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九章隐情?

第一百八十九章隐情?

        第九百三十一剑,姒穆清剑光一绕,数百道纤细如针的剑气从讯狼魂王的窍穴中刺入,注入经脉中,封锁了他的魂力。

        “老老实实待着,不然你就准备死吧!”姒穆清声音毫无起伏,他用了九百剑活捉了这魂王,因为说不定可以从他口中问出什么信息。

        姒穆清看向周围的战场,贝贝已经占据了上风,胜利只是时间问题,唐雅短时间内没有问题,至于雪儿,咦,这是人都跑干净了。

        雪儿深蓝色的剑芒干净利落,干净透明的眸子中满是无奈,她剑术再高超,架不住自己的敌人一心想要逃跑。

        “铁血丹心,傲骨长存?这名字真是恰如其分。”姒穆清满含讽意,斜看着迅狼魂王。

        雪儿气馁的回到姒穆清身前,不超过十个魂师在身后呻吟。

        “没事,是我的问题,把他们吓到了。”姒穆清摸了摸雪儿柔顺的银发,以示安慰。

        姒穆清忽然拔剑,一声高亢虚幻的龙吟声在剑中回荡,剑光矫矢如游龙,迅捷如惊鸿,插入唐雅和魂帝的战斗中。

        不得不说,在剑心的辅助下,姒穆清敏锐的抓住了铁力稍纵即逝的破绽,魂技和魂力转换中的不谐。

        精粹凝练的剑气轻而易举的破开铁力坚韧的皮毛,鲜血从伤口中流出。

        唐雅果断出手,天女散花,各种淬毒的暗器像是飞舞的蝴蝶,沿着诡异的路线扑向铁力的伤口。

        “该死!”铁力暗骂废物,一个魂王对付魂宗居然被人生擒,不过小丫头的行为有些诡异,还是避开这些暗器为妙。

        姒穆清的剑诀一变,九道炽烈如火的剑气轰向铁力。

        剑气凝练成丝线般纤细,切开空气,用一种可怖的速度从四面八方斩向铁力。

        铁力暗骂一声,这小子的攻击怎么和正常魂师完全不一样,谁家魂技可以连发,当魂技没有cd吗!这种等级的锋利和凝练的攻击纵使是魂帝也不能无视,可以破开他的防御。而且这个新来的魂师难受死了,他的每一剑都斩在他最难受的地方。

        姒穆清身体飘逸的倒退,一点也不着急。

        战斗,要么通过碾压的力量,出奇的策略和扎实的基本功一瞬间分出战斗,要么就是一场持久战,是耐心和仔细的比拼。

        眼前的铁力,不论是基本功还是战斗策略在姒穆清的眼中通通不值一提,全是破绽,他要是有魂帝级的魂力,三剑之内就可以取他人头,百剑就可以生擒他。

        不过现在占据压倒性力量的人是对方,姒穆清和唐雅也只能出奇制胜了。

        姒穆清牵制,正面承担了铁力的大部分压力,唐雅游击,贝贝在把用鞭的魂王电的四肢抽搐,口吐白沫,失去反抗能力后,也参加入对铁力的围攻,然后皮糙肉厚的贝贝就承担了mt的任务。

        如同狼群围猎水牛,姒穆清和唐雅一点点放着水牛的力气。

        这时,雪儿来到铁血宗后面,堵住了准备逃跑的铁唐。

        铁唐丑陋的面容上扭曲成一个凶恶无比的表情,试图吓退这个粉嫩小女孩。

        雪儿蔚蓝的眸子如极北之地万古不变的寒冰,保持着永恒的冰冷和荒芜。

        寒气凌冽,深远幽寂的剑意顺着冰极无双的剑锋落下。

        铁唐毫无知觉的倒飞出去,原地保持着坚硬的两条小腿。

        “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否则,死。”雪儿冷漠无情而毫无起伏的声线进入铁唐的耳朵。

        铁力跪倒在地,浑身上下剑痕累累,黑色的鲜血溢出,滴落在青石砖上,发出滋滋的声音。

        姒穆清深呼吸,恢复体力和魂力,毫无疑问,作为主要输出手,他的消耗是三人中最大的一个。

        贝贝和姒穆清同时看向门外,战靴和长柄兵器敲打在道路上的声音已经被他们敏锐的听觉洞察。

        “怎么了?”唐雅大仇得报的喜悦满溢内心,然后就看见了贝贝和姒穆清凝重的表情,柳眉微蹙。

        “是天魂帝国驻扎在天斗城的军队逐渐包围这里,还真是巧合!”姒穆清漫不经心的说,“贝贝,你去找他们交涉,亮出监察团的身份。”

        贝贝点头,踏步走出铁血宗。

        “好用吗?”唐雅疑惑道。

        “好用,尤其是现在监察团刚刚用鲜血证明了自己的威慑时,这时候不会有人想要再刺激内院。”姒穆清轻松的说,看着拽着铁唐的雪儿,露出满意的笑容。

        “雪儿,你果然了解我。”姒穆清从雪儿手接过麻木的铁唐,拿出一块软糖作为她的奖励。

        雪儿撕开糖纸,放入嘴中,草莓味的,雪儿惬意的眯起眸子,甜甜的味道顺着口腔满溢在心中。

        接下来的场景少儿不宜,姒穆清就不让雪儿看了,找了间宽敞的屋子,把铁唐丢进去后就闭上大门,把自己关了进去。

        “他想干嘛?”大仇得报的唐雅疑惑的自言自语。

        “审讯。”被糖果融化了锋锐冰冷气质的雪儿简洁的吐出姒穆清的目的。

        唐雅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必要,为了财富吗?

        沉默的屋子中没有丝毫的声音发出。

        唐雅活泼的性子极其不适应这种气氛,刚刚想找雪儿谈话,就被她身上冰冷锋锐的气质逼退了。

        吱呀一声,姒穆清推门出来,手里拿着张手帕,擦着手。

        “你问出什么了?”唐雅舒了一口气,赶紧跑到姒穆清面前问道。

        “没有。”姒穆清想到铁唐说出的一点点残破信息,有点头疼,只能确定唐门的灭亡确实是有隐情,不过现在不适合跟唐雅说,还是让她开心一段时间后再说。

        于是,姒穆清伸了个懒腰:“小雅姐,现在我们该回去了。”

        “解决了?公权私用的感受怎么样?”姒穆清对回来的贝贝问道。

        “解决了。”贝贝一脸淡然温和的表情,“还不错。”

        贝贝丢过眼神,问他问出了什么?

        唐门灭亡有隐情,姒穆清把话语送入贝贝心底。

        “接下来我们去把铁血宗的财产都没收之后就回去吧!”回去再详细说。姒穆清告诉贝贝。

        “没问题。”贝贝一语双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