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八章更改计划

第二百三十八章更改计划

        雪霏静静的看着他们打情骂俏,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别斗了不行!”姒穆清对着自己左右的美女说道。

        “不行!”两女异口同声。

        古月娜眼睛中好像要喷出火一样:“穆清,你让开,看我好好教训一下现在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

        “老母吃嫩草,不知羞!”王秋儿做了一个俏皮的鬼脸,躲在姒穆清的身后。

        古月娜闻言,气得牙痒痒。

        两女因此,把姒穆清当做中间的柱子,绕‘柱’而走。

        “有本事,你来啊!”王秋儿彻底放飞自我了,不断挑衅古月娜。

        “秋儿。”古月娜双眸开阖,气极反笑:“我对你真是太好了,现在都敢挑衅我了。”

        雪霏看着姒穆清不断丢给她的求救眼神,心中一软,打算帮自己的穆清哥哥解个围。

        “我们呆在这里干什么?凌落宸、叶骨衣、虞璎那一路已经出发,我们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雪霏放下手中的骨瓷茶杯。

        “说正事。”姒穆清一手握住古月娜的皓腕,一手按在王秋儿的头顶。

        王秋儿和古月娜相对而坐,各自发出一声娇哼。

        “明明应该是挺好的姐妹啊!”姒穆清微不可察的小声说道。

        “咳嗽。”姒穆清清清嗓子,面对着雪霏小萝莉。

        “我们这一路的方向很简单,地龙门的密地,恰好咱们在之前遇见了他们门主的女儿。”

        “猜的没错的话,咱们现在的位置已经报告给地龙门的那位杰出女门主了。”

        “被求着进入走进宗门,和自己家主动上门毛遂自荐,主动权可是天差地别。”

        姒穆清饮了一口茶水,悠闲自在的沏茶。

        “所以我们在这里干等着?要是那位地龙门门主对我们丝毫不感兴趣,怎么办?”王秋儿黛眉一蹙,生性活泼好动的她很难忍受一刻钟的待而坐。

        “不会的。”姒穆清自己拍着胸口,自信道:“南秋秋的母亲很疼爱南秋秋,而离家出走的孩子突然回来,而且还念叨着新结识的朋友。”

        “于情于理,她都会想要见我们一面。”姒穆清说道,“尤其是南秋秋带我们逛了一圈青楼,换做任何一个家长都不会不闻不问。”

        “至于其他的,先见面再说,先帮你拿到冰极神晶,把本命剑器铸造出来。”

        “看哥哥对你多好!”姒穆清摸了摸雪霏的头发,话语中带着你要记住我的好的意思。

        雪霏轻轻的嗯了一声。

        “他的意思是以后长大了,要以身相许来报答他。”

        王秋儿大大咧咧的说道。

        话语让姒穆清一阵的尴尬,他是那种挟恩图报的人吗?

        “所以我们现在就在这里干等着?”古月娜忽然问出一个问题,“地龙门身为龙城的地头蛇,以他们在龙城的实力找到没有潜藏痕迹的我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一直在这里呆着,总会让人怀疑,毕竟你当时在南秋秋面前用的借口是旅游。”

        古月娜说到旅游二字时,不禁的笑了笑,姒穆清老脸一红,龙城以经济出名,景色并不是很美丽,旅游这个借口就显得特别的无力了。

        “你的行为仍旧显得被动了些。”古月娜轻抿着唇。

        “娜儿,你想做什么?”姒穆清心中警铃大作,因为实力的关系,古月娜在处理某些事情的方面上,比他显得更加激进和肆无忌惮。

        “地龙门麾下产业不少,其中进账中很大的一部分来自于赌博。”

        “我记得,你说赌单反,每次都赢,连赢二十八次,能赢下一整座城市,到了验证你话语的时候了,我也不用你赢下一座城市,把地龙门赢下来就行。”

        姒穆清闻言怔怔不语,那是江南老贼说得,和我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你们不来?”

        “我们连赢必然要靠作弊,而你可以操纵命运,凡走过,必有痕迹。”

        “命运,是这个世界上最无解、最莫测的力量之一。”这句话是王秋儿所说,这其中也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命运的无常了。

        “也是不错的法子,比单纯的等待好多了,走,我们一起去。”姒穆清立刻决定改变计划,“不过我就算了,让雪儿来吧!”

        姒穆清没有卖关子的想法,以指代剑,一式日会文昌,富贵全美的剑诀施展,瑰丽尊贵的剑气注入雪霏的周天窍穴中,纯白剑念落入雪霏的灵台之中。

        “你以剑念为引,催动剑诀就可以施展了。”姒穆清懒洋洋的说道,“以此引来命运加护,赌桌上你可以无往不利了,现在的话,可以说命运女神对你掀开了裙摆。”

        雪霏的脸色变得凝固,随后又带着一种自暴自弃的心态说道:“我总算知道了你为什么收我为弟子,却从来没有教过我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了。”

        几女站起身,走出茶馆,向着龙城最大的赌场而去。

        “说说看,我为什么不教你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在路上,姒穆清为了打发时间,考教自己的弟子。

        王秋儿饶有兴致的竖起耳朵,对于姒穆清的这部根基之法她好奇很久了,可惜,在很多功法上大方的过分的姒穆清在这部剑诀上小气的过分。

        “因为这部剑诀包含了你全部的神,学会了这部剑诀也就等于成为了承载神的容器。”

        王秋儿面色一变,指着姒穆清说道:“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侵占别人的身躯,你的良心何在?”

        “喂喂!”姒穆清面色一黑,“不要说得我好像已经成为了邪魔外道一样,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的重点就在于剑意剑念,那只是副作用而已。”

        “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和你的破碎虚空道有着根本上的不同,你的破碎虚空道重点在于开发肉体本身的潜力,追求的是生灵本身最纯粹的伟力,一力破万法。”

        “我追求的是意志不灭,精神永存,剑念就代表我的神,等雪儿未来创造出自己的剑诀,凝聚自己的剑念后,她的剑诀同样会如此,走到叩剑心这一层次的剑修,绝无一样的大道,都要开辟出自己的剑道。”

        姒穆清的解释让王秋儿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