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五章粉碎的杀戮大殿

第二百一十五章粉碎的杀戮大殿

        姒穆清、古月娜、王秋儿、凌落宸、雪霏在虞璎和叶骨衣的领路下避开了杀戮之都内的魂师,来到了杀戮之都最中心的杀戮大殿。

        此地只剩下一片狼籍的断壁残垣。

        叶骨衣同样沉默的站在原地,这也是她第一次来,此景完全出乎了她的预料,喃喃自语:“怎么可能?杀戮之王镇守的杀戮大殿怎么会被毁灭?”

        姒穆清没有丝毫的失望,啧,被雪色天鹅吻激发了毒性的魂师没有把整个杀戮之都推平已经超乎他的预料,至于一座大殿的损毁才是正常的,要是没有丝毫痕迹,他就该怀疑某人的雪色天鹅吻是不是真的了。

        “原来你们说的是这里。”虞璎苦笑,她还以为自己能接触到有关神考的内容。

        “娜儿,交给你了。”姒穆清扭头看向身侧的古月娜。

        古月娜打了个响指,恍若万年的时间在这一响指间抹去、倒流,每一块砖石、每一粒灰尘、每一滴干涸的血迹、每一个碎片都回到了它原先的位置,就像是录像带,倒着放映了一遍,一座恢弘压抑的黑色石殿拔地而起,重新屹立在原地。

        “这、这……”虞璎和叶骨衣看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几乎打碎了世界观:“这世界上真有时间倒流这一魂技吗?”

        “时间倒流?”姒穆清嘴角抽了抽,这明明是娜儿神识太过于强大,浩瀚如星宇,而这座殿宇万年未曾被人破坏,这里保存有最完整的信息痕迹,在她的神识中解析分析完毕后,通过元素操纵能力重新复原恢复了杀戮大殿。

        “没见识!”王秋儿瞥了一眼虞璎,骄傲的说。

        姒穆清前去推开大门,殿中幽深静寂,没有一丝光亮,古月娜走上前,和他并肩,两人踏步走进大殿。

        王秋儿、凌落宸、雪霏和虞璎、叶骨衣看着黑暗吞噬两人的背影,整座大殿就像是匍匐的狰狞巨兽,张开大嘴吞噬一切妄图窥视隐秘之人,一种莫名的恐惧出现在她们心里。

        王秋儿和雪霏一皱眉,王秋儿骤然踏前:“不知道你搞什么鬼,不过为了道心,你这里我去定了。”

        雪霏在王秋儿说话间,已经走了进去,身上是凌冽的剑意冲霄,不论是身为武者的王秋儿,意志至强不朽,还是修行剑道的雪霏一点莫名的恐惧,尤其还是外来的情绪,更会激起她们心灵上的防御。

        王秋儿和雪霏进入后,神情一怔,随后进入的凌落宸和虞璎、叶骨衣也是一怔。

        无数的火焰凭空燃烧,整齐的分布在空中,每隔一段同样的距离燃烧,温暖的光泽驱散了黑暗,照亮石壁,恢弘巨大的壁画仿若巨人以黄金和人鱼血泼墨作画,古老繁琐的陌生文字篆刻在石壁上,那文字可以看出和斗罗一脉相承的痕迹,只是比如今和一万年前的文字更加古老,难以辨识其中的含义。

        “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凌落宸和虞璎仰望着壁画,“这是谁画下的壁画?”

        “这是神祇的本纪。”姒穆清拉着古月娜的手站在墙壁下,目光一寸寸的扫过壁画:“某个人毁了这里,可真是罪大恶极,就和某个……”姒穆清想说项羽来着,想了想,项羽焚咸阳宫是真,但有没有焚秦宫中的书籍又是另一回事,至于秦始皇、乾隆那都是为了巩固皇权,那分明是太明白书籍的作用。

        叶骨衣津津有味的欣赏着上面的壁画,她家里同样有相似的壁画,不过是天使神的本纪,这也是她第一次看到其他神祇的本纪。

        虞璎满脸懵逼的看着时不时露出了然神色的姒穆清、古月娜、雪霏、叶骨衣,她表示看不懂哎。

        王秋儿艰难的阅读着壁画,虽然她年纪小,比不过古月娜、雪霏这种年纪可以用万来当零头的怪物,但姒穆清、叶骨衣这连她的零头都不够的小孩子都能阅读,她怎么能落后!

        姒穆清轻声开口道:“是修罗神的本纪,上面阐述了一个人类如何成为神祇,以及祂成神后的功绩,以及一些对于未来的预言。”

        “预言?”凌落宸兴趣盎然,和虞璎看向姒穆清,这里只有他给她们解释。

        “比如说,杀神降临,地狱灾难等等。”姒穆清露出不屑的眼神,“纯粹是在欺骗,装神棍糊弄蠢货呢!”

        “为什么这么说?你不是说这里是神考所在地吗?那这些预言应该都是一位修罗神留下的,那么应该具有很大的价值,会是真实的未来才对。”虞璎不解道。

        “首先命运是不固定的,看大势易,定个人命运难。”姒穆清仰着头给她们解释。

        “大势,比如说天下分久必合这种大事往往是可以轻松就知道的,甚至都不需要你有多了解命运这高大上的东西,通过一些信息就可以进行分辨,但具体到个人就越发难以控制,就像你可以轻松知道雪崩、海啸的轨迹,但难以预测一片雪花,一点海水的运动。”

        “而这上面都是一些大而化之的预测、模糊不清。”姒穆清眉宇间尽是不屑与桀骜,“就比如这个杀神降临,地狱灾难,可笑至极,杀神都是杀戮之都出来的,性格可想而知,绝对称不上良善,能不是反社会的人格就谢天谢地了。”

        “这种人不惹出大麻烦才怪,地狱灾难这句话也模糊的要死,究竟是外面的灾难还是杀戮之都的灾难?”姒穆清摇摇头,对于那位初代修罗失望了,居然搞这种虚不啦叽的东西。

        “应该是指杀戮之都的灾难,杀神可以自由往来杀戮之都,同时他们的领域中杀戮之都的魂师可以恢复魂技的使用,这样就对杀戮之都的统治造成了威胁。”叶骨衣说出自己推测,说完还偷偷看了一眼古月娜。

        “话不能这样说。”姒穆清有不同于叶骨衣的看法,“杀神的领域可以恢复他们的魂技使用,那么杀神就是杀戮之都天然的领袖,他们要是带这些魂师离开杀戮之都,这样一来,地狱灾难指的就是外面了。”

        姒穆清想到斗一中杀戮之王在曾许诺唐三和胡列娜在不通过地狱路的情况下授予杀神称号,享客卿身份,多半出口不止那一条地狱路,不然唐三和胡列娜无法离开,就又要去通过地狱路,杀戮之王不就犯白痴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