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五章第八关

第二百一十五章第八关

        修罗嘴角一抽,这家伙领悟的太快了吧!这可是神级的魂技。

        古月娜欣慰的一点头,对于姒穆清这么轻松学会对方压箱底的能力她是很开心,能让对方心情不爽,她就更开心了。

        修罗控制住面部的肌肉,淡然的说了一句:“学的速度不错,接下来开始下一步,盘膝坐下,静守心神。”

        姒穆清牧星剑归鞘,盘膝而坐,闭目。

        修罗双手结印,血色涟漪扩散,洁白如羊脂美玉的石桥上,一根根血丝从两边向中央攀爬,一丝丝仿佛来自森罗地狱的幽冥气息降临在第八阶的石桥上,修罗和古月娜的身形消失在石桥上。

        怨恨、色欲、贪婪、嫉妒种种人世间的无形恶念具现在石桥上,粉色、红色、黑色等颜色交杂在一起,五彩斑斓的雾气环绕着姒穆清,从口鼻耳处涌入他的体内,勾动欲念。

        粉臂玉腿,酥胸翘臀,欲语还休,诱人至极,种种旖旎幻境展开,阵阵喘息之声萦绕于耳。

        姒穆清浑身上下炽热无比,但眼神清明,身体纹丝不动:“为什么上来就是色欲?我很像个lsp吗?明明我自觉对自己的情欲控制的还好。”姒穆清只是抱怨一下,原因他自己也清楚,万恶淫为首,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眼前种种的幻像越发真实,种种美丽的女子,面容俏丽绝美,身材火爆勾人,明眸皓齿,娇艳如花,声音勾魂摄魄,气质冰清玉洁或妖艳妩媚等等,种种他见过的、没见过的挑逗手段被这些女子施展在他的身上。

        姒穆清不为所动,剑意紧守心神,那些手段他默默的记下,为以后编纂功法做准备。

        幻境一变再变,越发真实,其中还多了他熟悉的面容和声音,那一张张熟悉的美丽容颜,从未见过的风情万种,姒穆清眼神一变,紫色眸子中多了熊熊的怒火。

        怒火只是一丝,却像浇了燃油,迅速在他的心里扩大,欲要烧尽他的所有理智。

        冷冽的剑意迅烈如风暴,重重的幻境被击碎,却又有更多的幻境出现。

        细细如蚊蝇的声音在姒穆清的耳畔重复,一遍,一遍,又一遍,诉说着他们的怨恨,他们的嫉妒,他们的疯狂,他们怨毒的诅咒着姒穆清,他们将自己的恶毒通过幻境展现出来,刺激姒穆清的心念。

        “可悲!”姒穆清再次以剑意击碎幻境,“无能者也只能通过这可笑的幻境慰藉自己。”

        姒穆清心中的欲念、怒火、占有欲、爱意被无限制的放大,被他的剑意一直压制的心海沸腾,欲沾染污秽他纯净的剑心。

        “你凭什么审判我们!”“你比我们又好到哪里去!”“看看你心中念头吧!”

        “所以你们就用这种可笑的幻境来刺激我!”姒穆清面容如霜,“这种剧情我一般代入的是曹丞相,而不是隔壁住着老王的可怜家伙。”

        凌厉的剑意骤然隐没,有风雨欲来之势,牧星剑骤然出鞘,姒穆清眉心的朱砂大放光芒,血色的杀戮世界徐徐展开,剑光骤然暴起,剑意锁定核心,一击粉碎了幻境的核心。

        无数凄厉的怨魂,骤然暴散,若梨花飞雨瓢泊。

        姒穆清抬起自己的左手幽绿色的痕迹深深渗入了血脉,浮现在肌肤中:“原来如此。”

        “哈哈!”快意的大笑中,无数怨魂厉鬼在剑意下魂飞魄散。

        姒穆清的灵台中,凝实的魂魄扫视灵台。

        无数墨绿色雾气腐蚀洁白的灵台。

        “罗刹?”姒穆清声音毫无波动的对对面的面具女子说道。

        女子点头,狰狞的面具覆盖在她的容颜上:“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明明感觉到你现在心中潜藏的欲念、恶念膨胀,可你现在又如此理智,真是一种矛盾的状态。”

        女子声音温和,并无一点疯狂的意味,反而有一种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的感觉。

        “明心见性,剑出无悔,这是我剑道的基本要求,我们不是没有七情六欲,只是清楚的理清了自己的内心。”姒穆清不急不缓的回答着罗刹的问题,从容自信。

        “前辈指望这些意念压过我的意志那就太可笑了,不过一些杂念,一剑就可清扫而空。”姒穆清说着晶莹纯净的剑光落下,若银河落九天,所谓的墨绿色雾气一鼓而荡:“前辈来我灵台所谓何事?”

        “我欲用你的身体重生。”罗刹温柔婉约的说道,仿佛说得不是可以让人翻脸的事情。

        “我是男人。”姒穆清强调一遍,“你打算怎么做?”

        “我不在乎,女人最重视的容貌我已经亲手毁了。”罗刹说着摘下了狰狞的面具,露出一张仿佛被火烧过,又无数刀刃砍过的脸颊,接着又详细的叙说了自己的夺舍步骤:“你的魂魄是怎么回事?跟我们的神魂有些相似,却又不同”。

        两人一问一答,气氛和谐得一点不像是生死的敌人。

        姒穆清把自己心中的疑问解答后问道:“前辈想好失败后的结果了吗?”

        罗刹淡然道:“无非是死,被困在这里当成修罗检验自己传人的工具,所经历的时间我已经不知道多久了,死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和沉眠,对于外面那些怨魂厉鬼也是如此。”

        “所有来到杀戮之都的恶人都认为自己逃脱了律法的制裁,然而等他们死后,他们才知道真正的处罚在他们死后的无尽时间,修罗终究是秩序的维护者。”罗刹最后有感而发。

        “请前辈指教。”姒穆清彬彬有礼,昂扬向上的剑意含而不发,一柄纯白光剑握在姒穆清魂魄的手中。

        “你这剑法和你之前展现的不一样。”罗刹双手交叠盖在小腹处。

        “因为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分为两部分,大周天星斗剑,意味着我对于天道自然、人道秩序的参悟,而乾元太和剑只意味着我自己,我也是个矛盾的人啊!”姒穆清同样叹息一声。

        微不可见的涟漪扩散在灵台中,他的剑意天然就充满灵台。

        无声的暗流汹涌,清越而模糊的龙吟隐于虚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