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五章踢宗

第一百九十五章踢宗

        姒穆清在一家佣兵公会中看着上面高高挂起的任务。

        “龙族遗迹?”凌落宸话语中透出兴趣,“要不要一起去,这可是大型任务,不知道学院会不会派人来?最近这段时间有关龙族的遗迹发掘是越来越多了。”

        “不去。”姒穆清斩钉截铁的道,作为一个拥有龙族传承的魂师,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所谓的龙族遗迹是什么东西,无外乎是龙族的龙巢半位面,龙族祭祀英雄的神庙,封印敌人的祭坛这几种。

        然而哪一种对于他们来说都不是好去处,出现的龙巢那铁定是屠龙者搜刮过后的;神庙,龙族可没有在里面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祭坛,一个不好,打破封印,里面的东西没死,他们就要死了,姒穆清看到封印记录里就有虚空巨蟒这种天生操控空间,生来就是神级的生物。

        所以这两年中,姒穆清听到过各种龙族遗迹的传闻,只不过他都没有理会罢了。

        古月娜心中悲凉万分,曾经龙神的威严从高高在上的神座中辐射出去,极盛的龙族文明如美丽的繁花盛开在各个星辰中,苍茫的星宇中真龙矢矫,翡翠真龙跨越空间,勾连位面,五大龙王征战四方,光暗两位龙王联手稳定内部,那是辉煌而璀璨的年代。

        姒穆清伸手用力捏了捏古月娜此刻冰凉的玉手,古月娜收起自己的个人情绪,脸上露出一抹美丽的笑颜。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凌落宸目光若有所思的看了古月娜一眼,雪霏精致的五官上露出无所谓的表情。

        “天魂是宗门的国家。”姒穆清嘴角扯出一个肆意的笑容,“正好我想建一个宗门。”

        凌落宸跟不上姒穆清的脑回路,不是要做佣兵游览大陆吗?怎么又要建立宗门了,倒是古月娜理解了姒穆清的想法。

        “唐门怎么办?”雪霏问出一个问题,“你还是唐门的弟子呢?”

        “没问题。”姒穆清早就想到解决办法了,“小雅姐,已经答应我了,可以另立宗门,毕竟唐门先祖唐三身为昊天宗弟子还立下了唐门呢,有着先例,小雅姐也不会为难我。”

        “走吧!”姒穆清气势汹汹的带着雪霏、凌落宸朝着城内的一家宗门走去。

        “你这是要抢他们的宗门驻地?”凌落宸好看的细眉微蹙,很是不喜这种强盗行为。

        “我又不是强盗。”姒穆清撇撇嘴,他只是要效仿一下孔老夫子和唐玄奘而已。

        “就这一家了。”姒穆清目光不屑,“神剑宗,好大的口气!雪儿,走。咱们两师徒看看他们是不是配的上神剑二字。”

        姒穆清牧星剑出鞘,直接劈开了大门。

        “姒穆清前来领教神剑宗绝学。”声音在魂力的鼓荡下远远传开。

        一群神剑宗弟子面色难看,什么领教,不就是踢宗吗!

        “哪里的无名小辈胆敢来我神剑宗放肆!”一身青衣的青年从人群中走出,气愤不已,身后一柄青刚剑落在他的手中,四个魂环环绕在剑上,第一魂环大亮。四道剑影飞出,刺向姒穆清。

        姒穆清满眼的无聊,牧星剑自动飞回他的掌中,五道剑气劈出,剑影破碎,一道剑气砍向青年。

        青年一个懒驴打滚,避开剑气,森寒剑气深深没入青石中。

        “退下吧!你不是我的对手。”姒穆清好言好语的劝道,但在年轻气盛的青年看来这就是赤裸裸的羞辱了。

        古月娜、凌落宸和雪儿在后面看戏。

        “他这是要踩着这家宗门为自己的宗门打响名声?”凌落宸猜测着姒穆清的想法。

        古月娜似笑非笑:“他怎么会干这么没效率的事情,他要的应该是千宗百脉尽出我门。”

        “什么?”凌落宸张大樱桃小口。

        雪儿一脸若有所思:“我常听穆清哥哥一直说要建立秩序,宗门应该归于一种统一的秩序中,昔日本体宗。”

        “想必这就穆清哥哥想出的方法,成天下宗门之源头,万千魂师之师祖,以此来约束天下的宗门,调停宗门的纷争。”

        古月娜点点头,这确实是他会想的方法,不是小打小闹,而是以恩德和武力来约束,制定秩序。

        在她们讨论时,姒穆清已经面对这个宗门的最强者。

        “小子,你想过输在我手会是什么结果吗?”丰神俊朗的中年男子目光阴沉。

        “死,或者生不如死?”姒穆清歪着头,显然一点没有放在心上,在调查过后,知己知彼,他自信自己一定不会输。

        男子身上六个魂环升起,一声历喝,一柄纤细的软剑像是毒蛇一样窜起:“死来!”

        姒穆清牧星剑大亮,斩出一道炽烈夺目的剑气,剑器舞动。

        双方交手,剑气魂力的余波让神剑宗门人连连后退。

        “宗主必胜!”一个鼻青脸肿的宗门弟子给自己不断打气。

        姒穆清调查过,这个宗门大错没有,所以也就没有动手杀人。

        牧星剑爆发出可怖的能量波动。

        “我自认为小心谨慎,一生从没有行差踏错,你又为何来找我麻烦?”宗主在交击时问姒穆清。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是来找麻烦,而不是来送机缘的?梁宗主。”姒穆清轻松的反问梁宗主。

        姒穆清的话让梁宗主气极反笑,送机缘,要先踢宗吗?

        “胡说八道!看来我也不能太仁慈了。”梁鼎恶狠狠的说。

        第六魂环发亮,剑流星。

        一道道剑光如天空坠落的流星。

        姒穆清自进入这里就一直保持着轻松写意的笑容,牧星剑抬起,剑诀爆发。

        帝动星驰,列宿成垣。

        浩瀚的星辰之力轰然爆发,三百六十五颗星辰烨烨生辉。

        璀璨浩渺的三垣二十八星宿浮现,剑流星如同微弱的火花坠入永恒的黑暗。

        梁鼎目光惊骇,这是他第一见到这样的剑诀,非是魂技之威,而是掌中之剑的力量,爆发出了远远超过他的威力,一时之间他竟有目眩神迷的感觉。

        姒穆清一式起手式后又是一剑。

        紫薇坐命,辅弼之功。

        牧星剑沉重的落下,冰凉的剑锋上耀眼的星光。

        梁鼎掌中的软剑刺出,第五魂技,剑蛇网。

        一张柔软的魂力大网被软剑铺洒。

        清亮的剑刃势如破竹,剑尖抵着梁鼎的眉宇。

        “宗主,你输了!”姒穆清手握着剑柄,淡然的宣布。

        神剑宗弟子看见自己敬若神明的宗主失败,满目都是不可置信。

        “不!这不可能!”一个弟子举着宽厚重剑朝姒穆清砍来。

        “胡闹!”梁鼎左手一挥,魂力挡下年轻弟子。

        “阁下想要什么,请尽管道来,我宗必然竭尽全力满足,只要你不伤害我门下的这些弟子。”梁鼎输了很快认清现实,非常光棍,这就是个赢家通吃的时代。

        姒穆清就喜欢这种识时务,重情义的人。

        “我立宗门,你们神剑宗就编入我宗门中,如何?”姒穆清手中之剑随着话语的说出微微用力,以示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