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章这个仇,我记下了!

第二百二十章这个仇,我记下了!

        黑纱少女听得俏脸发白。

        一名黑甲骑士策马而出,八个魂环闪耀,一柄鬼头大刀竖劈而下,在这杀戮之都,他这一刀有信心斩杀一位封号斗罗,区区一个不能使用魂技的魂王死定了。

        姒穆清周身环绕的惊天杀气,蓦然爆发,血色的洪流中有无尽的哀嚎,杀戮之都黑暗的天际被层层暗红的云层遮蔽,之前环绕在姒穆清身边的惊世杀气甚至都不足他如今杀气的万分之一。

        森冷酷寒的剑意萦绕封号斗罗心头,他的意识被杀气携带的杀意带入混混沌沌的情况,魂环光泽暗淡,一抹剑光破开意识的混混沌沌。

        姒穆清剑光乍现即收,一丝裂痕出现在包裹着全身黑甲的骑士身上,连人带马都被他斩成了两半。

        “真以为八环就无敌了。”连武魂真身都不用,魂斗罗和魂王有本质差别吗!姒穆清翻了个白眼。

        姒穆清剑锋抬起,牧星剑吞吐着他体内的浩瀚剑气,凶戾的锋芒在牧星剑上喷薄欲出。

        剑是凶器,剑道更是杀伐之道,往昔姒穆清虽然也杀人,但十五年加起来,都没有这幻境中的三年杀的多,更不用说以往只是受命杀戮,而现在则是秉着本心审判。

        虽是幻境,但心灵上的历练确实真的不能再真,牧星剑上已经有了一种撕天裂地的盖世锋芒,剑身中微弱的灵性在欢呼雀跃,丹田气海中的武魂震动,一丝丝的星光顺着剑气流淌经脉,注入牧星剑中。

        清脆悦耳的剑吟声中,牧星剑迸发铺天盖地的炽白流光。

        姒穆清人剑合一,身化流光,握剑的右手递出,剑锋破开了重重的魂技阻碍,落在一人身上,漆黑如墨的甲胄就像薄薄的宣纸,轻而易举的被他的剑锋撕裂,鲜血喷涌。

        黑纱少女亲眼见证姒穆清这三年的丰功伟绩,如今又见到他无可匹敌的锋芒,心中不可抑制的泛起了一个念头,他说不定真能毁掉杀戮之都。

        她不可抑制的晃头,把这个可笑的念头丢了出来,开什么玩笑,执法队中有封号斗罗的存在,更可以使用魂技,他一个魂王虽然不知道用什么手段避过了杀戮之都的魂技限制,但魂王和封号之间的差距可不止魂技。

        姒穆清身形如锐不可当的利箭,穿梭在执法队,简称游击。

        幻境之外,大部分人已经被淘汰了,只有少部分人通过第一考开始了第二考,第一考的台阶上,只留下了姒穆清一人盘坐。

        祭坛之上,古月娜和修罗目光审视着姒穆清的幻境,一群乖宝宝中,一个不守规则的淘气鬼要更加的显目。

        “怎么还不结束这场幻境?”古月娜扭头看向修罗,“现在很明显了,他根本不会成为杀神,也不会遵循你的规则,要淘汰就快一点,还说他的行为也符合修罗第一考的内容?”

        红袍青年面色怔然,摇头失笑:“这个世界居然还真有这样的人?”

        “我是越发期待他最后做出的选择了。”修罗妖异的红眸鲜艳欲滴,闪烁着期待的神色,大义灭亲,还是徇私枉法?

        “果然,他的行为同样可以通过修罗第一考。”古月娜在看见修罗没有在姒穆清审判所有人之后停掉这个幻境就猜到结果,“通过地狱路可以得到杀神领域,那么他通过之后可以得到什么?”

        “现在关心奖励就太早了。”修罗半倚在神座上,“他现在直面的可是封号斗罗,能不能走到最后还是两说。”既然选择革新秩序,那么力量就很重要了,没有力量,什么革新都是笑话。

        修罗分神眼神悄悄的瞥了眼古月娜,看到现在的人类模样和时不时隐晦的关心目光,若有所思。

        “我想知道。”古月娜目光冷冷的看向修罗。

        修罗分神眼皮一跳:“修罗领域,领域中可以封印除五大神王之外所有神界神祇的神祇之位,修罗是执法神,所以拥有镇压违法神祇的能力。”因为没有通过修罗九考,所以下一代的修罗神祇很多能力都不具备,因此需要海神神祇,需要自己的兄弟稳固权位。

        古月娜淡淡开口:“垃圾。”对神界神祇特攻,解决神界之后,岂不是毫无用处。古月娜心中百转千回。

        说话间,姒穆清已经解决了执法队中的封号斗罗,解决的方法也很简单,下毒,虚弱,然后干掉对方,虽然手段有点阴暗,但谁让他的力量不足,见鬼的幻境连斗铠都不能模拟。

        姒穆清一步一血迹,提着牧星剑走向杀戮大殿,杀戮之王的所在地。

        剑锋一闪,石质的大门已经粉碎,姒穆清迈步进入大殿。

        黑暗中一团团的火焰亮起,照亮了空荡的大殿,也照出了杀戮之王的脸庞。

        姒穆清五指死死的握紧剑柄,手背上青筋暴起,左手五指的指甲刺入血肉,眼角抽搐。

        “好久不见,小天。”杀戮之王熟络的说。

        “不管是谁,这个仇,我记下了!”姒穆清从牙缝里挤出十一个字。

        “小天,你不认识……”杀戮之王话还没有说完,迎面而来就是一道炽烈的剑气。

        “够了!”姒穆清身上杀意爆发,无尽的杀气咆哮,凄厉嘶吼宛如鬼哭神嚎之音。

        “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伪装老爹!”血色的杀气凝结,剑光中的血色妖异鲜艳得刺目。

        一点剑光横空,姒穆清下手全不留情。

        “小天,你忘了你的第一魂环就是在我的指导下猎取的,那是一头星熊,兼具大地和星辰之力。我记得你当时被吓得哇哇大哭。”

        杀戮之王手中出现一柄黄金剑身有着星光聚集的长剑,长剑样式与姒穆清的牧星剑相似到了极点,只是上面蒙了一层污秽的血色。

        血色长剑轻轻一点,拨开姒穆清的剑身:“小天,现在你的剑法真是让人欣慰,想当初你第一次学剑,练了三天,就直喊枯燥,撒泼打滚的求我,还扭伤了手腕!”

        姒穆清目光恍惚,想到了小时候在父亲大宝剑的督促下,千遍万遍的辛苦挥剑,打下了他剑道的根基。

        想到了曾经父亲一剑斩下的风采,那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风华绝代。

        就是因为如此,他才痴迷于剑道。

        “要不要我说更多的细节来证明我的身份,小天。”杀戮之王一边和姒穆清交手,一边说话。

        姒穆清目光一缓:“你不是,就算你是,现在也不是了,父亲并不会用言语来动摇我的意志,他只会鼓励我始终如一的走下去,就像他临死前的遗言,练剑者,当如剑,宁折不弯,始终如一,他要是认为我做错了也不会在言语上劝我,而是把我狠狠的揍一顿,若自己犯了错,他会毫不留情的处罚自己。”

        纯净的剑心跃动,越发明亮,姒穆清也越发的清楚自己想要的为何物。

        “恶心。”姒穆清最后下了评价,牧星剑的锋芒暴起。

        杀戮之王的目光一凝,两道猩红的剑芒像是毒蛇的獠牙咬向姒穆清。

        他放弃了伪装,双方此时再无半分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