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三章血脉2

第二百四十三章血脉2

        “怎么做?龙族的传承中应该没有让银龙后天掌握形态变化的方法。”毕竟这是先天就有的能力。

        姒穆清自己手里就握着龙族最核心的传承,更加进一步确定这一点。

        寒冷的洞窟中,姒穆清呵气成霜。

        “你啊!”古月娜的玉指轻轻按了姒穆清的眉心一下,“七大真龙也不是一开始就出现在世界上的,他们只是通过各种极致的力量,将自己的形态永久定格了。”

        “你让我用他们的方法。”姒穆清觉得自己未来有得受了,七种真龙形态也就意味着七次无与伦比的痛苦:“我不会因此彻底变化真龙的形态吧!”

        古月娜扶额说道:“知道你的真龙血脉和龙族最初的那一批银龙有什么区别吗?”

        古月娜不等姒穆清想清楚就直接说了:“七大真龙支脉分离之后,凭借强大的繁衍能力和在各大元素专精唯一的研究曾经冲击过银龙一脉。”

        强大的繁衍?这话用来形容真龙,我怎么听得这么别扭!姒穆清暗暗想到。

        他也知道古月娜为什么这么说,别的真龙兴不兴旺看次数和基数,但基本上百年一枚龙蛋的保底还是有的,但银龙……一万年一枚龙蛋都是值得敲锣打鼓庆祝的事情。

        “七王之乱,我看过,七大龙王趁第五代龙神死亡之后的空窗期发动叛乱,三分之二的真龙追随他们,甚至差一点就动摇了当时刚刚平定的星域。”姒穆清说起这个,就来了兴致,他一直把历史当做故事看。

        “银龙一脉的天才古月魁在危难之际堪破龙神之谜,成就龙神,登临神座,以一己之力屠杀了叛乱的七大龙王,用鲜血染红了自己的神座,平定了叛乱。”

        “够了,不要提他!”古月娜厉喝一声。

        姒穆清悻悻住嘴,他知道为什么古月娜对第六代龙神如此忌讳,古月魁是历代龙神中最为残酷暴戾的一位,他在位的时代里龙族数量锐减了八分之一,因为七龙叛乱,所以不相信除银龙外的任何一支龙族,残酷的压制各大龙族,最后的结局是与第七代龙神决战于太虚星空中,身躯被祂四分五裂,填于黑洞曜日之中,彻底磨灭了生机。

        而在第七代龙神手中,九大龙王自治各大龙族的情况改为各司其职,五位龙王司掌军事,两位龙王司掌行政和司法,一位龙王司掌监督,彻底的将权利收归于神权,重点在于这位在龙族诸代龙神中都称得上功勋卓著的龙神出自金龙一脉。

        古月娜缓和了一下激荡的心情:“你应该清楚六代为了压制各大银龙分族,将他们的血脉奥秘收入银龙血脉中,进一步加强了银龙血脉的强势,你要做的就是借此复苏那一部分奥秘。”

        “明白了。”姒穆清点点头,说到底各种龙族血脉本就是同源,本质上一模一样,不一样的只是外在的表现,或者科学一点的说法,显性基因不一样。

        古月娜转身离开:“还愣着干什么!快跟上我,这里可不是最佳的地点。”

        她的声音在黑暗中远远传来,回荡在空幽的洞窟中。

        忙于采矿的雪霏注意到姒穆清投向自己的目光,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可爱笑容。

        声音酥软甜蜜,好像蜂蜜流入你的内心:“大哥哥快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也没有问题。”

        姒穆清斟酌之后,跑出了洞窟,雪霏说得不错,她在这里确实不会有什么危险,上面有南水水和南秋秋守护,下面有古月娜的感知,好吧!实际上只要有娜儿在就可以了。

        他走出洞窟后直接向着万载玄冰髓所在地游去。

        进入冰泉泉眼,一股比刚刚的洞府强大千百倍的寒意如同成千上万的绣花针刺入他的骨骼肌肉皮肤。

        那种极致的寒意,姒穆清只在冰火两仪眼中,冰龙王的身上看到过,绝对属于贴近绝对零度的那种。

        痛苦的感觉在寒冷冰封的迟钝触觉中渐渐消失,四肢百骸,周天窍穴,气血剑气都在酷烈的寒意中凝固。

        姒穆清拼了命运转天地长生策,碧绿的翡翠光华从姒穆清的骨骼肌肤里一寸寸亮起,庞大浩博的纯净生机滋养他冰封的身体。

        他想要发动空间转移,瞬移进去万载玄冰髓的所在地,然而强大的冰元素已经凝滞了空间的波动。他最后的垂死挣扎终究以失败告终。

        古月娜一把把姒穆清扯入洞窟,白色沾满了了他的头发和眉毛,她无奈的叹气,把姒穆清枕在自己柔软的大腿上,纤细灵巧的玉指一点点拂落白霜。

        “让你不跟着我,吃苦了吧!”古月娜清越如环佩声音带着些许的嗔怪。

        古月娜一只纤柔玉手按在他的胸膛,她体内浩瀚无垠犹如北冥,无尽无涯的魂力性质炽热阳刚,化开了姒穆清体内的浩瀚寒气。

        一缕缕白色的朦胧雾气从姒穆清的周天窍穴中被逼出。苍茫寒气被古月娜远远避开。

        姒穆清嘤咛一声,苏醒过来。发现自己的情况后,第一时间就想要站起来。

        古月娜一只手轻轻按住姒穆清:“穆清,不要乱动,还是说你觉得我的膝枕不舒服吗?”

        姒穆清被古月娜这么一说,顿时老实下来,一边乖乖享受着古月娜柔软的膝枕,一边闭目检查身体。

        翠绿光华烨烨生辉,无尽的生机在其中绽放。

        极致寒气侵入体内,所造成的暗伤在勃勃生机中迅速修复。

        不一时半会,姒穆清就聊好了伤势,随后他就抬起头。

        “真是的,平时嗷嗷叫我给你膝枕,今天我主动给你,你也不珍惜。”古月娜轻声抱怨。

        “我很珍惜,所以我享受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寸时光,所以还是先办正事吧!”

        姒穆清说完,把目光看着暗淡无光的洞窟中,一共四十五根万载玄冰髓。

        “也好。”古月娜说完后,背着双手站在了这里:“这里比我想象的要好。”

        “娜儿,冰火两仪眼不比这里差吧!为什么不在那时候就叫我修行血脉呢?”姒穆清问出了自己的疑问,他不觉得冰火两仪眼要差,甚至觉得可能更适合,毕竟那是由冰火两位龙王制造的宝地。

        “那里?确实不错,但你当时去那里的时候,才什么修为,根本无法理解血脉,一个不小心,你的血脉就真的永久定格在了冰龙或者火龙的血脉中了,好了,我要撤开对你的庇护了,做好准备。”古月娜严肃而认真的说。

        随着她的话语落下,姒穆清感知中原本正常的温度飞速下降,汹涌的寒流包裹姒穆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