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三章致命问题

第二百三十三章致命问题

        竖起耳朵的雪霏这一刻也真正放下心来,随后就是一阵荒缪之感涌上心头,在这偏僻之地居然真有冰极神晶,虽然还没有完全把握,但既然和他之前说的都已经确定,冰极神晶的存在的可能性就有了八九分。

        姒穆清倒是没有雪霏那样乐观,因为南秋秋醉酒后说得模糊不清。

        真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女孩,连自己家有多少财产都不清楚。姒穆清头疼的想道,忽然他的目光一动,看向古月娜。

        古月娜在一旁自饮自酌,一双凌厉的眸子中满是孤独,不是失意之人的孤独,而是遗世而独立于众山之巅,孤家寡人的坐在帝座上的帝皇。

        “娜儿,旁边屋有人来了。”姒穆清淡淡的对古月娜的说道。

        古月娜举起酒杯的玉手一顿,然后继续饮下去:“你想去看,就去吧!”

        姒穆清隐隐觉得古月娜现在的情绪有些不对,这种样子的古月娜她从未见过,高贵凌然,孤独倔强,萧索苍凉。

        “快去吧!”古月娜出言催促道,“我在这里无恙,区区一点酒水对我而言也不是什么!”

        姒穆清走到古月娜身后,双手按在她宛如刀削、浑圆的肩膀上,古月娜手一停,仰起头,紫色眸子仰视在她身后的姒穆清,轻柔、舒爽的力道在她的肩膀上按压,古月娜精樱唇微张,长长的吐出如兰的麝香,调笑道:“你这是准备侍寝吗?”

        “你心里藏着事情。”姒穆清淡淡的说。

        “你不问?”古月娜唇角勾勒一个微小的弧度。

        “你不想说。我又何必逼你。”姒穆清手指按在古月娜的太阳穴处,轻轻按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是我的妻子,但不意味你就没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了,你跟我说我会很开心,你不说我同样理解,我也不是每件事都告诉你啊。”

        古月娜轻哼一声:“你不想完全占有我?”古月娜长长的睫毛像是飞鸟震动的羽翼。

        姒穆清表情僵了一下,随后洒然笑道:“当然想了!不想是傻子。”

        “但有些事情,不一样。”

        古月娜静静的看着姒穆清,一双眸子如大海汪洋一样平静而眼底是百转千回的暗流回荡。

        姒穆清感慨道:“但你是皇帝啊!”

        “你要是为了儿女私情放弃了身上的责任,那就不是你了啊!”

        “一具皮囊又有什么用呢!我喜欢的不只是你的容颜啊!还有你的灵魂啊!”

        古月娜娇嗔一句:“说得那么好听!还不是想要人心两得。”

        “这可是我再真心不过的实话了。”姒穆清委屈道,“不然你可以读我的心啊!”

        古月娜轻言轻语:“读你的心干什么?你觉得我只能用读心才能确定你的心意吗!”

        “只是表达我的问心无愧。”姒穆清随意的说道。

        “读心术又不是无敌的,过于依赖,必然会跌倒在这上面。”古月娜合上双眼,冰冷的神情溶解些许,毫无防备靠在姒穆清的怀里。

        姒穆清双臂从后面环住古月娜的娇躯,古月娜琼鼻中发出一声娇哼。

        “问你个问题,有一日,人类和我,你选谁?”

        闻言,雪霏身体一震,眼珠一转,就偷偷的跑了出去。

        姒穆清默然一怔,怎么女人都喜欢这种选择题?别人就是亲情和爱情,到我这就是爱情和种族。

        “三个可能。”

        姒穆清悠悠的说着:“第一种,为了爱情奋不顾身,我帮你杀尽人类,好不好?”绵绵的情意流淌在声音中。

        姒穆清凑到古月娜的耳垂后,挑逗着她。

        古月娜感觉自己骨头都酥了:“你不是这样的人。”

        姒穆清收起自己的挑逗之情:“第二个,杀了你,再灭绝魂兽,然后再为你殉情。”姒穆清的话语中杀气腾腾,有刀光剑影的森森寒意,古月娜清越的声音中带着一抹嘶哑:“很像你的风格,确实是你有可能做出的选择,第三种呢?”

        姒穆清幽幽的说道:“我们可是情侣哦!我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什么人类,什么魂兽,他们的关系有我们之间亲密吗?我们为什么要听他们的!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不好吗?”

        古月娜话语中有冷冽的风暴暗藏:“你要我和你背弃责任,放弃一切逃跑!”古月娜在逃跑二字上重重咬牙。

        “你希望我选哪一种?”姒穆清似乎毫无察觉古月娜话语中的寒风,嬉笑着咬着古月娜晶莹的耳垂。

        “第二种,别做那种懦夫。”古月娜心情一下子就不爽了,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标准答案是什么,但她绝不会嫁给一个遇事逃避的懦夫。

        “可我想选第三种呢……”姒穆清拉长了声音,古月娜双手一用劲捏碎了手中的酒杯,晶莹雪白的粉末和碎片簌簌从手中洒下。

        姒穆清伸手敷在古月娜的手背上,十指相合:“娜儿,还记得我们在史莱克学院中的代号吗?”

        “我叫勾陈,你叫紫微,这和现在有什么关系?”古月娜冷冷的说。

        “勾陈、紫微在我的家乡是两颗星辰名,同样也是天帝的简称,而天帝是天地的统治者。”

        姒穆清话语中隐隐有着傲气和漠然:“勾陈紫微的耀魄宝,北辰精命格也是帝皇命格。”

        “你到底想说什么?”古月娜果断打断,不想要听他啰啰嗦嗦,半天不进入正题。

        “很简单,在我的家乡,从来只有世界在皇权面前让路,什么时候轮到臣子裹挟君王了!”姒穆清眼底流淌着幽幽的冷光,铁血的意志不可动摇,也让姒穆清接下来每个字都像是咬着牙,凶狠的吐出:“那些开国君主什么时候在乎过一些麻雀之音!开国的皇帝不能肩挑天下,不能唯我独尊,那还是皇帝吗!”

        “我们为什么要对魂兽和人类让步,你是魂兽的帝王,不是他们的奴隶!天下大义,谁敢以此逼迫于我,那就要先试试我的剑快不快!”

        姒穆清咬着牙,幽幽的金光在他的眼底升腾:“顺我们者,活;逆我们的,就让他们去死!”

        莫可抵御的威严就像是重重的山岳落下,古月娜眼神茫然,莫名的感叹了一句:“难怪他们说我只得了龙神的形,没有神!”

        姒穆清剑眉一挑:“他们?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