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一章求救

第二百零一章求救

        姒穆清举起酒杯,一口饮下,冰凉的饮料流入喉咙。

        筷子拣起一个温热的饺子蘸蘸醋,送入口中,鲜美的味道在口腔中炸开,口感筋道爽滑,根本停不下来。

        几个人分别露出享受的表情。

        “娜儿。”姒穆清拣了一个饺子喂给古月娜,古月娜也喂给姒穆清。

        “盯……”王秋儿、雪霏、凌落宸眼神死死的盯着撒狗粮的两个人。

        “快吃啊!盯着我和娜儿作什么?这饺子可好吃了,皮薄馅嫩,味道鲜美。”姒穆清笑着说道,忽然面色一变,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嗯先交给庚辰,处理不了,再由我们动手,姒穆清在心中想道。

        外面,银发紫衫的庚辰目光望向天际的信号弹,估算一下距离:“梁鼎,我先离开一下,七天之内我没有回来就不用等待了。”

        七天的时间他没回来,要么出事了,要么他已经前往下一城市了。

        庚辰身边银色光华骤闪,原地留下银色的粉尘,一道银色的轨迹直直的前往信号弹的方向。

        “主上!”梁鼎大叫了一声,可惜原地只有一阵旋风吹起的绿叶飘落。

        “哥哥,撑住啊!”梦红尘右侧梳成马尾辫的银色长直发散落,娇美的脸上香汗混杂着灰尘额头上黏着银色发丝,水蓝色的大眼睛坚毅无比。

        “妹妹,你…放…咳咳…下我吧!”笑红尘一边剧烈的咳嗽,一边劝着梦红尘。

        以他们的身家理论上,不可能陷入这种绝境,但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

        一位魂圣学长带着他们履行监察任务,结果追到了一位魂圣级别的邪魂师,还是六百多年前那位血婴斗罗的后人。

        学长力战而亡,拼命救护再加上他们身上的几件高级魂导器才将将逃出来。

        “哥,别胡说了。”梦红尘背着笑红尘,冷静的劝解他,“我一个人又能逃出多少里?信号弹已经发出去了,我们不是没有希望。”

        笑红尘苦笑,前提是他们能在那位邪魂师的追杀下坚持到支援到来的时候,而他们身上的高等级的防御魂导器都用完了。

        梦红尘从储物魂导器中拿出数十个触发式魂导地雷和一个定时魂导地雷,然后埋在地面下,然后又草草的在魂导地雷上掩盖了一层泥土。

        笑红尘一点也不看好这种行为,那位操纵血婴的邪魂师实力之强是他平生仅见,往日见到的那些高手绝大部分都是他的长辈,又怎么会展现自己的实力,而这些魂导器又哪能对付对方。

        “重点是拖延时间。”梦红尘低声和自己的哥哥解释,水蓝的眸子变得赤红。

        一层薄薄的冰雾蔓延在森林中。

        笑红尘挣扎着站立,结果被梦红尘轻松的制服,然后扛在背上。

        两兄妹相互扶持着,迅速离开这片地方。

        离开数百米后,梦红尘身后轰然炸裂。

        梦红尘脸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追上来了。”

        笑红尘捏住梦红尘的肩膀:“妹妹,你把我丢下,再把那件魂导高爆箱和七级的绝对防御给我留下。”

        梦红尘贝齿咬着青白的下唇,不说话,他休想丢下她一个人。

        “真是令人感动的兄妹情!”啪啪的鼓掌声在兄妹的身后响起,沙哑阴冷的声音仿佛萦绕在他们的耳畔。

        “看到你们这真挚的感情,我都被感动了呢!”拿腔作势的语调,骨瘦如柴的老人绿色的眼珠闪着幽幽的光芒,贪婪的眼神舔过梦红尘充满青春活力的娇躯的每一部分,尤其是裸露在外的洁白肌肤:“老夫就给你们一个活下来的机会,一个,我只要一个的性命,你们自己做决定。”

        梦红尘停下脚步,目光冷冷的看着挡在面前的老人,七个魂环带来的压迫力让她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丑逼。”梦红尘樱桃小口微张,吐出两个字,笑红尘闭上眼睛,自家妹妹这暴脾气。

        邪魂师目光一寒,随后笑了起来,那么的丑陋、那么的恶心:“没关系,一会我会好好的享用的你的身体,让你在死前好好的享受一番,把你变成rbq。”

        笑红尘目光仿佛要燃烧起来,这恶心的混蛋敢打他妹妹的注意。

        邪魂师惬意的享受着笑红尘的无能狂怒,他压抑的太久了,正好有一个小美女送上门来,他不介意好好享受一番,败者哀嚎是胜者最好的愉悦,那种愉悦近乎让他扭曲的精神呻吟出来。

        梦红尘手中握住一枚魂导器,下了死志,她就算死也不会允许这种恶心的癞蛤蟆触碰自己冰清玉洁的身躯。

        血色的婴儿出现在邪魂师的身前,发出一声婴儿的啼哭,悲恸的啼哭带着无法形容的痛苦和怨恨冲击着梦红尘和笑红尘的精神,两人眼前一黑,头晕脑胀,无法动用魂力。

        邪魂师露出得意的笑,淫邪的目光毫无遮掩,干枯的手指伸出,就要撕开梦红尘的衣服:“你们这种专修魂导器的魂师弱点太明显了!”

        “老不修,你丑不是错,但你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了,而且这些娇美漂亮的女孩子还是留给我们这些年轻人吧。”银色光点猛地化作一个神圣的立体图案,梦红尘和笑红尘消失在邪魂师的面前。

        “什么人!”邪魂师怒吼还没有说完,心中的警铃大作。

        枝丫般的黑色在空中蔓延,像是一群魔鬼撕裂的天空的幕布。

        邪魂师所在的空间破碎成一片片碎片,在虚无的黑暗里消亡。

        “他死了吗?”笑红尘从头晕中苏醒过来,赶忙询问姒穆清,就是这家伙状态不太对,怎么黑色的短发变成了一头长长的银发,不过容貌还是那个人。

        梦红尘紧绷的心弦终于放松下来,心中满溢的恐惧和绝望消散,一种安心感、喜悦和依赖涌上心头。

        要不怎么说英雄救美老套呢!就是太管用了所以才会被人常使啊!

        庚辰身边一道七彩光环徐徐旋转,晶莹剔透的紫眸盯着下方被空间之力抹去后露出的褐色土地,到底是魂圣,没那么容易死去,连他这蓄力许久的大招也只是重伤。

        “穆清……”梦红尘羞答答的叫一声,想要提醒他小心。

        庚辰一挥袖,层层叠叠的元素之力汇聚过来,氤氲的光彩环环相扣,紧密相合,形成一道具有强大的防御力的虹光结界后,两兄妹被他送的远远地。

        “你个魂宗能做到这一点值得自豪了,接下来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恶鬼咆哮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怨毒,绿色眼珠像是恶狼死死盯着庚辰。

        庚辰平淡的盯着邪魂师,反正他只是一个分身,正好试一试银龙分身的极限,死了就叫本尊出来找场子,他的斗铠已经完成了,魂圣级战力这才是史莱克学院放姒穆清到处乱跑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