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七章牢狱之灾

第二百零七章牢狱之灾

        姒穆清坐在潮湿的破烂草席上,月光透过方块窗照射在地上,空气中腐臭味令人胃部产生了轻微的不适。

        “喂!”龙跃站在外面絮絮叨叨,“我已经在这里说了半天了,口都干了,你到底同不同意。”

        “你学习唐三不行吗?纯爱多好啊!一夫一妻它不香吗?”

        “何必多吃多占!”

        姒穆清双目微阖,盘膝而坐,就当他是王八念经。

        龙跃见状只好说道:“我明天还会再来,你考虑考虑,你看我这么大年纪了,连个女人都没有多可怜。”

        在龙跃离开后,姒穆清睁开了双眼,一个陌生人在这里,他心再大也不会运功修行。

        至于龙跃让他考虑的事情,自然是要让他帮忙追女孩,其实就跟买通了闺蜜,去追女生一样。

        “我脑子抽了会帮你追我身边的女生。”姒穆清低语了一句,然而纵使他和身边的女生还处于朋友的关系,也不会帮人去追啊!留着自己一个养眼的多好啊,怎么能便宜别人。

        何况他还说了她们都是他的,凌落宸卖身给他,雪霏和王秋儿是古月娜的部下,而古月娜是他的,四舍五入一下,都是他的没问题。

        “七天之后就离开。”姒穆清算了一下,然后自言自语道,按照天魂律法算来他就应该被拘留七天。

        所以他已经决定了要在这里安静的修行上七天。

        过了一段时间,一个俏丽的女孩出现姒穆清的面前:“清清,给你看个东西。”

        姒穆清嘴角一阵抽动,这个名字他是真不习惯。

        盈盈水光聚集,一面透明的水镜映射出了绰绰人影。

        离开了牢房的龙跃,身边跟着一群仆人坐在城主府中。

        “少爷,你又何必和那个家伙好好商量,给狱卒打声招呼,保管他亲自把那几个美人双手送上。”其中一个獐头鼠目的仆人靠近龙跃身边猥琐的笑道。

        龙跃五指伸开,一巴掌呼了过去,啪!清晰的五指印留在他的脸上:“用用你的脑子想一想,一个十五岁的魂王,他背后会是什么势力!”

        “你以后不用跟在我身边了。”龙跃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吩咐仆人去调查他们的来历。

        “小三,你去找下城主大人,请他尽量把那个魂师拘留期限延长。”龙跃指了指一个看起来憨厚的仆人。

        龙跃虎目中露出思考,打算做个计划,把那个黄金龙魂师追到手。

        牢狱中,姒穆清看着眼前的水镜中的影像,目中闪过一抹杀机。

        “怎么还打算在这里待着。”古月娜双手背在身后,半俯下身,俏生生的对姒穆清说,“再待在这里,小心头上长了片草原。”

        “规矩就是规矩,不可废,而且我相信你。”姒穆清目光从景色优美的山谷中拔出,他遵循的是自己的规矩,犯了错就要受罚,破坏公物的罚金他已经交了,现在是斗殴的拘留,也就七天。

        古月娜气的银牙紧咬:“那个挑事的都没受罚,你凭什么要受这个罪!”

        “他会受罚。”姒穆清打散了面前古月娜聚集的水镜。

        “他和城主有关系,怎么会受罚?”古月娜嗤笑一声,然后反应过来:“你要动手完成他要承受的处罚?”

        姒穆清下巴微点,目光赞赏的看向古月娜,她说的没错。

        “你就一点不在乎,他去追秋儿?”古月娜还是不甘心,他这重视秩序的性子就不能改一改。

        “不在乎是不可能的,肉烂在锅里,也不会别人分享。”姒穆清指尖划过娜儿的脸颊,“这不是有你吗?我用担心什么!”

        “我为什么要帮你挡住挖墙角的锄头。”古月娜恨恨的说,“你就在这里,等着头上长草吧!”

        古月娜纯粹在气姒穆清,她当然不会让外人动自己预定的通房丫鬟。

        “娜儿,你忘了你说过的话了,你说要帮我把落宸、秋儿、雪儿追到手吗!难不成你在骗我?”姒穆清伪装出伤心欲绝的样子。

        古月娜感觉自己被之前的自己狠狠刺了一刀,娇哼一声,从姒穆清的手指上拽下戒指,扭身离开了。

        姒穆清收起夸张的表情,恢复了平时的淡漠。

        “臭小子!别在那做出这种恶心的表情!”对面牢房中的大汉恶狠狠的对姒穆清说道。

        姒穆清目光化作利剑,剑意一下子戳入对方的心灵中,他的魂力虽然被禁,但也仅仅只是魂力,精神力和气血确保了他的安全。

        大汉只感觉千万柄利剑随着目光落下,无可言喻的恐惧在心中炸开,身体在悲鸣,骨头都仿佛在呻吟。

        他瘫倒在地上,脸色苍白,满头大汗,幸亏姒穆清的剑意只是一触即收,不然他很可能直接被斩灭意志,成为一个植物人。

        姒穆清收回目光,淡淡的月光凝结成冰霜一样的力量,被他吞纳入眉心。

        三天的时间就足够他用剑气冲开身上禁锢魂力的魂导器。

        碧绿色的光华从他的骨髓中迸发,纯净的生命力滋润他的剑体剑骨,细微的纹络出现他的骨骼、肌肉和皮肤上。

        古月娜离开了牢狱之后,气的狠狠跺了一下脚,然后直直的走向城主府中。

        城主府中巡逻的侍卫,对于光明正大走入府中的古月娜完全视而不见。

        古月娜一路直行,然后走到了一座房屋前,屋门无端碎裂,剑吟声中流光溢彩,一柄带鞘长剑飞出,落在古月娜的手中。

        “剑比人听话多了。”古月娜轻抚牧星剑后,就带着牧星剑离开了,这由稀世珍宝铸成的神剑,又是姒穆清的本命剑器,她可不放心留在这里。

        七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姒穆清在七天内纹丝不动,一直专心修行,天地长生策、灵台日月经还有秋儿的破碎虚空道。

        他睁开闭合许久的双眼,吐出体内的浊气,站起身,浑身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该去把龙跃抓回来了。”姒穆清自言自语道,他都在这里呆了七天,另一个主动惹事的人自然也要受到惩罚。

        并指成剑,剑气迸发,面前栅栏被剑气劈了个粉碎,姒穆清踏步出了牢房。

        “咦!我的剑呢?”姒穆清发现了一件重大的事情,脸色阴沉,然后步伐的方向一转,向着城主所在的地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