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五章铸剑的推迟

第二百四十五章铸剑的推迟

        龙蛇般的火焰熄灭,古月娜随手丢给姒穆清一身衣服。

        “快点穿,雪儿快要下来了。”古月娜催促道。

        姒穆清眼神一急,伸手抓住空中的衣服,迅速的穿戴好。

        古月娜抬手,从姒穆清莹白的长发中截下一束。

        他飞快的穿好了衣服,从娜儿的指间拿走了他的长发,又取出一个叠在一起的布包打开,一束银色的晶莹秀发躺在黑色绢布上。

        古月娜眸子眯起,嘴角弯出一个月牙:“你还保留着啊!”

        “当然了,这事情我一直记在心里啊!”姒穆清柔情的说道,双手把两束长发编在一起:“我可是很有仪式感的人啊!”

        “打扰一下,你们在干什么?”雪霏踢踏踢踏的走了过来。

        “在讨论,以后雪儿你会便宜了哪一家弟子。”姒穆清随口说道。

        “便宜?”雪霏随之而来的反应让人迷茫,“这不是明白摆着的?”

        “雪儿,以后遇到什么苦难,直接对我说,没必要课这么客气。”姒穆清进一步了拉好关系。

        雪霏眨巴着大眼睛,他再说什么?雪霏放弃了跟上他的脑回路,拿出一枚储物魂导器递给了姒穆清。

        姒穆清脸色一正,认真的探查了一番。

        “够了!剩余的冰极神晶还足够给你们两个打造一副斗铠。”姒穆清数了数冰极神晶的数量,然后说道。

        雪霏因此露出淡淡的笑容。

        “就在这里铸剑吧!作为孕育了万载玄冰髓和冰极神晶的地方,这里应该是最合适的铸剑所了。”古月娜说道。

        “有道理,可是南水水那边怎么办?”姒穆清想到上面的南水水和南秋秋,对着雪霏说:“雪儿,你上去问问南门主,什么时候出发?”

        “好。”雪霏言简意赅的点头,游出了寒泉泉眼。

        “娜儿。”姒穆清目光转向古月娜,没有明说。

        古月娜樱唇一抿,就知道了姒穆清的意思。

        炽白的火焰燃烧在空中,古月娜说道:“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足够你用来铸剑了。”

        这炽白火焰比起刚刚催发到极致的不灭之炎差了不止一筹,姒穆清也能理解,催动到极致的不灭之炎根本无法用来铸造,它只会把所有的东西都烧了,而现在的火焰将将正好适合用来铸剑。

        姒穆清双眸化作龙瞳,层层的空间在眸光中曲折,形成了一个铸剑炉。

        随后,姒穆清拿出了一沓白纸和一支笔,开始写写画画,补充铸剑方案。

        姒穆清考虑到雪儿本身至寒的天赋,和她要踏破自身局限的决心和可能性,他打算仿照仙剑奇侠传四中望舒剑,铸造一柄至阴至寒的神剑剑胎。

        “这东西你不是早就准备好了吗?”古月娜忍不住开口,铸造方面,姒穆清实在称不上宗师,虽然也曾经试手铸造了不少的长剑,但和那些精研一辈子的锻造师没得比。

        所以姒穆清早早就准备好了方案,尽可能降低铸剑难度。

        锻造炼器、阵法符箓、炼丹制药这些东西比起天赋,更讲究传承和时间的积累。千百代的研究要是还比不过一人孤独的摸索,那才是怪事。

        “只是复查一下,按照我的推测,这一次铸剑时间至少也要半个月,我也查看了修罗魔剑的铸造经验,又把各种铸器图谱,冶锻手法,阵法设计通通吃透,确定了主材后,又准备了不知道一十八种绝顶辅材,才决定动手,我自己的本命剑器我都没有花费这么大的心力,娜儿,你能理解我现在的激动吗?”

        姒穆清都能感觉自己的心脏现在在砰砰直跳,激动的心,颤抖的手!

        古月娜无奈,提醒道:“你最好先练练手,平复一下心里的状态,心态在铸器的时候很重要。”

        “你为什么一定要亲手给她铸剑,帮她寻来冰极神晶,效仿着你当初的情况,用自身的修为、气血和精神蕴养铸造不就可以了!”

        “非要亲手铸造,就不怕失败,平白浪费了冰极神晶,反惹来她的埋怨?”古月娜忍不住开口,语气里酸溜溜的。

        “因为她是我的弟子,学得是我的剑道,做老师总要帮弟子准备最好的东西。”姒穆清拿出琥珀晶金,“而且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我们又没有神界铸造神器的知识,就算是你也只能指点我用最笨的方法铸造一柄最契合自己的剑器。”

        “要不是那一块生灵之金本身就铸成了器的形态,单单要把它铸造成一柄剑胎就不知道要花费我多少的功夫,甚至会耽搁修行。”

        姒穆清说着,在炽白火焰中把琥珀晶金融化成源质的状态,又添入了数种稀有金属。

        “冰极神晶在等级上并不下于生灵之金,但她后天铸造的剑器和我那一柄先天而成的器差了不是一点点,唯有用足够好的铸造手段,才能弥补这一差距。”

        “说那么好听,结果你有为我这么费心费力吗?”

        古月娜一双紫眸含情似水,柳眉弯弯,红唇微嘟,幽怨的看着姒穆清。

        “有啊!”姒穆清头也不抬的说道,“你以为我是为了谁,才会这么费心费力的要打破魂环体系!又放弃了神祇成神之法!”

        “你才是我的动力,是一直督促我向前的原因。”

        姒穆清平平淡淡的语气就如同他一往无前的剑道,精准且笔直的刺穿了古月娜的心灵防御。

        古月娜白嫩如羊脂美玉的脸颊上泛起了微微的红色,明艳动人,不可方物。

        “你们这是怎么了?”刚刚回来的雪霏就看到了古月娜羞涩动情的风景。

        一片湛蓝澄澈的色调,绝世的美人遗世独立,空灵清寒的景色为背景,那一抹淡淡的羞红让仙子谪落了凡尘。

        雪霏怔怔失神,她也是绝代的美人,钟灵毓秀,天地造化所钟,可跟现在动情羞涩的古月娜比,却差了一分风情,多了一份稚嫩。

        “在试手,南门主说了她要我们什么时候护住她的女儿了吗?”姒穆清手下星火四溅。

        “在半个月后。”雪霏语气平静的说道,如今冰极神晶到手,区区半个月她等得及。

        “看来你的剑暂时是铸不了了!”姒穆清感叹的说道。

        他不会把时间赌在最短的半个月上,那样,即是对南秋秋和南水水的承诺不负责,也不对雪儿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