎么办啊?”

        姒穆清体内剑气灌入牧星剑消磨封印:“不要动,那些不是属于我们的东西。”

        或许是觉得自己的话和自己的行为不符,于是又柔声说道:“雪儿,你要是想要吸收玄冰髓,就在这里,不要想打包了带走。”

        雪霏闻言一喜,然后就不满的嘟起了唇,她在这里怎么可能吸收,如今她身体里还蕴藏着七十万年的修为呢,过犹不及,会撑爆的。

        古月娜并掌成刀,划下,残月般的凄美刀芒一转,玄冰髓应声而断。

        “娜儿!”姒穆清拿出稀有金属准备再次铸剑的手一顿。

        “闭嘴!”古月娜娇喝一声,“我不会断了这里的根,也不会影响到上面的寒泉,你无须担心。”

        “这些玄冰髓她们既没有发现,也没有利用的方法与可能,与其空置于此,不如让我拿走,培养属下。”

        古月娜缓声慢语的对姒穆清解释,她知道他的担心,所以直接告诉他毋庸担心,她都已经考虑好了。

        姒穆清自然是相信古月娜的,于是乎,专心致志的投入到铸剑的过程中。

        铸剑、消磨封印、修行这就是接下来半个月中姒穆清枯燥的生活,渴了饿了,就由雪霏上去,去取食物和饮水。

        雪霏从古月娜手中分得了一根玄冰髓,过于欣喜之下,鞍前马后的伺候着古月娜。

        灿灿的星火花在一片清冷和湛蓝中绽放、凋零。

        呲!剑胎淬火之后,一片渺渺的雾气升空,又被在一块磨剑石磨光开刃。

        寒光在雪白的剑刃上闪耀,姒穆清随手把这一柄好剑丢入半位面中。

        “雪儿,现在什么时候了?”姒穆清伸了个懒腰,浑身上下筋骨齐鸣。

        “现在已经快到黄昏之时,南门主交代的时间就快到了。”雪霏坐在一根玄冰髓上,赤裸着一双小小的玉足在空中轻轻晃荡,脚掌纤美,踝骨浑圆,浑然天成。

        一句简单的话来形容,雪霏的玉足能让足控玩上十年。

        “真是越来越随意了。”姒穆清拿起罗袜,一手握住她的左足踝骨,手感温暖细腻,他熟练的为雪霏穿好鞋袜,心中没有一丝涟漪,因为最近这事情干的实在太多,一开始还会心中波澜起伏,后来完全无感。

        “我看你挺享受为她穿鞋这一件事情。”酸溜溜的话语中,古月娜收功完毕,一只纤纤玉手伸出微抬。

        姒穆清握住她的玉手,轻微一拉,古月娜借着上升的力量站起身:“娜儿,我是很乐意替你穿衣打扮的,当然我更喜欢替你宽衣解带。”

        “呸。”古月娜羞红了脸颊,她怎么会听不出姒穆清的意思。

        “哈哈!”姒穆清大笑,把古月娜搂入怀中,要不是时间不对,他现在真得是很想先肆意欺负,占占古月娜的便宜。

        “穆清哥哥。”雪霏一字一顿,提醒着姒穆清正事要紧。

        “走。”姒穆清同样抱起了雪霏,银光涟漪闪过,进入万载玄冰窟时,他只能按部就班的来,如今出去确实不需要用游泳,直接瞬移就好了。

        “啊!”在水井旁一直处于焦急状态的南秋秋惊讶的叫出声来。魂力沸腾,随时准备武魂附体。

        “秋秋,对于我们的欢迎不用那么大!”姒穆清撂下两女,目光一扫,恩,秋儿不在这里等他们。

        “秋儿呢?就是你一开始没见过的那个丫头。”姒穆清对南秋秋问道。

        南秋秋点着头想了想,可怜兮兮的说道:“她现在在和我母亲在一起,求求你们赶紧把她带走吧!”

        “她再待下去,我就要被逐出家门了。”

        南秋秋水汪汪的眼睛中透出哀求,可想而知她对于王秋儿的离开有多期待。

        姒穆清发现他家秋儿真是越来越被人当成珍宝了,本体宗如此,地龙门也是如此,估计天龙门那边在未来也是差不多。

        南秋秋的恳求当然是真心实意的,当隔壁家的孩子来到你的面前,天天被你母亲拿开对比,任谁都会有崩溃的感觉。

        “先去见你母亲吧!”姒穆清话题一转,不接这话茬,他要在地龙门做的事情还没有完呢!王秋儿能够在地龙门中获得超高的人气虽然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但对于他而言,是一次惊喜。

        南秋秋收起自己的眼泪,在前面带路:“这边请。”

        姒穆清暗中嘀咕,美人都有演戏的天赋,刚刚还哭得梨花带雨,现在就笑语盈盈,果然张无忌他老娘的那句话是至理圭臬。

        三人跟着南秋秋进入了她母亲的书房。

        南秋秋在一卷厚厚的书脊上按下。

        一阵机械转动的声音响动,书架向着两侧推开,露出一个通往地下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