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四章 醉酒.JPG

第二百零四章 醉酒.JPG

        姒穆清眼神不善的看着伍茗。

        伍茗潇洒大方的坐下,心中为姒穆清默哀,这谣言传得学院到处都是,当然是有原因。

        姒穆清想着,既然伍茗来了,接下来的事情也不需要他操心了。

        “伍茗学姐,我还有事就离开了。”姒穆清说着谁也不信的借口,起身打算离开。

        梦红尘唉一声,眸子注视着姒穆清,露出不舍的神色。笑红尘见状,眼底闪过一抹思虑,看来史莱克学院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

        伍茗似笑非笑,贝齿轻轻咬下一口烤肉:“穆清,别忘了我们还有决斗呢!”

        “不会忘得。”姒穆清轻轻地说了一声,“三个月后,我会回去一趟,那时候解决吧!”

        三个月后,他斗铠的最后一件也铸造完成了,那时候就是高阶魂圣和低阶的区别,以此为基础,魂导系准备许久的改变会一举席卷内院武魂系,完成两系的融合。

        伍茗清澈见底的眸子中一缕金色的火焰隐隐闪过,满是期待的神色,张乐萱拜托她的这场决斗,究竟有什么目的,马上就见分晓,伍茗心底略有点小激动。

        “梦学妹再见!”姒穆清说完后,巨大的龙翼伸展,直冲云霄而去。

        笑红尘听见后,嘴抽了一下,为什么只和他妹妹打招呼!

        高空中的冷空气扑面而来,姒穆清起飞的速度快的惊人,没一会,起伏的山脉,苍翠的森林化作一幅地画,让人有一种俯瞰模型的感觉。

        作为一个有着真龙血脉的银龙魂师,武魂附身的时候他的飞行时间、速度远远超乎其他魂师的想象,只能用持久两个字来概括。

        这也是为什么明明他修为比伍茗低,却来的比她快,当然也有他距离比较近的原因。

        姒穆清穿梭在高空的寂静和空灵中,在这种高度,他也不用担心天魂的军队来拦路,反正各个帝国也没有飞行法案。

        寒冷和寂静中,只有下方的流云提醒着姒穆清他现在的高度,现在绝大部分飞行魂兽都无法察觉他穿越了它们的领空,他现在已经准备直接飞去下一座城池。

        他估算了一下能力是足够的,越过山脉,顺着大地上的线路飞行。

        最后姒穆清在离下一座城池还有数十公里时降落在地面上,他提起魂力,飞快的冲着城池跑去。

        “唔……本体城,本体宗也太直白了,这起名水准可真不符合我的审美啊!”姒穆清仰望着城门上风格粗狂豪迈的名字,以字观人,写下这字的人必是一位狂傲桀骜、无法无天之人。

        本体宗,现在的天下第一宗门,这本体城原名并非是这个,而是本体宗一位宗主在天魂帝国皇帝手中赢下的,那位本体宗宗主以指代笔刻下本体二字,此城虽然称不上独立,但是完全由是本体宗自治。

        “喂!那边那个娘娘腔,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高大宏伟的城池吗!要进门就赶紧进,别他妈的一幅高手模样。”守在城池门口的士兵对着驻足的姒穆清大吼道。

        姒穆清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娘娘腔,他第一次被人这么称呼,不是英俊了些吗?这家伙肯定是嫉妒他的颜值,一股本能的怒气冲上心头,转头看去,额……

        好…好丑的家伙,姒穆清心中想道,三角眼,秃顶,而且还有一缕呆毛翘起。

        不行眼瞎了。姒穆清想道,之后赶紧办了入城手续,自始至终目不斜视。

        “啧,没胆子的。”那个奇形怪状的士兵悄悄和一旁的士兵小声的说道。

        姒穆清甩甩头,把那个士兵扫出脑海,不留一点痕迹。

        整座本体城都是有坚固的漆黑色特殊石块垒成,通体纯黑的城池古朴肃穆,庄严压抑。

        姒穆清严重怀疑本体宗的审美观,长时间在这种城池中会抑郁的吧!他找到一家旅馆,办了一间普通的房间,反正他也不需要住。

        姒穆清锁住房门,应龙从他的体内走出,接过戒指。他也没和应龙搞什么一问一答,都是自己那么做总有精神分裂的感觉。

        涟漪状的银色水波,淹没姒穆清的身影。

        应龙五指合拢,攥起戒指,没有一丝表情的走到硬邦邦的床铺上,盘膝而坐。

        回到客厅的姒穆清目瞪口呆,眼前是一片狼藉。

        肴核既尽,杯盘狼藉,相与枕藉,这是最适合形容他眼前的景象了。

        白花花的大腿交错、纤细的藕臂互搂,衣衫半解露出雪白的肌肤,雪霏脸蛋红彤彤的,被两个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女人夹在中间,打个嗝,一股浓郁的酒气弥漫在空中。

        姒穆清皱着眉,不忍直视,她们的形象碎了个彻底。

        “穆清,你回来了?”古月娜白皙如玉的雪肤白里透红,紫色的眸子中朦朦胧胧,罩着一层水汽,清冷的声音百转千回,妩媚婉转,诱人心魂,就像猫爪子在心里挠啊挠。

        姒穆清点头,也没出声回答古月娜,一看就知道她也醉得差不多了。他拿起酒杯,靠近鼻尖一闻。

        “我的虎骨酒啊!”姒穆清摇头叹气,心中也涌现自豪,他辛辛苦苦的酿出的药酒,除了滋养身体之外,就劲大这一点没得说,他酿酒时就是奔着一坛酒醉倒一头巨龙的目标来得。

        “穆清……”古月娜嘟着红唇,声音柔软娇憨,眉宇间流转醉人的风情,藕臂伸出,面对姒穆清:“抱抱我嘛!”

        古月娜撒娇.jgp

        姒穆清拿出照相机快速的拍了一张照片,然后说道:“叫老公!”

        “老公……”古月娜乖巧而甜蜜,软软糯糯的一声老公叫得姒穆清骨头都酥了。

        然后一手伸过古月娜的腿弯,一手搭在她的肩膀。

        古月娜藕臂环住姒穆清的脖颈,靠近他的耳畔,伸出丁香小舌舔舐一口,悄悄对私穆清说:“老公,亲亲。”

        她弯弯的睫毛颤抖,红润的唇瓣红艳润泽,软萌中带着撩人的风情。

        姒穆清低头亲了一口,热烈如火,良久唇分。

        脸颊绯红,双眸莹润如水,看着这与平时完全不同的古月娜,姒穆清寻思着以后是不是多带她喝酒,这比她平时高贵自矜傲世轻物的态度诱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