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七章出发

第一百八十七章出发

        姒穆清解释完后,喝了口水,润了润干燥的嗓子。

        张乐萱死死的沉默着,蝶翼般的睫毛颤抖着。

        龙神之心给出了回复,理论上可行。姒穆清放下心中的部分担忧。

        他左手握拳托着下巴,对着张乐萱说:“你要不信我可以教你第一层,试试就知道了。”

        第二层以后没有测试过,不能教,但第一层没问题。姒穆清在心中想道。

        张乐萱回过神,木然的回答:“不用了。”

        “你先回去吧!”张乐萱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些受不了刺激,还是先缓缓吧!

        “唉!”姒穆清声音上扬。

        “我还想借此提纯血脉呢…”姒穆清话还没说完,就被张乐萱推搡着送出了门外。

        张乐萱迅速的关上了门,转过身背部倚在门上,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一缕墨玉般的秀发垂落在她身前深邃的山谷中。

        姒穆清无奈地看着闭合的大门,修行出现意外,怪他喽!

        在叫了几声门后,依旧没有回答后,姒穆清转身回自己的家里。

        姒穆清脚步快速的回到自己家外面,然后止住了脚步:“久久?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我就住在你隔壁啊!”许久久笑了笑,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房屋。

        姒穆清记得那是一位学姐的住处来着,不过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多多关照。”说完后姒穆清就回到了屋中。

        雪儿纯白的长发在黑暗中显眼无比,姒穆清一眼就关注住到了她。

        “呦!小可爱怎么还没有睡?”姒穆清打开灯,明亮的灯光照耀,他的话语一下子卡住了,雪儿嘟着嘴唇抱着一柄深蓝色长剑睡得正香,柔软的脸颊枕在剑上,雪白的长发自由的散落在剑和沙发上。

        “唔,秋儿那丫头回来也不知道把你抱回自己房间。”姒穆清抱怨道,看着雪儿可爱的睡颜,他没忍心叫醒她。

        这一点姒穆清就错怪王秋儿了,她回来时,雪儿还没有睡呢!

        姒穆清双手轻轻抱起雪儿准备送回房里,雪儿扭了扭身子,换了舒服的姿势在他怀里继续睡。

        他看着雪儿安心的睡颜满意的笑了笑,想当初这小丫头睡觉时,谁碰她都是直接一记大寒无雪。

        姒穆清把雪儿放在柔软的羊羔绒床上,给她盖好被子,转身带上了门,离开了。

        黑暗中一双蔚蓝的大眼睛睁开,然后又合上,沉沉睡去。

        姒穆清盘膝在自己的床上,认真研究天地长生策。

        接下来的两天中,姒穆清一边教雪儿剑道,一边研究天地长生策。

        到了出发那天,姒穆清带着雪儿和唐雅、贝贝汇合。

        “师弟,我怎么感觉你和之前不一样了?”唐雅一见面就围着姒穆清转悠,实在是他的变化太大了。

        逐渐蓄起的头发不提,那股子勃勃生机,简直就给人一株生命系的植物魂兽的感觉,还有身上自然散发的清香令人心旷神怡。

        唐雅不自觉的深吸,然后羡慕的问道:“穆清啊!你这香水是哪里买的,能不能介绍给我?”

        “香水?”姒穆清疑惑的说道,随即想起了自己身上因为修行天地长生策,身体中无瑕无垢而诞生的清香。

        “这个没有卖的,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身上才环绕着香气。”姒穆清无奈的摊开手。

        雪儿如同一个冰雪娃娃一样,乖巧的站在姒穆清身边,右手握住姒穆清的左手。

        唐雅失望的低下头,既然他都说是特殊原因,她也不会那么没眼色去问姒穆清。

        唐雅很快又振奋了精神,兴致勃勃,或者说复仇在即,所以精神亢奋的上路了。

        “我来介绍一下,我的敌人,那是一个叫铁血宗的不入流宗门,宗门有近两百人,宗主名叫铁力,魂帝,两位宗门长老都是魂王,少宗主铁唐,魂宗,除此之外都是些一二环的魂师不值一提。”

        “魂帝?”姒穆清摸了摸下巴,“师姐,宗门拥有魂帝,在魂师界再怎么说也称不上不入流吧!”

        姒穆清有点难以置信。

        “宗门的实力不止看顶尖实力,中间实力和底层实力也同样很重要,一个魂帝,两个魂王魂师总数两百人太少了。”贝贝对姒穆清解释道。

        “魂帝?小雅姐你打算怎么解决?”姒穆清又提出一个问题,面对魂帝,他保命没问题,但要杀了对方肯定做不到,这是魂力上的绝对差距。

        贝贝闻言,也一样看向唐雅,这也是他一直劝阻唐雅的原因。

        “我准备了丧魂散。”唐雅见状,也只得掀开了自己的底牌给大家鼓舞信心,不然小师弟肯定不会和她去,会直接动手打晕,带回史莱克城,然后把她绑起来。

        丧魂散,药篇中记载的毒药之一,由至少三种毒物混合提炼而成,魂圣之下没有解药,必然会痛苦无比的死去。

        “你这是恨到家了!”姒穆清感叹道。

        雪儿冷冽的目光投向姒穆清,姒穆清见状后,解释道:“在药篇中丧魂散不是毒性最强的,也不是发作最迅猛的,更不是最难解的,它是让人死的最痛苦的。”

        “中毒者的感官会放大千百倍,然后感受到无比的痒,亲手把自己的皮肤挠的血淋淋,在无比的痛和痒中死去。”姒穆清觉得自己语言表达能力实在弱了些,完全没有生动的表现出这种毒药的狠毒之处。

        贝贝点点头,貌似放下心。

        “正好现在都在我教你认识药材,辨识药性,这样以后总不至于把春药当毒药或者补药一起吃。”姒穆清拿出株株草药,让雪儿一点点辨识。

        不得不说,冰火两仪眼是姒穆清绝对的宝地,他从那里带走七株仙草,还顺手牵羊,薅了一大笔财富,幽幽只说能带走七株仙品,可没说其他不入仙品的植物,而且有些仙品纯粹是依靠年份堆起来,姒穆清的搜刮,让幽幽这没有眼睛的都要哭了。

        “玉灵藤,通体洁白如玉,可以依靠藤蔓中的丝线的颜色和数量确定年份,这一株玉灵藤有四条银丝,四千年的年份。”雪儿一眼望过去就轻松无比的说出答案。

        “很好,这是熬制玉灵膏的主材,今天晚上你自己熬制玉灵膏,用来壮骨补血益气。”姒穆清顺手把任务交给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