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章疯狂

第二百一十章疯狂

        古月娜消失在驾驶座上,姒穆清拿过戒指丢到后面,四女出现在后面。

        王秋儿身着一身黑色劲装,紧紧的贴在身上,巨大的邪恶夺目。

        凌落宸和雪霏则是一身雪白,相似的气质,很容易让人错认是姐妹。

        “你为什么会喜欢上黑色?”姒穆清摸着下巴,对王秋儿说道,没办法,在性感面前,美丽也会黯然失色。

        “管你什么事!”王秋儿一挺胸,波涛汹涌。

        “奥。”姒穆清炎恹恹的转开眼睛,对雪霏和凌落宸说道:“你们了解我的目的了。”

        “当然,但你打算怎么毁灭一处半位面,论实力我们是不够的。”凌落宸素白的玉颜上出现疑问。

        “这个,我对于空间有那么一点点的了解,我们只需要把这个半位面与大陆的关系隔断就行了。”姒穆清轻描淡写的说道。

        姒穆清打开车门,和凌落宸、雪霏、王秋儿、古月娜一起向着寂静的小镇走去。

        黑暗的夜色遮盖,没有一声鸟叫声。

        姒穆清和王秋儿走在前面,雪霏走在中间,凌落宸和古月娜走在后面。

        “这里废弃了。”凌落宸目光扫过,小镇的建筑上散发一股破败、荒芜的味道。一看就知道已经经过杀猪刀的磋磨。

        “你们谁精通建筑学?痕迹学?”姒穆清作为一个有脑子、有道德、有理想、有组织的四有莽夫,他必须搞清楚这座小镇的情况,以此来推断前面那些人遭遇了什么。

        姒穆清问得是凌落宸,古月娜、王秋儿两魂兽绝对不会学习人类的课余技能,雪儿在人类的成长时间也太短了。

        “不会。”凌落宸指甲挠了挠脸颊,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凌落宸看见姒穆清貌似无奈的叹了口气后,心中的羞愧越发多了,低下头仿佛要把脸庞埋在自己的两座山峰中,心中下了决心,虽然是卖身给姒穆清,但实际上确实一直处于拿好处的状态,这一点让她十分羞愧,决定一定要好好学习各种知识,做到可以即问即答,展现自己的价值。

        古月娜领着他们来到小镇的酒馆中,腐朽到看不清字迹的牌匾正好砸下碎成一地的木屑。扬起一地的灰尘,姒穆清掩着口鼻,阴冷、浑浊的空气让姒穆清皱起眉,环视一周。

        目光落在应该是柜台的地方,之所以说应该,是因为那里已经出现了一个大洞,阴冷的寒风从中不断涌出。

        “就是这里吗?”姒穆清指着大洞,对古月娜说道,论情报,他一个刚刚出狱的人,自然不如精心准备的娜儿。

        古月娜直接跳进去,银色的发梢带着清香掠过姒穆清的鼻尖。

        “阿嚏!”姒穆清手指擦了擦鼻子,跟着也跳进了大洞。

        凌落宸、雪霏跟在姒穆清的后面,王秋儿最后一个进入。

        几米的黑暗之后,姒穆清落在踏实的土地上,长长的甬道倾斜着向下方延伸。

        等人齐了之后,五人站好队伍,姒穆清在前,古月娜和凌落宸中间夹着雪霏,王秋儿在后面警戒继续向着前面前进。

        阴冷的气息蜂拥着从前面吹来,最前面的姒穆清眉宇间是止不住的厌恶,这阴冷的气息夹杂着某种让他厌恶的气息。

        邪恶、腐朽、堕落。姒穆清拔出牧星剑,幽深的剑身上没有一点的光泽,冰冷的死亡之力环绕在他的身边,姒穆清感到舒适了,大踏步的向前走。

        转过一个弯,是一座黑色钢铁铸成的大门,大门被暴力的破开,锈迹斑斑的门锁被扯烂之后随手丢在泥土中,铁门弯曲出一个巨大的弧度。

        姒穆清踏进门槛,面色一变,感知中一道薄薄的空间涟漪将他送进另一片空间,一百零一个黑甲骑士的骸骨倒在地上,紫色的弯月悬在天空中,像是妖魔的瞳孔,妖异而诡秘。

        “这是?”凌落宸手中凝结出一根冰棍,翻开了黑色铠甲,黑色的骨头随着铠甲的翻动洒落了一地,难言的恶臭飘荡。

        姒穆清拿出五块手帕,用水浸湿后,一块捂住凌落宸的口鼻,然后三块分给古月娜、王秋儿和雪霏,剩下一块捂住自己的口鼻。

        “不用看了,落宸。”姒穆清在凌落宸自己捂住后,收回手:“他们不是死于毒发,就是自相残杀而亡。”

        “他们应该是为了争夺某样东西,应该就是这个杯子中的某样液体。”姒穆清指了倒在黑色泥土中的残破玻璃杯,旁边还躺着一具独臂的黑甲骑士,杯子就在他左手的不远处,这也是唯一一具看起来是安详死去的骸骨。

        “爆发了一场惨烈的杀戮,这百人应该就是牺牲品。”姒穆清看着骸骨的分布,推测着当时的情况。

        “看来当时应该分成了两拨人,其中一波最先被杀死,他们的尸首也被收敛好,而另一波在之后爆发了内乱,同样自相残杀,而唯一的胜者也没有逃离出去就毒发身亡了。”姒穆清看着那具安详的骸骨,牧星剑骤然刺向雪霏。

        “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啊!不请自来的暗杀者。”姒穆清的剑从雪霏的耳畔穿过。

        尖锐的金铁碰撞声中,一个血灌瞳仁的魂师从黑暗中跳了出来,脸上全是疯狂,嘴里不断的喊着:“血,血,给我血!”

        凌落宸想要召唤魂环,用魂技限制住对方,忽然面色大变,她的魂环消失了。

        姒穆清的剑锋一动,剑气轻而易举的砍下了对方的手臂。

        疯狂的魂师对自己的伤势视若无睹,一昧的扑向雪霏,嘴里不断重复给我血的语句。

        “疯了?”姒穆清念道。

        古月娜伸手一抓,飞快的贴近疯狂的魂师,紫色的电蛇飞舞,电流从古月娜身上灌入魂师体内。

        魂师在电流中跳了一段踢踏舞后,浑身抽搐、口吐白沫的倒在了地上。

        “娜儿,你动手,还是我动手。”姒穆清剑尖朝下,说道,他的意思很简单,他来翻看魂师的记忆,还是古月娜亲自来。

        “你来吧!”古月娜高冷的说道。姒穆清左手五指伸开,扣在了魂师的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