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五章劝阻

第二百二十五章劝阻

        “需要为这位疲劳的姑娘单独安排一间客房吗?”维娜问道。

        “不用,把我们两个放到一间客房,谢谢。”姒穆清语气和善的说过。

        维娜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对姒穆清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很是干脆的为他们安排好了房间。

        雪霏和凌落宸一间,虞璎和叶骨衣一间,王秋儿单独一间,姒穆清和古月娜一间。

        “有什么需要,可以跟外面的女弟子说。”维娜说完,蹦蹦跳跳的离开了:“明天,我再来带着诸位前往观看本体宗。”

        姒穆清将古月娜放在硬木床上,上面只是铺了一层薄薄的床垫,简单朴素,没有丝毫装饰。

        沉睡的古月娜皱了皱柳眉,然后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接着睡。

        “跟咱们学院外院的宿舍有得一拼了。”王秋儿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

        “要真是满是舒适的环境,本体宗才是真得让人失望。”姒穆清为古月娜梳理凌乱的发丝。

        “没错,安逸的环境容易让人失去进取之心。”王秋儿点头赞同,“维娜私下找我聊了聊,问我愿不愿意加入本体宗?你猜我怎么回答的?”

        “拒绝呗!你还能答应怎么着?”姒穆清头也不抬的说道,把玩着手中的发丝,数着女朋友长长的睫毛。

        “我是有答应的心思了。”王秋儿小声的在姒穆清耳畔说道。

        姒穆清闻言放下数睫毛的行为,抬头看向王秋儿,秋儿一头秀丽的金发垂落,金色瞳孔中没有了往日的凌厉和强势,仿佛罩了一层氤氲的雾气,朦胧的神色聚了又散。

        “为什么?”姒穆清最后问道。

        “你不是要建立道门统合天下宗门吗?本体宗会是你最大的阻力,但也可以是你最大的助力。”王秋儿低下头,右手把一缕金色发丝捋到耳后,露出白里透红的侧颜。

        王秋儿没有直白的说出自己的意思,但姒穆清听懂了,或者说听不同她话里的意思和绵绵情意才是怪事。

        “不用,不用你这样。”姒穆清情不自禁的把王秋儿的娇躯搂入怀中,左手搂住她的纤腰,右手轻抚着她的秀发,温热的娇躯紧紧贴住姒穆清,两条白皙柔软的玉臂环住姒穆清的胸膛。

        躺在床上的古月娜转了个身,紧闭的双目上长长的睫毛颤抖,仿佛要醒过来。

        动静不大,却一下子惊醒了两人。

        窗外的光线或明或暗勾勒出秋儿脸庞上完美的轮廓线条,姒穆清灼灼的目光,让王秋儿白皙的脸颊多了一抹红晕。

        “我不用你为我牺牲。”姒穆清很是认真的说着,一字一顿:“我绝不会做用一人换天下的事情。”

        “完成天下一统是我要做下的事情,而不是必须由我来的事情。”姒穆清说了一句很是绕口的事情,他做这一件事,一是为了怀念前世,二是因为这个世道太特娘的扯淡了,让他这种一心追求长生,想要成为剑仙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对于他而言这是他为自己入世所布置的作业,最后他还是要出世的。

        “说得我好像要死是的。”王秋儿噗嗤一笑,撅起红唇,一脸的娇憨:“我只是加入本体宗而已,本体宗挖掘潜力的秘法说不得对我完善破碎虚空道有用。”

        姒穆清眼帘低垂,目光直视王秋儿。由不得他不担心,原著中王秋儿是怎么死的,他还不清楚吗!王八蛋的唐三!他恨恨的在心里骂了一句。

        “本体宗的秘法自有法子得到,用不到你亲身加入本体宗。”姒穆清劝阻道,不论是星罗动手,还是日月帝国动手,天魂帝国都注定是要覆灭的,作为和天魂帝国皇室捆绑在一起的本体宗同样很难幸免,所以静等时机就行,没必要让他的秋儿掺和进来。

        “那你的道门呢?”王秋儿主要还是想要帮他。

        “除非你成为本体宗的宗主,不然没用。”姒穆清摊开手,“本体宗虽然不讲究血脉,但自己宗门从小培养起的人才值得信赖,你半路加入,很难得到信赖,最多得到真传,宗主之位想都不要想。”

        姒穆清摸了摸王秋儿的头顶:“你的想法很不错,就是没有调查本体宗的实际情况。”

        “简单啊!把合适的人都杀了,只剩我一个人不就好了。”王秋儿话语中杀气腾腾。

        姒穆清莫名的想到了斗三中古月娜图谋传灵塔的事情,她是怎么办的来着?越想越觉得不行,脸色难看。

        王秋儿美丽的眸子盯着姒穆清的脸色变化,唇角一弯,笑容玩味:“你在想什么?”

        姒穆清伸手扯了扯王秋儿的脸颊:“不许乱来,我自己来搞定。”他可不要当一次唐舞麟,看着自己的女人和其他男人周旋虚与委蛇,他会气炸的。

        王秋儿笑容越来越绚烂:“那你用什么理由阻止我?我可不是娜儿姐,没有必须要听你的原因。”

        金色的眸子雾气朦胧,闪烁着期待的神色。

        “你是我的。”姒穆清霸道的说。

        “那你还欺负我。”王秋儿眼底闪着朦胧的光。

        “那你还不是天天给我找麻烦。”姒穆清狠狠给王秋儿一个弹指,“娜儿,都和我说了。”

        ε=(′ο`*)))唉,王秋儿金色的眸子闪过一抹慌乱,娜儿姐说什么了,是哪件事?

        “她告诉你什么了?”王秋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比如说你是她的,而她是我的,所以你也是我的,这也是你一开始为什么看我不顺眼的原因。”姒穆清说了一部分,当然古月娜跟他说得还不止这些,秋儿的来历通通说了个遍。

        闻言,王秋儿松了一口气,含笑道:“就是这样,一开始是找你麻烦了,娜儿姐嫁给你,我也要一起,作为她的陪嫁丫鬟。”她实在是不想要他知道她的来历,她没有父母,也没有亲人,只不过是古月娜的造物罢了!

        “所以你就不希望任何男人靠近娜儿对吧!”姒穆清勾了一下王秋儿挺而直的鼻子。

        王秋儿垂下眼帘,在姒穆清的唇上蜻蜓点水。

        姒穆清眼角余光看向一直沉睡的古月娜,应该不会暴起把他按在地上摩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