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二章去不正经的地方做正经的事情

第二百三十二章去不正经的地方做正经的事情

        “呦,先生。来玩吗?”一名看上去三、四十岁,浓妆艳抹的老鸨挥舞着手帕,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目光在南秋身上一打量,露出一抹诡秘的笑容,然后讨好的看着姒穆清和古月娜。

        扑面而来的浓重脂粉味让姒穆清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

        “呦,客官,您带个女人就算了,怎么还带个幼女呢!”老鸨这时目光才注意一直低垂着头的雪霏,那钟天地灵秀,纯洁无瑕的容颜让良心早就被浸黑的老鸨也心中出现一抹不忍,这腌臜地方是这种孩子能来的地方吗?

        老鸨靠近姒穆清低声说道:“先生,拐卖幼女,在天魂帝国是犯法的事情。”

        姒穆清闻言,明显惊讶了一下,这种唯利是图的老鸨龟公也有动恻隐之心的时候?姒穆清才不会相信这里的女子都是心甘情愿呢!其中免不了各种强迫、肮脏的手段。

        古月娜抿着唇角,忍住自己的笑意,她那里看不出来,这老鸨是把他们看做了来这里做生意的人贩子了。古月娜中指和拇指一曲,一点金光闪耀:“老鸨,我们可不是来做生意的,去给我们准备一桌上好的酒菜,再来几个姑娘弹琴跳舞。”

        “正经一点。”姒穆清补充道。

        老鸨面露难色,哪有来了青楼,光吃饭听曲的人啊!

        古月娜见状,又拿出一袋金魂币,丢给老鸨:“这是定金。”

        老鸨风韵犹存的脸上立刻绽开了笑花:“没问题,老婆子保证会很正经,不会有任何不适合儿童的情景出现,如意,来为公子们引路。”

        南秋目光在古月娜和姒穆清、老鸨身上不断打转:“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老鸨挥挥手帕,一个清丽的少女应声而来,身上是包裹的紧紧的衣裳,腰身笔直,端正的走到他们面前,为他们引路。

        “啧,果然,金钱不是万能的,而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姒穆清在包间中坐下后,笑着对古月娜说道。

        名为如意的少女闻言抬眸看了一眼姒穆清,似是没有想到这公子哥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喂!那个如意,我问你。”南秋话语中带着一抹娇蛮,和从小养到大的公主病:“刚刚那个……老……对!老鸨说得正经和不正经有什么区别?什么叫做不适合儿童的情景出现!”

        如意紧闭着淡色的唇瓣,摇摇头,不言一语。

        “南兄,你就别指望他们会说什么了!”姒穆清懒洋洋的倚在背椅上,“反正你一会儿就可以见到了。”

        姒穆清伸手弹出一点金光,精致的金魂币落入如意手中:“你会什么才艺?吹拉弹唱尽管使出来,听得爷高兴,钱不是问题!”

        姒穆清学着电视剧里的大老爷,豪横的说道。

        “奴家只会一手吹箫的手艺,在姐妹们准备好前,就由小妹为客人打发时间,还请老爷见谅。”如意声音娇柔的快滴出水了,拿出一杆洞萧,呜呜的哀怨之音,如泣如诉。

        “见钱眼开!见钱眼开!”南秋踩着脚,咬牙切齿道。

        一道道精致的饭菜端上桌来,一个个舞女垫着脚尖进入房间,南秋第一个动筷子,品尝之后蹙起了可以描浓的眉毛:“也不怎么好吃啊?为什么父亲会留恋这里,夜不归宿,还和妈妈吵起来?”南秋喃喃自语,然而声音虽小,这里哪个人不是耳听八方,听觉远超常人。

        姒穆清苦笑,他把所有违禁的东西都禁了,你自然不知道你父亲为什么流连忘返了。

        坐在姒穆清一侧的雪霏忽然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口,一双含情似水眸仿佛有着千言万语传入姒穆清的心间。

        姒穆清开了精神沟通:“雪儿,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是不是忘了秋儿、落宸还有比虞璎和叶骨衣她们了?”雪霏柔情似水的眼睛瞬间恢复了平静深邃。

        “没忘!”姒穆清简单的说道,“她们现在就在三条街道之后的酒店中,我用精神沟通通知她们一下即可。”

        雪霏点点头后,投入到了美食的大作战中,这家青楼的手艺只能说是中上,但一些龙城的特殊菜品却被雪霏细细品尝,分析食材,调料,准备自己研制,这是雪帝流落人类中后少有的兴趣爱好,魂兽中可没有这些美味的饭菜,也没有这丰富多彩的调味品。

        姒穆清传了一句话过去,没等王秋儿气愤的指责,就断开了连接,让王秋儿秀拳狠狠的砸在饭桌上,白费了一桌好菜。

        古月娜眉宇紧蹙,传音给姒穆清:“回去后,好好哄哄秋儿。”

        姒穆清默默点头,同意了古月娜的意见,王秋儿因为他的一句话在那里等待,而他却爽了约,不论到哪都是他理亏。

        他心思转动一番就想到了哄人的方法,举起酒杯,晶莹剔透的深红酒液在水晶杯中晃荡:“来,南兄,我敬你一杯。”

        酒桌上的劝酒技巧火力全开,南秋这个未经世事的雏儿又怎么承受的了,过了没多久就脸蛋晕红,醉眼朦胧。

        姒穆清和古月娜只是双颊微红,他们的酒量可不是南秋可以比拟的:“你们都下去!”

        姒穆清毫不犹豫的就把舞女们都赶出来房间,只剩下了醉的迷迷糊糊的南秋,和注意力都在美食上的雪霏。

        “娜儿,你来还是我来?”姒穆清运功逼出酒精,白白的雾气从姒穆清身上蒸腾,浓郁的酒香熏人欲醉。

        “我来吧!”古月娜伸手一抓,南秋头上的帽子就被她摘下,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瀑散而下。

        “你的真名?”古月娜声音中仿佛蕴藏了一种迷人心魂的魅力,让人情不自禁的顺着她的话语而做。

        “南秋秋。”醉醺醺的南秋秋双眸弯成月牙,视野中一切都模模糊糊,耳边传来美丽动听的天籁之音,悄无声息的瓦解了她一切心防。

        “你和地龙门的关系?”

        “我是地龙门的弟子。”南秋秋双臂支撑着自己的螓首不要跌倒下去。

        “确定了。”姒穆清和古月娜对视一眼,同时说道。

        “地龙门中有一个密地,你是不是记得?那里面是不是出产一种冰属性矿石?”姒穆清连忙问道,他就怕出现蝴蝶效应结果导致原本应诺雪霏的冰极神晶没了。

        南秋秋唇瓣不断开合最后吐出一句模糊的话语:“我娘好像说过这件事?记不太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