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三章冲突

第二百二十三章冲突

        陡峭的山壁绝顶被人硬生生雕出了一座的宏伟大殿,石匾上书神眷本体四个铁画银钩的大字。

        王秋儿站在大殿前,宛如黄金铸成的长发在风中飞扬,英武美丽的容颜惹得许多本体宗的门人驻足,欣赏这份美丽。

        本体宗的门人一个个窃窃私语:“师兄,这位漂亮姑娘是新入门的师妹吗?”

        “太美了。”“师弟,看到那个女孩了吗?总有一天……”“滚!这是我的女神。”“我枯萎的心又复活了。”“师弟,口水流下来了。”

        不得不说,短短时间里,王秋儿已经成了本体宗弟子心中的女神,枕头底下放照片的那种。

        不是没有本体宗门人上前试图搭讪,然而都被王秋儿一记刀子般凌厉的眼神击退。

        气喘吁吁的三女从铁索下爬上来,尤其是叶骨衣脸上还带着惊魂未定的神色。

        “看看你们,还没有雪霏小丫头体力强呢!”后跟上来的姒穆清说道,对着虞璎、凌落宸说道。

        至于叶骨衣,刚刚她飞着飞着就掉下去了。因为高空中有呜咽的烈风狂啸,狂风之下什么魂技都不好使,肌肤皲裂,魂力消散。姒穆清搭了一把,帮她提了上来。

        虞璎把埋入雄伟中,叶骨衣一脸的羞耻,凌落宸眼神向上飘,她最近才开始练弓,力量可想而知。

        “太慢了!”王秋儿向着姒穆清抱怨道,迈着修长有力的大长腿,向着姒穆清走过来,姒穆清的身体她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了,上来的这么慢,绝对是在等这群寡弱的女人,雪霏除外,她身子骨还没有长开。

        姒穆清唇角弯了弯,略微带着一抹笑意:“因为上来的路太难走了。”

        他此言一出,一道道危险的目光盯在姒穆清的身上,姒穆清目光在周围身上扫了一圈,唇角的笑意更浓了些:“看来本体宗还真是适合你呢!各种意义上。”

        姒穆清说完,笑容一敛,眼底剑光纵横,开口道:“滚!”

        刚刚上来的龙跃闻言眼前一黑,大哥要不要这么肆无忌惮的挑衅啊!龙跃太熟悉本体宗弟子的性格了,力量,或者说气血和身体在本体宗才是最好的通行证,你刚刚那么说在他们的眼里就是示弱,如今又明目张胆的不讲礼节,他的师弟有性子冲,一个不慎打起来。

        龙跃表示他不担心客人,他就是担心自己的师兄弟。

        周围的目光骤然变得危险,姒穆清身上冒出一股让人毛骨悚然,亡魂皆冒的剑意。

        恐怖的气势爆发,本体宗弟子齐齐后退一步,随后面色涨红,仿佛受了奇耻大辱,一个个都双手握拳,青筋暴起。

        姒穆清眼中露出一抹笑意,他来这里某种意义上就是来挑事的。

        龙跃刚打算劝和,就有一声嘲讽的话语响起,挑爆了本体宗弟子的那个神经。

        “呦!本体宗的门人一个个都被侮辱到这份上了,结果连一个有血性的汉子都没有。”说着的是王秋儿,琥珀般透明的黄金瞳孔流淌着火焰的光,像是一面映着火的镜子,可以想象她现在的心情,满是雀跃和兴奋。

        姒穆清眼含无奈的看着王秋儿,这一幕场景他已经熟悉到让自己感到心疼了,王秋儿的兴趣有很多,但最让她开心的莫过于两种,一种是武道的切磋,另一种就是挑动其他人和他打架,尤其是为了女人的时候,她貌似会更兴奋。

        但姒穆清的气势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暴戾,很多弱小的本体宗门人感到自己浑身上下就像是被雪亮的剑尖抵住,冷汗浸透了背部的衣衫。

        凌落宸和雪霏拉住了叶骨衣和虞璎的衣角,示意他们静静看着。

        一个本体宗的魁梧高大汉子迈步,顶着姒穆清的气势上前,他们本体宗的弟子绝对不会玩什么围殴的行径,只有一打一击败了他才能洗刷自己的耻辱:“本体宗……”

        “等你从我剑下撑下来,再说名字吧!”姒穆清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反派,狂妄自大,就等着被扮猪吃老虎的主角打脸,踩着他上位,收获本体宗门人的敬意和漂亮妹子的爱意。

        魁梧汉子没有继续说下去,长着络腮胡子的大脸上肌肉抽搐,目光凶狠,本体宗的门人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喜就是喜,恶就是恶,在这恶劣之地磨砺身躯和意志的本体宗弟子性格都差不离,嗜血、好战、暴躁。

        魁梧汉子面对姒穆清,大步迈出,那气势就像是一头奔跑的蛮熊,地动山摇。

        姒穆清眼睛一眯,不得不说,本体宗有点水平,这人体内的气血犹如滔滔的大江流动,比不上现在修行了破碎虚空道的王秋儿,这黄金龙血脉的魂师,但也就是差了三四筹,所以本体宗成为天下第一宗门可比唐门实至名归多了,毕竟一个是外力,一个是代代强者不绝。

        牧星剑化作一道剑光出鞘,所有人看见这一幕都觉得自己的三观崩碎,然后在姒穆清的身上使劲扫描,妄图找到姒穆清动用魂环的证据。

        然而他们别说找到魂环了,姒穆清手始终放在古月娜的腿弯中。

        牧星剑奔若雷霆,其势如火,道道剑气如雨丝挥洒,与魁梧大汉斗了个旗鼓相当。

        如果有人直视姒穆清的瞳孔就能看见姒穆清的眼底剑光纵横,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在持剑与大汉比拼。这御剑术是姒穆清在凝练出剑念后发现的一个小小能力,以前他只能通过牧星剑本身的灵性和其中蕴藏的能量来御剑,而现在,姒穆清心中满意的低语:终于有点剑仙的样子了。

        赫赫剑气游走在大汉身边,时不时在他的身上割裂出一道伤口,鲜血飚撒。

        牧星剑身化剑光,高频率震动的剑光割裂周围的一切,在牧星剑无坚不摧的锋锐下,大汉终究是一个人,血肉之躯做成的人,气血再强悍,也无法做到断肢重生,刀枪不入的不死之躯。

        大殿的深处,石座之上的人影幽幽叹了一口气。

        “够了。”蕴藏浑厚魂力的声音震断了姒穆清和大汉的比武。

        本体宗的门人听见这个声音,脸上下意识的露出一抹恭敬之色。

        “龙跃,带着客人们来宗门大殿中见我。”

        “是。”龙跃下意识双腿合拢,背脊挺直,声音洪亮的喊道。

        大汉直接停下手,也不管直冲向自己的牧星剑气。

        牧星剑一下子就由飞逝的流星静止,转头回到了剑鞘中。

        王秋儿、凌落宸、雪霏、目光望向紧闭的石殿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