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五章哄人与修行

第二百零五章哄人与修行

        姒穆清将醉倒在怀的古月娜送回卧室。

        “好老公,和娜儿一起嘛!”古月娜手轻轻的拽着姒穆清的袖子。

        姒穆清心脏跳得有点快,这反差有点受不了啊!

        “我去把客厅收拾一下,一会儿就回来。”姒穆清俯下身,在娜儿的身旁慢慢哄着。

        姒穆清安慰了半天才从娜儿的手下脱身,连忙把把门关上,挡住那一双可怜兮兮的紫眸,嘀咕道:“娜儿撒起娇来受不住啊!”

        他走到客厅,看到三女搂成一团的样子,无奈扶额:“这是喝了多少?”

        姒穆清拿起一坛开封了的虎骨酒,纯净冰凉的酒液倒入透明的琉璃杯中,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来这还是他今生第一次饮酒,如冰似火的酒液流入咽喉,甘冽而醇厚。

        一口酒气吐出,姒穆清脸上涌现稍许殷红:“够烈!”

        “这…这是……我的……”一只修长有力的纤纤玉手从姒穆清手中夺走了酒杯,樱桃小口张开,酒杯倒翻,想要空出酒液。

        姒穆清黑着脸,重新拿回酒杯。

        “给……我……”王秋儿星眸半眯,手在空中挥舞。

        姒穆清把凌落宸、王秋儿、雪霏纠缠在一起的粉腿藕臂分开。

        意识模糊的王秋儿死命的挣扎,姒穆清干脆用绳子把她帮了起来。

        姒穆清望着一地狼藉的客厅,叹了口气开始收拾,又顺手关掉空调,开始熬制醒酒汤。

        洗盏更酌,烟雾袅袅。

        姒穆清用青梅、山楂切粒,雪梨切片;葛仙米加百合、白糖一起煮;放入橘子瓣、醪糟汁等等,滴白醋起锅。

        他盛了一碗,将雪霏搂在怀里,拿勺子吹了吹,喂入雪霏口中。

        雪霏睁开朦胧的双眼,视线模糊:“哥哥?”

        “雪儿,乖,以后不要和秋儿在一起,带坏孩子,居然教你喝酒!”姒穆清一边喂着雪霏一边告诫她。

        “我……也要……”被绳子捆绑的王秋儿扭动着波涛汹涌的娇躯,小口微张。

        姒穆清没搭理她,不管是谁,不经他的同意,动了他的酒,都要受到惩罚,不然这个家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雪霏喝完醒酒汤,被姒穆清抱起送回自己的房间。

        “哥哥。”雪霏在被放下前,吧唧一下亲在姒穆清的侧脸上:“这是晚安吻……”

        姒穆清怔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跑出了房间,炼铜是犯法的,姒穆清心里默念十遍。

        然后就是凌落宸喂下醒酒汤也被他匆匆送回房间。

        “你……你欺……负我。”王秋儿吐气如兰,混杂着酒香。

        “喝!赶紧的。”姒穆清粗暴的把碗凑到王秋儿红润的唇瓣下。问他为什么确定是王秋儿做的,当然是在半位面中负责养花种竹的小凤凰告密了。

        王秋儿撅起红唇,委屈巴巴,可怜兮兮:“你……喂我,还有像娜儿姐一样。”

        古月娜扮可怜,撒娇姒穆清只觉得可爱感爆棚,至于王秋儿,他就完全没这感受。

        只是终究是室友,所以姒穆清还是喂她饮下醒酒汤,减轻她饮酒过度的不良症状,更她童颜巨那啥没关系。

        姒穆清喂完之后,直接丢在她的床上,然后回去陪娜儿了。

        “你不爱我了……”古月娜侧躺,精致的瓜子脸半陷在柔软的枕头中,水雾氤氲的紫眸幽幽的看着姒穆清:“你为她们准备醒酒汤,不为我准备……”

        “怎么会呢?”姒穆清变戏法似的拿出一碗醒酒汤,奸笑道:“来,我喂你。”

        “啊!”古月娜张开唇,等着姒穆清喂到嘴里。

        姒穆清喝了一口醒酒汤,然后俯身吻了下去,上下其手。

        “唔,尼妻负窝……”姒穆清就这样喂完了一碗醒酒汤,其中旎鋁香艳不必再提。

        姒穆清哄睡了古月娜之后,没有搂着娜儿睡去,悄然离开半位面。

        黑暗中,应龙睁开眼睛,灿灿的黄金瞳照亮了幽暗的屋中。

        姒穆清出现在屋中,对着应龙点点头后,就翻窗离开,爬到了旅馆的屋顶。

        “这灵台日月经离了萱姐姐是真不方便。”姒穆清仰头看着天空上的一轮残月,繁星满天,这月华就越发稀少,尤其今天还不是满月。

        姒穆清闭目凝神,日月灵台经的口诀流过心间,华池莲花开,神水金波静。夜深月正明,天地一轮镜。

        淡淡的月光凝成月华,一层白霜铺在檐牙之上。

        混沌包虚空,虚空括三界。日魂玉兔脂,月魄金乌髓。掇来归鼎内,化作一泓水。

        银霜般的月华融入了姒穆清白皙如玉的肌肤中,姒穆清一遍遍的运转灵台日月经,擢取着虚空中的太阴月华,虚空中仿佛有一口无形的三足圆鼎,炼化着太阴月华。

        一轮银色的弯月印记出现姒穆清的眉心灵台处,原本白皙的肌肤更是闪耀着璀璨的月华。

        月华滋润魂魄,姒穆清的魂魄循序渐进的进步中。

        光阴逝水,姒穆清在寂静的一夜中过去。

        一轮大日在地平线跃出,万丈红光喷薄,有气壮山河之色。

        而在姒穆清的感知中,浩浩荡荡的紫气东来,铺天盖地。

        灵台日月经全力运转,无形的圆鼎成型,炼化太阳精华,与大日初升带来的浩浩紫气。

        紫气滚滚如长河,没入姒穆清体内,眉心的弯月渐渐圆满化作了一轮光轮璀璨的昊日。

        紫气稀释之后,姒穆清停下运功,折身返回了旅馆,这个时间已经有人早起工作了。

        “不得不说温柔乡是英雄冢,而色是刮骨钢刀。”姒穆清在旅馆中自言自语,昨天晚上他是用了多大的意志拒绝了和娜儿的同床共枕。

        姒穆清下了决心,赶紧把双修功法弄出来,这样就可以美色修行两不误了。

        “灵台日月经炼就元神,天地长生策炼体,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炼气。精气神三者都齐了。”姒穆清算着自己创造的功法,骄傲满足之情溢于言表。

        回到半位面,姒穆清看着睡眼朦胧的走出的古月娜、凌落宸还有雪霏,目光凌厉,欲要兴师问罪。

        古月娜眸子微眯,心中警铃大作,今天一早醒来,他居然不在她身边:“穆清,你昨晚做什么去了?”

        她的话语就像小妻子质问彻夜不归的丈夫。

        “去修行了。”姒穆清下意识的回答道。

        古月娜心中微微满意,勤奋进取,他们才可以相伴终生,然后她想到这家伙居然丢下醺然欲醉的她跑了,什么都没做,难不成她失去魅力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