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四章修罗的怨念

第二百一十四章修罗的怨念

        姒穆清的剑心、剑意和体内剑气融合,一种极其特殊力量渗入牧星剑中。

        牧星剑的灵性欢呼雀跃。

        “你好像不希望突破魂帝?”修罗唇角带着邪意的笑容,手中宽厚的修罗魔剑重重斩出,血色剑光淹没凌厉剑气。

        姒穆清牧星剑归鞘,剑气一并收入鞘中,积蓄,右手握住剑柄。

        “第八考是什么?”姒穆清不打算和这个人说什么,杀不了他,那就以后报复回去,敢动他的亲人,就算是个容貌,也不行!

        修罗邪意的笑容收敛:“问你个问题,你和银龙王陛下是什么关系?”

        “跟你有什么关系?”姒穆清翻了个白眼。

        婉转的声音和姒穆清的回答同时响起:“这是我未婚夫,你有意见?”

        古月娜从玉桥顶端走下,冷漠如霜的脸上化开冰霜,对姒穆清露出一个春风般的笑容。

        修罗听见之后嘴角疯狂抽搐,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永远无法想象龙族的龙神在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地位。

        “你为什么称呼娜儿陛下?你们不是敌人吗?”姒穆清好奇的问道,娜儿来了他放松一下也没问题,吃软饭虽然可耻,但香啊!

        “因为她强。”而且不讲道理,又高傲的没边,没必要为了一个称呼,惹怒这条母龙。修罗又正色道:“我们不是说第八考吗?”

        “我个人建议,你放弃吧!唐晨说得没错,第八考有死无生,你放弃吧!曾经有极限斗罗参加,你这点实力放弃吧!”修罗劝道,修罗觉得很委屈,以往他什么时候对人类这么低声下气过,但这个人类要是死在修罗神考中,古月娜恐怕会跨星域追杀他的本体。

        “考验内容,说完了我们再决定参不参加?”古月娜挽住姒穆清的手臂,巧笑嫣然。

        “当初罗刹违反神界律法被我斩杀,为了保证罗刹的传承,于是在斗罗上留下了她的传承,又将他的神魂留在修罗神考第八考。”

        “等等,我怎么记得是罗刹干涉了修罗神考,以防修罗神的传人诞生?”姒穆清打断修罗的话语。

        “啧,你是从唐晨那里听来的吧!”修罗满脸不屑,“我是神界的执法神,维持秩序的那种,你觉得罗刹能抗我几剑?”

        “听我说,不要打断。”修罗席地而坐。

        “第八关的考验原本是收付修罗魔剑,抵抗邪念,修罗神是执掌光明杀戮的神祇,你觉得什么杀戮才是光明的杀戮?”修罗反问姒穆清,这一点他是很认真的考验姒穆清,如果姒穆清真得通过了完整的修罗九考,那就是他的真传,比那个继承了神位的家伙更亲近。

        “秩序。”姒穆清果断的回答,“军队和警察为了律法而进行的杀戮。”

        修罗赞同的点头:“还有进化,秩序和进化正是修罗的根本,修罗在古语中指得正是神、端正,杀戮不过是修罗的表象而已。”

        “神祇之位本身就具有足够的力量,一个巅峰的凡人借助神祇之位突破之后,一级神祇的继承者可以轻松超过绝大部分二级神祇,神王的继承人也会超过绝大部分一级神祇。”

        “修罗维持神界的秩序,其神祇本身的力量更是超过其他神王之位携带的力量。”

        “惩治犯罪之人必须要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生命女神太过仁慈,而毁灭之神又太过严厉,所以执法一般都是有修罗神进行,而且必须铁面无情,但手握巨大的力量和权柄又容易走入偏激或者目中无人的道路,所以修罗神的考验永远是最难的。”

        “你确定你选择的人是合格的?”姒穆清神色古怪,怎么说唐三都不是合格的人选吧!

        “当然不合格。”修罗果断的说道,毫无一丝犹豫:“从性格上说差远了!我是被他胁迫了。”

        修罗恨恨的说:“杀戮之都是我留下用来选拔传人的地方,但那小子离开后直接摧毁了杀戮之都,把这里变成了一片人类的绝地,我他么第一次见到这种人,拿了杀戮之都的好处,反过来就一脸清高的毁了杀戮之都,你真清高就别来杀戮之都,就别继承杀神领域,拿了杀神领域反脸就不认人。”

        修罗很明显对某人当年的行为相当有怨念,雪色天鹅吻的毒就算是他也只能等其在时间的流逝中散去,而这个时间是不确定有多漫长的,至少万年,而神界和下界的时间流逝不一,唐晨失败,比比东继承了罗刹这个对手,唐昊心性资质不够,最后搞得他只能便宜了那个混蛋。

        “停停!我不是在听你倒苦水的,第八考说这个。”姒穆清双掌做了个t的形状。

        “第八考的考验现在就是领悟我的修罗剑法,这个简单,难点在于罗刹神魂引领的杀戮怨恨之气,那是杀戮之都千万年中积累的杀念、欲念、恶念和众多受害者对于杀戮之都的怨恨,而且你本身的恶念、欲念也会被无限放大,内外夹攻。”

        修罗又补充道:“因为你通过第一考的方式,所以你的第八考会比寻常人更猛烈亿点点。”

        古月娜目光渐渐变得危险,她现在思考突兀的出手是不是能在对方自毁记忆之前拿下。

        “我参加。”姒穆清答应下来。

        古月娜修长温软的玉手轻轻捏了姒穆清的手掌。

        “不用担心,忘了我的剑道第一境是什么?”姒穆清凑到古月娜的耳畔,咬着耳朵:“心灵方面,我这个剑修是专业的。”

        “够勇!”修罗面无表情的说道,修罗魔剑出现在他的手中:“看好,我只演示一遍。”

        九式剑诀施展,冲霄的杀意中剑影绰绰,修罗的剑诀论精妙远远差于姒穆清的剑诀,但论杀戮要远远胜于他,杀戮之力染红了明月。

        姒穆清剑心感知对方的剑意,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剑意的重要性要远远超过剑招和运气。

        “自由,逍遥,对于超脱的追求。”姒穆清清晰的感知到了杀戮剑意下的那份追求自由和逍遥的意志,“难怪你会放弃修罗神位。”

        姒穆清恍然大悟,牧星剑出鞘,明悟了剑意,区区一套剑诀对于他而言根本没有秘密可言。

        修罗的九式剑诀在姒穆清手中一一施展出来,不能说差不离,这能说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