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一章天使?

第二百一十一章天使?

        纤细白嫩的手臂环住姒穆清脖颈,修长的五指从他的领口深入,抚摸着他的胸肌。

        姒穆清收回自己的左手按住不老实的手掌:“落宸,过分了。”

        凌落宸像是一条美女蛇,紧紧的缠在他的身上,面色潮红,眸子中燃烧着情欲的火苗,丁香小舌舔着他的耳垂。

        姒穆清满脸的尴尬,这种事情两世是头一遭啊!

        “娜儿!”姒穆清叫自家老婆来解围。

        “你不喜欢吗?我觉得你应该很喜欢这种事情,心跳的贼快!”古月娜抱着看戏心情说道,玉手按在凌落宸的眉心。

        “我和落宸仅仅是下属关系,可没有沾上半点男女情欲。”说到这里,姒穆清一顿,这回事后,两人心态绝对有一段时间无法正视彼此:“而且以色娱人者,色衰而爱驰,我相信落宸绝不会想这样。”

        “啊!”清醒过来的凌落宸娇躯像是沾了火焰,一下子从姒穆清身上弹开,俏脸涨红,仿佛下一刻就蒸汽在头顶冒出,双臂遮住胸部。

        刺耳的尖叫声在姒穆清的耳畔刺入鼓膜,作为离凌落宸最近的人,他受到了完整的声波攻击。

        “落宸,你先平静下来!”姒穆清掏着耳朵。

        “穆清,不,主上,学弟,你……听我说。”凌落宸一连换了三个称呼,心中的慌乱可想而知。

        “我知道学姐,这不是你的本意。放心,学姐,我不会说出去。来,喝口水平静下心情。”姒穆清贴心的递过一杯水,占了便宜就要偷着乐,这对于他有什么坏处吗?没有,甚至把握的好,他可以争取拿下这位学姐的芳心,更进一步。

        凌落宸接过水,咕咚咕咚的喝下去,连形象也不顾了。

        “秋儿和雪儿没问题吧!”姒穆清问古月娜,现在王秋儿黛眉中心出现了一抹猩红的竖痕,妖异邪魅,黛眉皱起,脸上神情不断变换,时而痛苦的挣扎,时而露出兴奋的杀意。

        雪霏就是安静的闭上眼,森寒冷酷的剑意散发,一层薄薄的冰层覆盖在地面上。

        “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古月娜扫过两人,一个活了一万五千年,一个活了七十万年,

        “娜儿,我想回半位面。”凌落宸可怜兮兮的看着古月娜,她现在只想离姒穆清远远地,等自己心情平静了再说,她的脚尖在地上打转,恨不得扣出一个三室一厅。

        “很不幸,这里是另一片半位面,不能打开入口。”古月娜表示自己无能为力,这种时候,怎么可以让你逃避,古月娜想道。

        姒穆清面色如常,当做一切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娜儿,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是某种力量,貌似是罗刹的力量,不是说这里是修罗的半位面吗?”古月娜现在也有点迷茫,在一个对头的私人地盘发现了对头的对头,搞不清现在的情况。

        “罗刹的力量好像进入杀戮之都,让这里变成了堕落之都,阻碍修罗传人的诞生。。”姒穆清听到这一点后想起一部分情节,“这一代修罗神的‘成就’之一就是破碎了罗刹神位。”

        古月娜的神情变得古怪无比,罗刹对修罗传承动手,她严重怀疑修罗放海了。

        “神位破碎?这一代的修罗脑子一定不好使。”古月娜形成了一个对某人的初始印象,可不是吗?你和这代罗刹有仇,杀了就是,破碎神位,嫌弃神界一级神祇太多是吧。

        “秋儿和雪儿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凌落宸玉手抚住胸口,这是有洁癖的她第一次主动触碰到男人的身体,而且一下子就跨越了那么多步骤,心脏剧烈的跳动,仿佛要蹦出自己的胸口。

        雪霏的苏醒比秋儿更快,她睁开蔚蓝的大眼睛,平静的走到古月娜身边,一副无事发生的样子。

        “娜儿,我们不能一直驻足在这里。”姒穆清对着古月娜说道,也有一点私心,为凌落宸保住一点面子,不然只有她一个人迷失,多不好。

        “简单。”古月娜走到王秋儿身边,食指点在王秋儿的眉心,腥红的竖痕消退,透明的肌肤恢复,洁白如玉。

        “总觉得杀戮之都在这一万年变化有点大。”姒穆清在凌落宸身边低声说道。

        “为什么你会不受影响啊!”王秋儿难以相信的看着姒穆清,质问道。

        “因为我帅啊!”无厘头的回答噎住了王秋儿。

        “继续前进,我们在这里驻足的时间够久了,我在那个疯狂魂师的记忆中也没有得到多少有用的信息,我们也只能进入杀戮之都的内城看一看,如果有原因,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内城中。”

        姒穆清提着剑走在前面顺着前行者的足迹前进,漆黑的大门出现在面前,杀戮之都四个古老繁琐的大字高高悬浮在空中,似乎一万年的岁月没有对这座罪恶的城池产生一点影响,它仍在静静的等待被唤醒的那一天。

        五人走进城池,这是一片蓝紫色的世界,高高的照明灯照亮古老的城池。

        姒穆清一跃而起,摘下了十盏照明灯,收入了储物魂导器。

        “你这是穷疯了吗?几盏灯的便宜都要占。”王秋儿嘲讽姒穆清。

        “这些照明灯跟周围的建筑都是同一种风格,换而言之,并不是后来者重新安置的,一万年的照明灯还没有,其中的研究价值,岂会是你这种只会用蛮力的莽夫知道的。”姒穆清反唇相讥,他已经习惯了和王秋儿的互相嘲讽,每天打架的生活。

        “咦。”姒穆清目光和王秋儿、古月娜碰撞了一下,“我去,前面看一看。”

        “去吧!再带回个漂亮妹子来!”古月娜笑眯眯的说道。

        “也许是个男人呢!”姒穆清这话说得自己都没有底气,古月娜的精神感知范围要远远超过姒穆清和王秋儿的范围,她要不是看见了什么又怎么会这么说。

        姒穆清银光闪烁,留下一道银色的轨迹,冲着前方的能量波动的战场前进。

        “娜儿,我问一下,为什么这里不能使用魂技?”凌落宸悄悄移步到古月娜身边,问道。

        “这片半位面的规则。”古月娜言简意赅,在其他人面前,她永远是高高的女神。

        黑色的简易石屋坐落在街道两旁,每个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已经被毁坏的摊子。

        剧烈的能量波动四溢,四个魂师围杀一名魂师。

        站在中心的女魂师穿着一身明黄宫装,圣洁高贵犹如帝国公主,宛如谪落人间的天使,不,她就是天使,背后洁白的光羽舒展,层层叠叠的神圣之羽铺展,洁白纯净的羽翼垂落,。

        神圣的气息映衬着她的容颜圣洁无暇,虽然是被包围,但她的目光依旧是在俯视着围攻四名的魂师,就像是雄狮俯视四条鬣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