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七章灵台日月经

第一百九十七章灵台日月经

        姒穆清站在窗外,听着里面传来的朗朗读书声,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梁鼎恭敬的垂手立在他的身后。

        “干的不错!”姒穆清平淡的夸奖道。

        “全是主上教育有方。”梁鼎立刻回答,看他的表情一幅忠心耿耿的忠仆模样。

        姒穆清心中情感莫名,他传下了道德经、鬼谷子和孙子兵法,其他的如墨家、法家等等他只是简单陈述了一下基本的理念,至于儒家,他只留下了有教无类,因材施教的理念,至于其他的大宗族,周礼、复古之类的,去死吧!儒家只有教育这方面让人看得上眼。

        “我们要离开了。”姒穆清开口说道。

        梁鼎一惊,露出恋恋不舍的表情,道:“主上下一个落脚的城池是何地?请告诉弟子,请弟子先行为主上安排。”

        姒穆清神色漠然,对于这位弟子的好意全然不在心上:“你一个学纵横家的弟子又何必做此态?”

        “纵使是对君王毫无敬畏之心的纵横家也是有自己的道德底线的。”梁鼎默默说道,“何况主上欲收天下宗门于一家,订立规矩的理想,我等也是佩服,愿意为主上尽一份心力。”

        “哦!那让你辞去宗主之职你也肯了?”姒穆清侧着脸问道。

        “弟子自然愿意随侍主上左右。”梁鼎坚定的回答。

        姒穆清踏步离开:“下午我要看看他们的基本功。”他回到了一间房屋,古月娜、王秋儿、雪霏、凌落宸都在这里。

        “呦!大忙人回来了,你那个被你洗脑,对你恭恭敬敬的弟子呢?”王秋儿阴阳怪气道。

        “秋儿。”古月娜嗔怪道。

        “他走得是纵横家的路子,纵横家的杰出者,动以利害、巧辞服人,朝秦暮楚,事无定主,反复无常,划谋多从主观的政治要求出发。”姒穆清平淡解释道。

        “我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王秋儿纤细的食指戳了戳姒穆清的胸膛,“你一边说统一好,一边说百家争鸣好,你到底求个什么?他们的死活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没有。”姒穆清搂住古月娜盈盈如织不堪一握的纤腰,坐在她的身旁:“但有些事本就跟利益没有关系。”

        姒穆清眼帘低垂,让人看不清自己眸中流露的感情:“只是想留下家乡的痕迹。”

        “家乡?”凌落宸心中泛起怀疑,姒穆清的家乡不是星罗吗?这些高深的思想和星罗可没有半点关系。

        古月娜柳眉皱起,她没想到姒穆清会提到这一点,近乎明示自己不是这个位面的人了。

        雪霏打量姒穆清,她是知道其他位面和星辰存在的。

        姒穆清不是斗罗大陆原生居民这一点,古月娜她早就知道,只是不在乎罢了,这个宇宙有着数不清的位面,从另一个位面转世而来,保留记忆虽然罕见,但不是没有,一万年前的那个海神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只是姒穆清更特殊一点。

        姒穆清浅浅一笑,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早就不在乎自己外来者的身份暴露了,尤其是他看到龙族记录中的从他方位面转世的记录后,就更不在乎了,实在不行,回头扮演一波唐三和姬动的老乡就是。

        “给你们看看我的成果。”姒穆清忽然说道,食指一扣眉心。

        两个和姒穆清超像的人从他的身体中走出,金发金眸的他炽烈的黄金瞳熊熊燃烧,煌煌大日般沸腾炙热的气血不自然的压迫着凌落宸、雪儿的精神力。银发紫眸的姒穆清气息则更加的神秘,空旷冷漠的紫眸带着对世间一切的漠视,无形的元素之力臣服在他的身边。。

        古月娜眼神一凝,再也顾不得什么明示了,王秋儿手一用力,不小心捏碎了一个茶杯,雪霏眼皮狠狠跳了几下,凌落宸则目光转向古月娜和王秋儿,在气息上实在太像了。

        姒穆清将半位面的钥匙交给银发紫眸的姒穆清,带着古月娜、王秋儿、凌落宸、雪儿和金色的自己进入半位面。

        “你已经发现了?”古月娜眼神直直的看着金发金眸,气血如狼烟直冲天际的‘姒穆清’。

        “龙神血脉。”姒穆清懒洋洋的说,“我研究如何化龙、如何滋养魂魄时,最后成就了灵台日月经。”

        姒穆清两年中凭借影分身之术成功的研究出了类似身外化身,第二元神的能力,当然,灵台日月经的根本是为了吞吐日月星辰精华来滋养自身的魂魄。

        王秋儿脸上露出一个肆意兴奋的笑容,摩拳擦掌,这个走黄金龙血脉路线的姒穆清无疑更符合她的心意。

        “这是我的底牌,今天掀给你们看了!”姒穆清的话语让凌落宸心中微微一动,被信任的感觉盈满内心。

        “为了方便区分,银发的我叫庚辰,金发的我叫应龙。”姒穆清淡淡的说,“正好,我离去之后需要重新在暗处看一看这个宗门。”

        古月娜伸手捏了捏庚辰的皮肤,若有所思:“你在灵台日月经上遇到了什么问题?”

        她才不信姒穆清会无缘无故的展现一张底牌。

        姒穆清表情无奈,果然什么都瞒不过自家的老婆啊!

        应龙大踏步上前,右手化作龙爪,五指合拢,一记龙拳轰出。

        王秋儿眼神一亮,主动伸手接下应龙的一拳。

        “咦,这份力量,是魂宗?”王秋儿立刻说出自己的感受。

        “没错,分化出的分身境界比我低一镜,我是没办法解决了,只能集思广益,试一试了。”姒穆清目光看向古月娜,这里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古月娜了。

        姒穆清想要的不止是一尊力量一样的分身,他更想要的是三位一体的化身,不然也不会搞出一尊象征银龙和月华,一尊象征金龙和日曜。

        古月娜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问题,于是也一样陷入了沉思。

        雪霏扯扯姒穆清的衣袖:“你还没有告诉我们这部功法的原理呢?”

        姒穆清简简单单的陈述一遍修行口诀,又把自己的笔记拿出给众人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