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一章被嫌弃的修罗领域?

第二百二十一章被嫌弃的修罗领域?

        姒穆清同样挥出两道剑气,心中冷笑。

        双方都是用剑的好手,道道血色和深邃剑气碰撞,杀戮之王的剑术阴毒狠辣,诡秘恶毒,全无姒穆清印象中的煌煌赫赫。

        “再差劲了,父亲的剑术在你手里真是蒙尘。”姒穆清轻描淡写的破开杀戮之王的一式剑术。

        “虽然我不认为你是父亲,不过父亲临死前最遗憾之事就是未曾见到我成就剑道,所以就让我用自己的剑道为你这个冒牌货送葬吧!”

        “这是第一剑,紫微舍躔,天仪之象。”

        煌煌紫气弥漫,姒穆清这一剑如帝王君临,口含天宪,审判万灵,剑锋直抵杀戮之王。

        杀戮之王身上暗红色流淌,杀戮领域展开。

        第一剑蕴藏的浩浩紫气面对杀戮领域,轻而易举的将杀戮领域的杀气消弭。

        杀戮之王神色一变,背后操纵的修罗神念也是暗中惊讶,虽然有放水的成分,但这一剑对杀戮领域的克制也太大了。

        帝动星驰,列宿成垣。土居其垣,金司财库。

        一连两式剑诀爆发,命运之力丝丝缕缕的缠绕在杀戮之王的身上,编织天命,确定姒穆清的胜利和杀戮之王的败亡,生命之力剥夺生机,死亡之力侵蚀他的身体。

        太阳居午,日丽中天。太阴居子,水澄桂萼……官发吉曜,流逢破军。太岁引行,病官作祸。

        总计三十三式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诀如大日之煌煌,星月缀青空,隐隐间有天道之自然,人道之规矩;

        姒穆清的剑诀编织出煌煌的天命,最后一式太岁引行,病官作祸剑诀,如神明君临,审判罪行,剑锋洞穿杀戮之王的心脏,凶戾的剑意,锋利的剑气从杀戮之王的身体中破体而出。

        姒穆清神色苍然,虽然明知道这只是一个冒牌货,但这种亲手杀了和自己亲人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的感受是真的不好受。

        “恭喜,达成隐藏成就毁灭杀戮之都,因为参加者的杀气足够,询问是否打开地狱路,完成杀神成就,获取奖励杀神领域?或者即刻脱离杀戮之都。”

        “脱离。”姒穆清冷冷的回答道。

        死在他手上的杀戮之王、宫殿变得虚幻,破碎成一片片不规则的镜片。

        漠然的声音在姒穆清耳畔回荡:“修罗神考第一考,完成地狱修罗场百胜,冲出地狱路,获取杀神称号失败,摧毁杀戮之都,审判罪行,重立善恶秩序,遵循本心,达成隐藏通关条件,奖励修罗领域。”

        碎裂的镜片化作一道道纯白的流光注入姒穆清的体内,他体内的浩瀚的杀气被流光引动过奇经八脉,十二正经,融入第一武魂中。

        姒穆清目瞪口呆,差点就急得跳脚,死亡、生命、命运、星辰四种力量已经把他的第一武魂推到了一个高度,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四种力量彻底融合构建出一个完整的体系,如今又有人给他的武魂本源中添加杀戮之力,剑道本就崇尚纯净,专一,这是在专门给他的剑道之路添乱。

        姒穆清引动第一武魂,星光弥散,命运、生命、死亡之力一脚把杀戮之力踹出第一武魂,迷茫的杀戮之力又转向冲入泥丸宫,银龙武魂骤然一声龙吼,声波震碎杀戮之力。

        最后可怜兮兮,被双方嫌弃的杀戮之力在眉心灵台,一颗赤红妖艳的朱砂印记在姒穆清的眉心的肌肤下浮现。

        “奖励更改,奖励修罗印记。”

        一种极端凶戾的锋芒从姒穆清身上一闪而逝,再经过这一次的幻境打磨剑心后,姒穆清的剑道是愈发的可怕,隐隐间滔天的血色之海在朱砂印记中浮现。

        古月娜嘴角弯起一个毫不掩饰的俏丽弧度:“修罗,如果他刚刚选择了开启地狱路会怎样?”

        “也就是第一考失败而已。”修罗郁闷的看着屏幕中的姒穆清,第一次见到领域居然无法附加在武魂上。

        “那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陷阱?”古月娜明白了修罗的两种选择的含义,贪婪的想要两种选择,最后的结果就是获得杀神领域后,失去后面的考核资格。

        “接下来的考核是什么?”古月娜看着姒穆清已经踏上了第二阶玉桥。

        “不会对他造成阻碍的。”修罗虽然因为古月娜很可能胜利而惋惜,但同样为人类的兴盛而高兴,接下来的考验,无非是天赋、体魄、技巧、精神、能力的全面性,作为一个以魂王之身在一万人的追杀下,审判了整座杀戮之都的魂师,接下来的考核不过是走一个过场。

        结果也正如修罗所料,接下来修罗神考对于姒穆清连阻碍都称不上,一路势如破竹,从最后一名通过第一考,到第一个通过第六考,面临第七考的魂师。

        姒穆清踏上第七阶玉桥,抬头看去离最高那座祭坛也只有两阶玉桥。

        如今还未淘汰的参与魂师已经少之又少,放眼望去,大部分都是熟人,王秋儿、凌落宸、雪霏、叶骨衣、虞璎、龙傲天、龙跃等等,徘徊在第五考和第六考之间。

        “修罗第七考开始,在最后一任杀戮之王手中坚持一刻钟的时间,不得离开第七阶玉桥。”

        血色身影出现在姒穆清的对面。

        黑中泛红的大锤,太熟悉了,姒穆清眼皮直跳,他不止一次的在王冬的手中看见。

        昊天锤,曾经的天下第一宗门传承武魂,然而这柄锤子在这个人手中和在王冬手中完全是两个样子。

        血色狞恶的身影彻彻底底的凝聚成型。

        姒穆清看到他的容貌,不禁呻吟一声,从五官看去,这个人和王冬有着不少的相似,再加上最后一任杀戮之王的提示,姒穆清已经知道这是谁了,唐晨,唐三的曾祖,死前已经是半神了。

        “老家伙你不讲武德!”姒穆清破口大骂,身体骤然化作一道剑光,避开了砸下的昊天锤。

        轰,昊天锤砸的玉桥晃动,可想而知唐晨的力气有多大。

        星光席卷,一件件铠甲附加在姒穆清的身上,魂力骤然破入魂圣层次。

        牧星剑从剑鞘中弹出,化作一道璀璨明艳的剑光凌空刺向唐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