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八章猖狂的罪恶!

第二百一十八章猖狂的罪恶!

        姒穆清身形骤然消失,出现在三四个人面前,他们正在暴力殴打一名青年。

        他握住一人手腕抬起,手劲之大,让那人面目扭曲,剧烈的疼痛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你…你……”

        姒穆清信手一拉,膝盖抬起顶在他的小腹上,左手握拳轰在他的下巴上,血沫带着几颗黄色的牙齿飞出。

        恶人们惊恐的对了对眼神,眼前的青年每个眼神、动作都透露着剑一样的凌厉,无情而冷漠,瞬间他们就下了决定,放弃了自己的同伴,在这杀戮之都活的要久,就要识时务,至于眼前的人发了善心帮那个青年,没关系,他很快就会自食其果,恶人一边想着,一边远远拉开和姒穆清的距离,就像秃鹫一样远远的看着姒穆清,等着他露出虚弱的时刻。

        姒穆清转身拉起青年,鼻青脸肿的青年虚弱的说:“谢谢。”身体踉跄,双腿颤抖仿佛支撑不住自己身体的重量,朝着姒穆清的怀里跌倒。

        盈盈剑光闪过,鲜血飞洒,一只苍白的手捏着闪着幽幽蓝光的无柄刀刃跌落在地上。

        青年脸上的阴毒和狂喜还没有消逝,就转变成了剧痛下的扭曲。

        “恩将仇报,断你一手,以作惩戒。”姒穆清五指扣在青年的头顶,一幕幕的记忆在他的精神中闪过。

        “老套的故事。”姒穆清心里划过,这个青年进入杀戮之都的原因很简单,他的青梅被隔壁的附加大少爷抢了,为了报复,他在青梅新婚之夜潜入新房,一榔头砸死了大少爷,强暴了嫌贫爱富的青梅后杀死了她,之后一路逃跑,魂力也一直提升到四环,最后走投无路进了杀戮之都。

        青年大口大口的喘气,被人搜查记忆的感觉并不好受,就像有人拿烧红的铁棍插进你的脑袋,搅啊搅!姒穆清也不喜欢搜查记忆,这是个很危险的活,精神力不够强大,很容易被他人的人格影响自我,但现在他也只能搜查记忆来作证了。

        看着姒穆清手下可怜兮兮的青年,认为这是一个软弱可欺小白兔的人们收起自己心中的轻蔑,就算是一个善心未泯的人,那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嫌贫爱富这是人品的问题,称不上过错,更称不上犯法,那个女孩并无多少对不住你的情况,反而她家对你多有接济。”姒穆清举起牧星剑,“而你杀人、强奸、畏罪潜逃,死罪。”

        “你……”青年听到最后,眼露惊恐,视野飞快向后退,眼中映入一具无头的躯体。

        姒穆清一脚踹到青年的躯体,转身来到一个赤裸的女人面前,这个女人刚刚把头从喷涌的鲜血处移开,鲜艳的红唇仿佛被水滋润过。

        女人对着姒穆清的妩媚一笑,扭动身体,身上的三点尽情的展示魅惑。

        姒穆清五指一合,按在女人头顶:“拐卖儿童一千一百一十七人,强迫良家妇女卖淫一千四百人。”

        牧星剑干脆利落的从饱满的胸脯刺入、一转,搅碎了女人的心脏。

        杀戮在这里随处可见,但像姒穆清这样一进来就连杀两人的人同样少见,更何况他在杀人前还大声的念出了他们的罪行,这样的行为瞬间引起了大街上附近所有人的注意力。

        层层叠叠的人围住了姒穆清,一道道凶狠的目光投到姒穆清的身上,一个满脸横肉,肌肉贲起,近乎两米的大汉声音震响:“小子,你这是想干什么?”

        “哦!”姒穆清平静无波的抬起眼皮,冷漠的看着大汉:“看不出来吗?当然是审判,通过调查取证,确定罪行,执行处罚。”

        大汉哈哈大笑,围绕着姒穆清的所有人都在哈哈大笑,笑声震耳欲聋,像是海边起伏的浪潮传出很远:“这狂妄无知的小子说要审判我们的罪行!兄弟们你们说怎么办?”

        “杀了他!”“把他的皮剥下来,我要做件衣服。”“老子在他脑袋上画个十字伤口,然后倒进水银,给这小子洗洗脑子。”“哈哈,老子就没你那么残忍,老子只想打断他的五肢,在他面前强奸他的妻女和母亲。”“把他的肉切成一片片,老子要生啖他的肉!”“我刀法好,让我来切,保证切下来的肉薄如蝉翼,而且万刀不死,我们还可以喂他吃他自己的亲人和女人的肉。”“我要把他做成人薨,天天在我面前取乐!”……

        大汉肆无忌惮的打量姒穆清,目光凶恶中带着垂涎,仿佛要将他吞下去,脸部的肌肉狰狞:“你刚刚说那个青年是因为强奸杀人而死对吧!老子同样强奸了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老子还记得那小丫头片子的哀嚎和呻吟,身体的娇嫩和紧凑,简直是无上的享受,如今想来,就那么玩死她真是太便宜她了。”大汉脸上露出变态的享受和迷恋的神情,眼睛眯起,下身衣服鼓涨。

        “小子看你细皮嫩肉的、俊秀得跟着女孩似的,不如让我和这些兄弟玩玩,让老子爽了,说不定会让你审判。”大汉狞恶的笑着,全无畏惧,这里有多少人,区区一个魂师,磨也能磨死他,真是不自量力,就让他们好好教教这小子这世界的险恶。

        “说的真不错,这漂亮的脸蛋还真比不少女人强。”此起彼伏的声音中,一群恶人扑向姒穆清。

        牧星剑刺出,暴烈的雷霆如天神手中惩戒世人的天罚,从雷池中泄露出一丝的威能,紫色的电蛇鞭打在恶人的身上留下焦黑的痕迹,雷电一传十,十传百,麻痹的效果让恶人四肢抽搐。

        姒穆清身体像是出膛的炮弹,撞开一路上身体,牧星剑光芒大放,煌煌的剑光照映四方,冰冷无情的意志运转,直指那个强**女的大汉。

        “强**女,死罪。”

        锋利的蓝紫色鳞片刺出皮肤,大汉身上的衣服被鳞片撕裂成碎片,他的脸被鳞甲包裹,一瞬间大汉就完成了武魂附体,双腿关节反曲,急速的射向姒穆清。

        煌煌的龙威如狱,大汉身上的武魂在这无与伦比的威严下崩溃,剑光一轮,大汉双臂飞离。

        姒穆清左手握拳,一拳轰出,大汉的脑袋就像是一个西瓜,轰然爆开,白色和红色的东西乱飞。

        鲜红的液珠溅到姒穆清的脸上,为那张清秀俊美的容颜添了一抹暴戾和森冷的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