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二章庚辰的表演秀

第二百零二章庚辰的表演秀

        庚辰紫色眸子变得幽深莫测,狂暴的元素之力正在随着他的呼唤集中到这片区域。

        邪魂师血婴化作一道血影扑向庚辰。

        庚辰身前一扇银辉铸成的大门转瞬成型,然后张开,像是母亲迎接婴儿的怀抱。

        血婴小脸上是刻骨的怨恨,扑进银色大门后,大门紧紧关闭。

        狂暴的电流在庚辰紫眸中倒影,现实中,漆黑的乌云压顶,雷霆的威光照亮了世界。

        雷者,天之正气,阴阳之枢机,那种能毁灭一切生灵物种的雷霆仿佛狂舞的史前巨蟒,蔓延攀爬,所过之处怨气戾气一扫而空。

        粗壮的电流随着庚辰的一指,锐利的雷霆轰向邪魂师。

        血色的雾气腾腾,带强烈的腐蚀性,不但没有被雷霆清除,反而开始同化侵蚀雷霆之威。

        “呵。”庚辰自嘲的一笑,终究还是他这具分身实力太差,区区魂宗境,面对魂圣还是差得太远。

        黄、青、蓝、红四色虹光在他身边亮起,虹光流转,像是一个无形的风眼,转动的磨盘,纯粹的漆黑吞纳周围的一切的物质。

        “小子,你的魂力太弱了。”桀桀怪笑,“你救了那个小丫头,那就用你自己来替代,你这张脸比那个小丫头要漂亮多了。”

        庚辰平静的脸上一抹厌恶闪过,闲庭信步的走出一片混乱的元素乱流,他最烦被人说漂亮这个词,尤其是这个银龙血脉为主的分身。

        转身一指,元素乱流的最中心塌陷,整个空间膨胀、紧缩、坍塌。眼前的景色仿佛透过水晶球去观看。

        法则在我手上,就像gm打游戏,不就是乱杀吗!庚辰想道。

        缺胳膊断腿的邪魂师挣扎着离开地面上。

        “替死类的魂技?”庚辰感知力告诉他黑色的最中心出现了一个用黑色粗线缝制的破布娃娃代替了邪魂师。

        庚辰修改了风的组成,人类赖以为生的氧气被抹去。

        银色的月华落下,融入了他的身体。庚辰体内的魂力恢复速度加快,已经跌到底的魂力开始上涨。

        说到底,为了对魂圣造成伤害,庚辰的每一招用的都是大招,消耗大得惊人,并不能当成普通技能使用。

        庚辰深吸一口气,身体仿佛碎裂的精美瓷器,一丝丝光华从裂痕中透出。

        邪魂师目光看到庚辰的诡异变化,心中一惊,他活得这么长久就是因为谨慎,如今事情的变化超出了掌控,被欲望遮掩的双眼清醒过来,心中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浓郁的血光从血管中流动,透过干枯的肤色照亮夜色。

        庚辰的身体彻底碎裂,那是凝固的月光精华。

        恐怖的超重力一瞬间压垮了邪魂师的身体,让他只能五体投地。

        邪魂师身体转化成一个小巧的血婴,失去了物质的载体,也摆脱了重力,一道血色流光飞射。

        月光精华化作铮鸣的锁链,矫矢如龙蛇,锁向血婴。

        一枚枚符箓在锁链上发光,重重叠叠的符箓每一个都是一个小型的魂导阵法,环环相扣,首尾相连,全都是封印类的阵法。

        所谓符箓,就是有着特定的能量结构,激活之后可以发挥出某种作用的事物,而阵法就是有着属于自己的能量源泉,能量结构,可以做到部分自给自足,发挥作用的事物,这两者本来就有着很深的关联。

        在姒穆清学习魂导阵法之后,他就通过阵法简化出了符。

        血婴身上的怨气侵蚀锁链,丝丝的恐怖血光腐蚀锁链上的符文,依照这个速度,最多三分钟就可以挣脱锁链。

        银色戒指从空中坠落,空间的力量扭曲,一只修长的手掌接住戒指,五指合拢,姒穆清右手拿着筷子夹着一个皮薄馅多的饺子,然后送到了口中。

        “有没有人告诉尼大饶一个池火池凡事一件很恐怖的是青。”姒穆清嚼着饺子,模糊不清的说道:“而且尼大饶窝和那儿了。”

        血婴模糊的双眸中射出两道恐怖的血光。

        牧星剑自动出鞘,剑身挡下两道血光,清亮的剑身上是两个红点,透出腐朽甜腥的气息。

        姒穆清剑眉一皱,右手丢下筷子,握住牧星剑的剑柄。

        平静如水的气息沸腾,魂王、魂帝、魂圣,姒穆清身上的魂力波动一路直冲,手甲,臂铠,胸铠、腿甲一件件的附加姒穆清身上,只有头部还缺了头盔和面甲,然而此时他的魂力层次已经冲入了魂圣,配上剑修的越阶而战的战力。

        璀璨明艳的惊世锋芒随着姒穆清手腕的转动而挥动,牧星剑在姒穆清手中爆发出了恐怖的力量。

        强绝的剑气吞噬苍穹,汪洋,大地中蕴藏的浩瀚元气,姒穆清的剑意瞬间勃发到了极点。

        惊艳的剑气掠过,面前的一切树木、土丘像是薄薄的白纸被平整刨开,分成了两半。

        锋芒收敛,牧星剑就像是一柄普普通通的平凡剑器被姒穆清收回剑鞘。

        两截分开的身体落下地上,砸出一地的尘土。

        身上的斗铠回到体内,姒穆清脸上露出一抹疲惫,分身中的精神念力毁灭,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伤害。他转身去找红尘兄妹,至于邪魂师已经被他的剑意诛灭了身躯中的意识,剑气毁灭了肉身中的所有生机。

        他在数百米外找到了元素法球,牧星剑出鞘,剑锋巧妙的刺入元素法球,打破了元素的生克循环。

        氤氲的虹光破灭,露出疲惫不堪的两兄妹。

        紧张的梦红尘和笑红尘看见姒穆清后,脸上的戒备之色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何,身上有不可逆转的伤势吗?”姒穆清剑锋入鞘。

        “谢谢关心,没有。”笑红尘硬邦邦的说,挡在自家妹妹面前。

        “那就好。”姒穆清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回学院?”姒穆清又问道,不问不行,就现在他们这弱不禁风的模样,很容易出事。

        “穆清同学,你不和我们一起吗?”梦红尘水蓝的大眼睛带着期望的看着姒穆清。

        笑红尘无奈的看着推开自己,跑到姒穆清面前的梦红尘,他身上还有伤啊!一点也不怜惜他这个哥哥。

        “额……”姒穆清不知道怎么和面前这小姑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