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九章剑指杀戮之王

第二百一十九章剑指杀戮之王

        姒穆清甩了甩左手,目光带着俯视,望向爬起的恶人们:“能不能麻烦你们自己说出自己犯下的罪行呢?就像这位大哥哥一样。”姒穆清声音听起来就像还没有脱离稚嫩的孩子,话语中带着笑意,他的脚踢了踢大汉的尸体,告诉他们大哥哥指得是这位倒在他拳下的大汉。

        “这样,你们死得轻松,我也不用搜你们恶心的记忆。”姒穆清长长的额发垂落,遮住了他的眼睛,语气轻柔,好像走丢的孩子,孤苦无依,可怜巴巴的像周围的人求救。

        但对于周围的恶人来说,却仿佛有神魔寄居在他的体内,这一刻苏醒过来,身上充满了神性和魔性。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黑纱剥落,露出姣好容颜的少女捂住鲜血淋漓的伤口,正是姒穆清身边刚刚的接引少女,她又问了一遍一样的问题。

        “挑战杀戮之都的秩序。”姒穆清拂过剑锋,浑然自若,他当然清楚自己挥出剑的后果。

        黑纱少女后退几步,冷漠的说道:“杀了他,杀了他的人,可以加入执法队或者选择离开杀戮之都获得自由。”

        原本只是厌恶和杀意的目光,在黑纱少女的话语出口后添了一抹火热和贪婪,外面多好啊,有美人美酒,可以让他们发泄欲望,唯一的缺点就是有人维护律法,会上天入地的追杀他们;而成为执法队也不错啊,杀戮之都中可以横着走了,想要哪个女人就要哪个女人,想杀谁就杀谁,可以肆意的发泄,不用再担心每年一次的地狱杀戮场。

        “呵。”姒穆清发出一声轻笑,满满的嘲讽溢出。

        凶狠的人们牙里咬着刀刃,凶狠的攻击姒穆清,咽喉、脊椎、肺、肝脏、颈动脉、锁骨下动脉、肾脏、心脏等各种要害都被魂师们当做攻击的目标。

        浩大阳刚的剑意萦绕心头,牧星剑上星光璀璨,姒穆清魂力贯入牧星剑,刺、挂、撩、点、劈、崩、截等各种基础剑式使出,每一式虽然锋利强大,却没有杀人。

        仪式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调查取证,审判罪行,执行刑罚这三个环节姒穆清不打算省略,在他们没有威胁自己的生命时,他的剑要保持分寸,现在他不是任侠,他要做得也不是任侠的事情,纵使是罪犯在上法庭是也有申辩的权力,现在他只是让这些人失去了阻止他的机会。

        姒穆清手指点在一人的头顶,右手牧星剑横扫,巨大的剑气迫退了围攻而来的魂师,这些魂师勾心斗角,虽然合力对付姒穆清,却一个个出工不出力,都打着让别人当炮灰自己拿下最后的人头的心思。

        “绑架、谋杀七人,论罪当死。”姒穆清剑锋回转,破入他的胸膛,搅碎了心脏。

        姒穆清再次随手抓回一人读忆,两剑制造短暂的混乱。

        “故意放火焚烧山林,导致一十七人惨死,论罪当死。”姒穆清五指利刃弹出,暗金利刃带着赤红的烈焰贯入大脑,金红的烈焰在七窍中喷出,留下了一具有着焦黑的头骨的尸体。

        “恩将仇报,夺人家产,谋杀岳父一家上下三百七十一人,论罪当杀。”暗金恐爪下又是一具尸体。

        “助纣为虐,协助他人强奸三十一人、抢劫七十八人,总计谋杀一百零九人,论罪当杀。”剑光中多了一抹血色。

        “见利忘义,谋害队友,共害七十八人,论罪当诛。”暗金恐爪的锋利下一滩红红白白的物体流出。

        ……

        姒穆清麻木的挥剑、格挡、论罪、行刑,汇聚而来杀戮之都的魂师越来越多,气焰滔天,目光凶狠,他每论罪行刑一人都让他们越发愤怒,各种下流手段轮番使来,让姒穆清的心神越发紧绷,每一剑都不敢有任何失误。

        感到如今杀戮之都消息已经传播开来,估计所有魂师都在往这里赶来诛杀他,姒穆清决定该走了,暂避锋芒,恢复魂力。

        姒穆清骤然将面前的魂师打飞,撞塌了一堵墙壁,又往后一靠,砰,单凭姒穆清本身的气力就能够撞飞一个大汉。

        房倒屋塌,烟尘弥漫,一转身他就落入另一条街道,随手抓来一人读忆:“偷盗,价值金魂币七百万的魂骨一块,未曾杀人,论罪……”

        “断汝一手,以作惩戒。”姒穆清犹豫一下,匆匆说完,剑光砍下一只手。

        脚尖一点,姒穆清落入一座空荡的四合院中,放松筋骨,略作调息。

        金发的应龙和银发的庚辰从他体内走出,前往两个方向为他吸引注意力,至于为什么不适用影分身,自然是因为影分身是要消耗魂力的。

        姒穆清抓紧每一刻的时间调息,对于他而言,现在杀戮之都没有一处是安全的。

        第一天,姒穆清行刑一百三十人,依据每一座房屋,每一条街道展开厮杀,抓紧每一分时间恢复魂力。

        第二天,姒穆清行刑九十七人。

        第三天,行刑八十一人。

        第四天,行刑六十五人。

        ……

        第十三天,行刑二百一十一人,剑道略有精进,杀气滔天,另,杀戮之王派遣一队执法队加入追杀。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天,杀戮之都,内城,外城尽数行刑完毕。

        “出卖祖国情报,致使一场大型战役溃败,八十万军人惨死,七个大型城市被屠。”姒穆清淡漠说出罪行,牧星剑砍下浑浑噩噩的头颅。

        杀戮之都如今终于符合了它的名字,血色的杀戮染红了整座城池,惊天的杀气从姒穆清身上冲霄而起,破碎的褐色衣衫下隐约可以看见密密麻麻的伤痕,有老旧的伤痕,也有刚刚结疤的新伤,唯有他手中的牧星剑一如三年前明亮无暇,他的眸子甚至更加明亮,通透而坚定。

        “姒穆清!”黑纱少女带着一群黑甲骑士到来,目眦欲裂。

        姒穆清漠然的扫了一眼这些人:“你该不会以为他们能对我造成什么伤害吧!”

        “你可以离开杀戮之都,这是杀戮之王对你的恩典。”黑纱少女强压着怒气,这三年是杀戮之都从未有过的三年,一个行刑者的存在,让他们这里的人流都减少了。

        “离开?”姒穆清挑眉,“我想办的事情还没有办完呢?三年的时间,我取证判罪行刑,难道你们就没有奇怪,我为什么只算他们来杀戮之都之前的罪行,从来不算进入杀戮之都后的罪行?”

        “你什么意思?”黑纱少女眼睛瞪大,心头有不好的预感。

        “因为他们进入杀戮之都后,每一份杀戮,每一份罪行都和这里的规则有扯不开的关系,法既不立,我又何必苛责于他们呢!他们在这杀戮之都犯下的罪行,身为杀戮之都的统治者,秩序的维护者你们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姒穆清剑指执法队:“三年中我之所以不对你们动手,当然不是畏惧这所谓的规则,而是我不能让我行刑完前让这些恶人逃跑,不然诸国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要花费多少代价才能清缴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