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一章玩大了!!

第二百四十一章玩大了!!

        “这我地龙门仅仅只是为这家赌场提供保护,收取一定的费用,多深刻的关系倒是没有。”犹豫再三,南水水最后和盘托出:“但因为这个的关系,许多龙城人都认为地龙门是赌场的后台,但实际上他们的后面是皇室。”

        南水水说道最后两个字,声音一压再压,要不是姒穆清的听力好绝对听不见。

        “皇室?哪个皇室?”姒穆清脑子一转就想到了,这里是天魂帝国,地龙门在天魂帝国中也属于中上的水平,能让他们畏惧的皇室,自然不会是天高皇帝远的星罗、日月和斗灵三国皇室。

        姒穆清心中寻思,皇室,那还真是玩大了,他现在还不想进入皇室的眼里,面上淡淡的神色不变:“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他们欠我钱,难不成还想赖账不成?”

        南水水心中惊讶,思考他们背后是哪一方势力?寻常人岂能对皇权毫无畏惧。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姒穆清主动的退了一步,“我可以不要现金,他们的流动资金估计也不足。”

        “好。”南水水大喜过望,只要不用现金,自然可以轻松解决,一个重甲骑兵团的价值,说金钱那自然是天价,连国家也难以轻松拿出,但要是换成魂师修炼的物资,那很有可能也就是一块极品魂骨的价格了,尤其是现在猎杀魂兽越发艰难,极品魂骨的价格上涨趋势明显。

        “我需要稀有金属。”姒穆清图穷匕首现,单刀直入。

        “冰属性的稀有金属,普通的我可不要。”

        南水水心中吐槽,想要贵重的稀有金属,那你去找日月帝国走私啊!在斗罗三国中找稀有金属,是不是弄错了。

        想到冰属性的稀有金属,南水水心中一动,想到了宗门密地中的矿石。

        “冰属性稀有金属,我家里有哎!就是不知道符不符合你的要求。”南秋秋忽然插嘴道。

        南水水身体一僵,目光看向自己的女儿,什么情况?平时看着很聪明的丫头,怎么这时候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远远站着的古月娜收起自己的小手段,嫣然一笑。

        姒穆清闻言,目光灼灼的看向南水水。

        “这是你和赌场之间的欠债。”南水水提示道,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我可以付钱。”

        南水水温婉的笑容逐渐消失:“公子,地龙门还没有缺钱到这种地步。”

        “不缺钱?那就缺别的东西。”姒穆清淡然的说道。

        “我想要的东西……”南水水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姒穆清打断。

        她后面的话语,姒穆清轻而易举的就能想象出来,无非是看他年纪小,不认为他的实力有多强,也不认为他能拿出地龙门需要的物品以物易物。

        面对这种质疑,行动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姒穆清简单直接的选择了最粗暴,最省力的方法,拔剑出鞘。

        一式简单的拔剑术,却汇聚了姒穆清如今全部的力量。

        寒冽的剑气冲霄,朦胧的剑光中,道道铠甲附体,一股恐怖的气息出现。

        一直神态自若的南水水,惊愕到难以自控,她一直保持着温婉贤淑的表情,一方面是性格的原因,另一方面就是自持力量。

        然而现在姒穆清身上的力量却足以让她正视,不在把他当成一个小孩子。

        一剑斩出,光寒耀眼。

        涛涛剑气连绵不绝,精粹明艳。

        深深的危险和死亡气息笼罩在全场。

        “门主,我这一剑怎么样?”姒穆清收剑归鞘,语气平静如水,完全听不出亏虚的感觉。

        “很强的一剑,是我小觑天下人了。”南水水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那快若流光,暴烈如雷霆的一剑对于她也有着不小的威胁。

        南秋秋面色苍白,深深的无力感席卷了全身,一直以来她都是龙城有名的天才,然而就在刚刚她被深深的打击了。

        “冰属性矿石,我可以做主送给你们。”南水水忽然说道。

        “代价。”姒穆清没有为南水水的改变感到意外,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上,说服人最好的方法不是以(道)理服人,而是以(物)理服人。

        刚刚他那一剑,虽然没有威胁,但却把自己的潜力展现的淋漓尽致,那南水水的选择就有两个了,一个竭尽全力的把他诛杀在此,另一个则是交好,或者说投资。

        “不用任何代价,那份冰属性矿石可以直接送给你们,只是需要你们自己去取,因为一些原因,我没有办法亲手送到你手上。”南水水貌似遗憾的说道。

        “唉。”南秋秋怀疑的看着自己母亲,这么大方,真的是她妈吗?

        姒穆清眼睛眨了眨,免费?那才是最贵的啊!而且他还要建立道门,那肯定不能接受啊!

        “不用了,我们还是明码标价比较好。”姒穆清拒绝了南水水的好意。

        南水水清亮的眼眸中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这样啊!我确实是有一件烦心事,不知道可不可以拜托你去解决?报酬就用刚刚提到的稀有金属,如何?”

        “我需要先看看门主口中的稀有金属。”姒穆清提议道。

        “没问题,不过我需要问两件事情,第一,你来自哪方势力,第二,你的魂力等级?”

        南水水的话让南秋秋目光闪动的看向姒穆清。那些赌场的人员也都竖起了耳朵,有强大的后台就认输,没有就等我们的报复吧!秃头的赌场负责人恶狠狠的想道。

        “第一个不能说,第二个倒是无所谓,魂帝。”姒穆清一边说着,一边唤出了自己的魂环。

        除了姒穆清这边的人,所有人都失态了。

        “这是什么魂环配置!”南秋秋心性较差,只接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黄黄紫黑黑红。”

        看着那个鲜艳欲滴,其中仿佛蕴藏着血海的深红魂环,所有人的眼角都在抽搐。

        南水水对于十万年魂环的第一想法,就是真有人不怕死,居然敢公然违背契约,猎杀十万年魂兽,他背后的人是真的不怕死,还是有着无惧帝天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