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七章修罗和龙王的赌约

第二百一十七章修罗和龙王的赌约

        “我知道如何最省力的毁灭神界的方法。”修罗丢出诱惑。

        古月娜晶莹如玉的容颜上平静如水,那更好,更值得她动手搜查记忆。

        凝重的龙威中,古月娜强大的精神力凝滞虚空,连空气都仿佛变成了凝胶,粘稠的让人窒息。

        “陛下,在动手前,请您好好看看这方半位面。”修罗猩红的眼睛中满是放松,瘫坐在神座上,他才不在乎什么威严呢,而且在这一位面前摆神灵的谱才是自取其辱。

        古月娜视野中的世界层层变化,展现出了它最真实的一面:“善良、邪恶、生命、毁灭,这里怎么会有五大神王的力量?”

        “因为这里是神王的传承之地,不止我这里还有其他神王传承,都是这样。”

        修罗也摒弃了那副无节操的样子:“正是五大神王的力量齐聚,我这一缕神识才无法脱离。”

        更重要的一点,唐三并不是正儿八经的通过修罗九考成为修罗神,而是取巧成就,这也让退位的修罗神来到这里收回神识时,却发现无法收回。

        至于说让唐三通过修罗九考来释放神识,修罗本人绝对不抱希望,要是他能正儿八经的通过修罗九考,用得着修罗给他开挂吗。

        “借助神王之力,我虽然不能让陛下重伤,但抹去我心中的记忆却是轻而易举,让陛下一无所得确实很容易。”

        古月娜眉宇间闪过一丝怒火,堂堂帝王,岂容他人忤逆:“赌约是什么?”古月娜的理性压下感性的怒火。

        “我们的赌约很简单。”修罗心中胜券在握,从龙族跌落帝位开始,他就留下了修罗九考的传承一开始只是为了在这龙族的帝都打下一颗用来监视的钉子,后来真心想找继承者时,却发现考核太难,根本没有人通过考核,为此搭上了一缕神识,逼不得已下只得跟海神抢人。

        “这里有修罗九考,此方半位面中一共有一千三百三十七人,其中,只要有一人通过全部的修罗九考,就算陛下赢了,陛下想要的知识双手奉上。”

        修罗翘起二郎腿,有恃无恐道:“若陛下输了,还请陛下协助我这一缕神识回归本体,陛下若担心我这一缕神识给神界通风报信,可以在与神界一战后,再放我离开。”

        古月娜目光扫过半位面,整座半位面就像是脱下衣服的美少女,在她面前一览无遗,她的目光在九阶拱桥上停留,大量的信息海潮通过目光涌入她的神识。

        她嫣然一笑,黑暗中的祭坛为之一亮,知道了修罗自持之物为何。

        “改个条件,我赢了,要你放开神识,任由我搜寻记忆。”

        古月娜的话语让修罗脸色难看,开口就要直接拒绝,放开神识,对于他而言这就是一种彻头彻尾的羞辱。

        “你认为我看不出来吗?有人通过修罗九考,你这一缕神识同样可以得到自由,回归本体。”古月娜在修罗开口前,抢先说道。

        修罗目光扫向半位面,将所有人纳入眼底:“陛下的自信在于那三个拥有龙族血脉之人吗?”

        古月娜没有回答修罗,实际上她的自信来自于自家老公,但这没必要对他说,修罗九考最难的一点在第八考,由罗刹的邪念引动杀戮之都无数岁月积攒下的杀念、欲念、恶念和怨恨之气,那是无数恶人,上千位杀神所遗留的最后遗产。

        修罗目光一定,龙族天赋卓绝,血脉强大到让人嫉妒,哪怕只是具有真龙血脉的真龙魂师每一个也都拥有成神的可能,但第八考考验的关键在意志和心灵,而这恰恰是崇尚血脉的龙族弱点。

        安下心来的修罗答应了古月娜的条件,自信满满的一人一龙都认为自己可以白嫖对方。

        修罗准备用半位面的权柄将一千三百三十七人尽数移到修罗神考第一阶。

        “此地为修罗神考之所,每通过一考,我会赐予通过者相应的奖励,若有通过全部神考者,我将实现他的一个愿望。”为了刺激参与者积极奋战,修罗毫不犹豫的许下了承诺,至于做不到,这不是还有古月娜吗?

        龙族恩怨分明,而这些魂师为了她全力奋战,她给好处很应该啊!

        古月娜看出了修罗的小心思,无非从她手里谋取好处,借此人类魂师罢了,她的目光落到姒穆清身上,一缕话音传入他的耳朵。

        “你要是通不过这神考,给我等着。”

        姒穆清持剑横立,与王秋儿、凌落宸和雪霏挡住了汹涌而来的魂师,听见娜儿的传音后,还没来得及讨价还价,就被修罗转移到了第一阶拱桥上。

        狭窄拱桥上的空间扩展,将上千名魂师容纳,暗红色的雾气环绕在魂师们的口鼻中。

        姒穆清还没有观察其他人的情况,眼前一黑。

        “听清楚了吗?”妖娆的女声问道。

        耳边是喧杂的声音,超卓的听力让姒穆清轻而易举的分辨出声音中成分,女子呻吟声、男子喘息声、血液喷洒声、吞咽液体声、兵刃入体声,濒死的惨嚎声等等。

        姒穆清睁开眼睛,从模糊到清晰的结果,就是让他皱起了剑眉,杀气凛然。

        只见男男女女在街上随时就可以交配,有的人就在交配的高潮过程中被杀死;有人在滥施暴力,周围有一群人在大声叫好。

        暴力、血腥、情欲充斥着每个人的心灵,每个人的脸雕刻下来都是一幅极佳的魔鬼面具,这是恶人的狂欢,是罪恶的失乐园。

        在外界有律法,有道德,有足够的力量镇压人心中的魔鬼,而在这里什么都没有,诸国的法律管不到这里,任何在外界走投无路的恶人进入这里,都会受到杀戮之都的庇护,强大的恶人在这里纵情享乐,发泄自己的邪恶,释放心中的魔鬼。

        姒穆清面上罩了层寒冰,这种罪恶之地简直在挑战他的底线。

        “没听清楚吗?那我就再说一遍,离开这里的唯一办法就是在地狱杀戮场中获得百连胜,冲出地狱路,获得杀神称号。”黑纱少女立在姒穆清身旁,为他解释:“你现在有十二个时辰的新人保护期,来适应杀戮之都的一切。”

        所有参加第一考的人听到黑纱少女的话都明白了第一考的内容,完成百连胜,冲出地狱路,获得杀神称号。

        姒穆清目光厌恶的看着眼前宛如地狱的一幕,啊,呸,地狱是惩戒恶人的所在地,是为了以严刑告诫世人,可比这里强多了。

        姒穆清剑刃一转,刺向黑纱少女。

        黑纱少女虽然看起来弱不禁风,但在杀戮之都活下来,又岂是弱者。

        她柳腰一扭,身上魂环一亮,避开了姒穆清的剑锋,锐利的剑气仍然划开了她的黑纱,鲜血淋漓。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女子声音尖厉刺耳,犹如恶鬼,包含着千年的仇怨与刻骨的怨毒。

        “知道。”姒穆清甩去血迹,他嫌脏。

        他知道这是一场幻境,但这无关真实与否,而是为了求一个剑心通达,若是他对这地方视若无睹,对这些恶行视若无睹,对这些恶人视若无睹,他有什么资格说要开创新的时代,要创造一个人人如龙,秩序井然,强不欺弱,人人奋进的世界。

        恶行发生在眼前,因为所有人都熟视无睹,所以你也就熟视无睹了吗?恶行因为是恶人欺压恶人就可以熟视无睹了吗?

        恶行难道会因此变成善行吗?不会,它只会滋生更多的恶行。

        说这里是监狱,那它可有起到一点的教化作用,可以是人向善,可使人悔改,它可曾使加害者为被害者付出代价?

        并没有,姒穆清在心中回答,这里只是一群强大的加害者在加害弱小的加害者,依旧是暴行,并无区别。

        剑光盈盈如水,一抹血色晕开。

        姒穆清并不打算去参加什么地狱杀戮场,更不在乎什么百连胜,杀神称号和领域。

        遵循此地的规则,那么他也不过是一个加害者。

        “抱歉,娜儿。”姒穆清轻声细语,他知道她听得见。

        于此地,于此刻,于此时,他要做的是……

        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