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六章洗脑和戒律

第一百九十六章洗脑和戒律

        姒穆清等着梁鼎的回答,若是他不愿意,姒穆清也只能开杀戒了。

        这天下他不允许超出掌控的宗门。

        姒穆清凤眸中掠过一抹坚决的杀意。

        梁鼎心中莫名的感到一寒。

        “我答应了。”梁鼎沮丧吐出自己的回答,仿佛葬掉了自己所有的精气神。

        姒穆清笑容温和了些,果决的杀意收敛:“不要一幅失去未来的落魄样子,我不会一直待在这里,神剑宗依旧是是神剑宗,只是上面多了一个祖庭而已,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道门分宗了。”

        梁鼎苦笑,心中多了一抹振奋:“不知道前辈想做什么?”对于叫面前年纪明显小于他的姒穆清为前辈,他倒没有什么耻辱的想法,魂师界终究以实力为尊。

        姒穆清剑眉皱起,眸子凌厉的瞥向梁鼎。

        梁鼎终究是一方宗门的主人,立刻就改了口:“主上。”

        姒穆清满意的点点头:“去把宗门中所有弟子统统找来进行宣布,另外把所有的资料都给我准备好。”

        “没问题!”梁鼎恭敬地垂首,“你过来,听从主上的吩咐。主上,我先去准备资料了。”

        姒穆清冷淡的点头,梁鼎是不是有什么心思,他是不在乎的,他要是跑了,他接下来的工作说不定更方便。

        “主上,我叫蓝凤琴。”清秀的女孩怯生生地走到姒穆清面前。

        “你这样不行。”凌落宸背负着手走到他的身边,精致的五官中泛着愁意:“你走后他们依旧会恢复原样,甚至会不会认这个道门都说不定,天高皇帝远,他们完全不顾你的想法,你可以从学院中抽离一部分人手帮你。”

        “我知道,所以我需要认可我的理念之人,陪我一起行动。”姒穆清完全不在乎那些躲得远远的,“而且啊!落宸,你对于魂导系对于科技的研究了解不多吧!”

        “天高皇帝远?”姒穆清似笑非笑,“最多二十年,信息或者普通人可以轻松从极南到达极北。”

        姒穆清眼神示意蓝凤琴离开,蓝凤琴垂下眼帘,恭谨的行礼后,走到一个她听不见的地方,但可以随时被叫到的地方。

        古月娜和雪霏、王秋儿通透的眸子中都满是疑惑:“你不是打赢了?怎么他们还敢不听你的不成?”

        姒穆清笑了笑,没有和娜儿、秋儿、雪霏解释人类的复杂性,他实力强可不一定就能获得对方的忠诚,要恩威并施才行。

        “我是要对他们进行洗脑。”姒穆清用了一个不是特别好的词语,虽然他自己看来其实是帮助他们改造思想,不过结果都是差不多的。

        不论是凌落宸,还是王秋儿、雪霏、古月娜听到洗脑这个统统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

        “落宸、娜儿还有小雪儿,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魂师犯罪率居高不下?”姒穆清突然问出一个她们从没有想过的问题。

        “因为魂师力量不受约束。”凌落宸立刻回答道。

        姒穆清摇摇头这确实是魂师犯罪的原因,但不是根本。

        “国家的混乱,无法统一?”古月娜回答同样让姒穆清摇头,跟凌落宸的回答别无二致。

        王秋儿小脚狠狠踩住姒穆清的脚,用力碾了蹍:“别卖关子!赶紧说。”

        她最讨厌这种神神秘秘的神棍了,一幅赶紧来问我的表情让人讨厌死了。

        姒穆清笑容破碎,狠狠的瞪了王秋儿一眼,不过他的行为也仅限于此了:“是普遍的魂师高人一等的认知,是魂师们强者为尊的思维模式。”

        凌落宸、王秋儿、雪霏。古月娜很明显对姒穆清的说法很惊讶。

        “拥有力量,又有多少魂师是受过正规教育……”姒穆清说到这里卡了一下,因为他想到遍布三国的初级魂师学院,于是又改了口:“是有多少受过政治教育,有多少受过品德教育,基本上就是一群拥有力量的文盲。”

        姒穆清说话毫不客气。

        “文盲就太过分了!”凌落宸很不服,秀拳攥起。

        “那你说说,为什么历来三大帝国面对平民魂师中的佼佼者虽然选择拉拢,但往往是给予一个客卿或者高大上一点,护国斗罗的位置,高高捧起,从不让他们接触半点实权?”姒穆清半带嘲讽的说。

        凌落宸还没有回答,姒穆清自己就给出了答案:“因为治国也好,领兵也罢,都不是一个从未受过正统教育的泥腿子能办到的。”

        这世界上有几个朱重八呢?姒穆清眼神幽幽,华夏上下五千年也只有这么一个彻头彻尾的草莽英雄。

        “不说这个?继续说原因,魂师肆无忌惮,一来是没有确定的上升渠道,没有渠道,这些自持力量的魂师就沦为了危险分子,二来魂师修行和心境这种东西完全无关。”姒穆清说道这里无奈的摇摇头,简直跟他前世中那些希腊神话中神一样,就是一群永生不死、拥有力量,被放大了千万倍欲望的凡人。

        “约束,不能仅仅依靠法律使用暴力来约束,用道德来引导岂不更好,所以我讨厌戴家。”姒穆清说到戴家,脸上不可避免表现一抹厌恶。

        身为统治者当以身作则,帝国的权柄建立在力量上,建立在铁与血的杀伐上,这是所有皇帝都心知肚明的事实,但你不能赤裸裸的表现出来,一个可以弑兄杀弟的君主和一个兄友弟恭的皇帝谁都知道怎么选。

        “所以你要给他们洗脑?”古月娜怀疑道,“有用吗?”

        “试一试,正确的说法是改造思想,先定下戒律,一者敬让,孝养父母;二者克勤,忠于君王;三者不杀,慈救众生;四者不淫,正身处物;五者不盗,推义损己;六者不嗔,凶怒凌人;七者不诈,谄贼害善;八者不骄,傲忽至真。”姒穆清直接把前世道门的十诫拿出来用。

        “忠君?”凌落宸脸色古怪,这个词从独立于各大帝国的史莱克学院杰出的学生口中出现是不是太玄幻了,他们可是有必要就可以刺杀皇帝的人啊!

        而且宗门忠君,那更是一个笑话,各国,尤其是天斗皇帝从来都是依附于宗门之下,没有宗门的支持,天魂和斗灵的皇帝都不要想坐稳皇位。

        “是忠于国家,不过封建制,忍一忍了,也只能君国一体。”姒穆清耸耸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