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六章天地长生策

第一百八十六章天地长生策

        姒穆清收拾了一顿秋儿后,神清气爽的来到张乐萱的家中。

        “萱姐姐好啊!”姒穆清一如往常的打着招呼。

        张乐萱身上带着淡淡的麝香,清亮的眸子注视着姒穆清。

        “萱姐姐,你不会忘了吧?”姒穆清神态自若的挤进张乐萱的家里,“你答应我要助我修行的。”

        “这个时间?”张乐萱望着夜空中的高悬的玉盘有些犹豫。

        “就是现在是满月,所以我才来的。”姒穆清一脸的淡然,环境对于武魂有加成,说不定对于他的修行也有帮助。

        “你需要什么准备吗?”张乐萱强横的魂力波动,催动武魂。

        姒穆清检查了一遍身体后说道:“开始吧!”

        他盘膝坐下,运转长生诀。

        张乐萱的七个魂环依次亮起,月华倾泄,荒芜冰冷的月光镀在地板、桌子、沙发的表面。

        带着丝丝寒意的月华入侵到姒穆清的皮肤肌肉骨骼中,冻结他的气血、魂力和精神。

        姒穆清腰间的牧星剑一声震鸣,璀璨的碧绿光华注入到姒穆清的体内,神兵有灵,自动护主。

        涓涓流淌的生命之力唤醒姒穆清在月华中渐渐沉寂的气血。

        姒穆清心中有点无奈,这种好事,却阻碍了他的计划,姒穆清正打算阻止时,一个意外的变化让他停住了手。

        生命之力汇入他的魂力中,一点点翠绿的光点进入他丹田中的武魂中,丹田中的武魂转化出的剑气中锋锐凌厉的性质多了一抹生生不息的味道。

        牧星剑自动出鞘,剑尖朝下悬浮在姒穆清面前。

        张乐萱黛眉微蹙,姒穆清无惧她攻击的原因在于银龙血脉,跟牧星剑可没关系,这种意外?张乐萱犹豫是否要阻止。

        牧星剑长吟,一道幻影放大笼罩住姒穆清盘膝而坐的身体。

        张乐萱眼睛中出现呆滞的神色,这道幻影只要去过内院医疗室的魂师都会很熟悉,这分明就是那位魂圣和庄老的武魂生命之树。可姒穆清的武魂不是牧星剑和银龙吗?怎么展现出了生命之树的姿态?不过这株青树和生命之树也有些不同,有一种永存不灭的气机。

        青色的大树伸展之间,已经占据了整座客厅,源源不断的元气被吞纳成了最本源的生机,落入下方姒穆清的体内。

        姒穆清现在的情况他很熟悉,不熟悉也不行,每隔一段时间他就要入梦,经历一段重复的记忆,不过这一次他发现情况有些不同,因为他没有成为一条真龙,而是一棵树,天地根,玄牝。

        青色的大树立于星域之间,日月星辰环绕其上,狂暴炽热的大日精华,阴寒彻骨的太阴之露,浓郁到实质的星光精华被大树吞纳入体内,一滴翡翠般晶莹剔透的露水从大树上滴落入一颗恒星中。

        刹那间,无形的律动在恒星中扩散,一缕缕火焰成为精灵睁开懵懂的眼睛好奇的望着眼前火焰的世界,他们在火焰中诞生,以火焰为生,死后也归于火焰。

        姒穆清看着时光在自己眼中飞速的快进,恒星上的火焰生命从懵懂野蛮的时代走出,建立起璀璨繁华的文明,最后又毁于时光中,只剩一片断壁残垣证明他们来过这宇宙。

        一种惆怅的心情环绕在姒穆清的心上,然后就被他的剑意斩灭,他很快就恢复心境,认真的记忆玄牝体内的能量运转路线,不论这份记忆从何而来,但它本身就是一份机缘。

        复杂的能量运转路线似乎本身就与天地间的某种大道相合,姒穆清表示他根本记不住,这跟记忆力没有关系,纯粹是境界不足,关键是他现在根本不能用龙神之心来进行记忆。

        姒穆清牙很疼,心很累,很想哭,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让你进入金银堆山的宝库中随便拿,结果只能用手拿来的更悲哀的吗?他想拿集装箱来装啊!

        姒穆清一咬牙,开始用自己理解的皮毛和长生诀融合,以天地根为终极目标进行推演。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以此为核心,全新的天地长生策出现了,共分九层,绵绵生机,浩浩荡荡。

        姒穆清从记忆的幻境中被丢了出来,睁开双眼,紫色瞳孔中有生生不息的剑光流转,浑身的锐利感被一股勃勃生机掩盖,就像一株幼小的生命之树,抽根发芽。

        一双美丽剔透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目光中透着担忧。

        “穆清,你现在怎么样?”张乐萱一只纤纤玉手死死的抓住牧星剑,牧星剑彷如一个鲜活的生命,在她的手里挣扎,欲要脱手而出。

        “没事,我很好,非常好。”姒穆清重复了两遍很好后忽然挥手斩下了自己的左臂。

        鲜红的血液喷涌,带着淡淡的清香。

        张乐萱被姒穆清的行为吓了一跳:“穆清你干什么!”

        反应过来后,张乐萱松开抓住牧星剑的玉手,一只手把姒穆清落在地上的手臂拿起,一只手按住姒穆清的右手防止他的自残行为,这哪里好了,根本是精神上出问题了。

        “萱姐姐,别急。”姒穆清神态若若,脚下用力,站在原地,拽住着急的张乐萱。

        “先把手臂给我,我接上再跟你详细解释原因。”姒穆清目光撇着自己的手臂,他可不想做杨过。

        张乐萱似信非信,表示她要亲手操作。

        姒穆清也无所谓,让她把手臂对准伤口,一阵浓郁的生机光华覆盖在伤口处,伤口迅速的愈合,最后没有留下丝毫的伤痕。

        “这是?”超出认知的场景,让张乐萱眼神一片呆滞。

        姒穆清握了握左手的五指,挥出一拳,确定自己的左臂没有丝毫问题之后,就用火焰将自己洒落在地上的血液焚烧干净。

        “你什么时候拥有治愈系魂技了?”张乐萱想了半天,也只想到这个可能性。

        “不是魂技,是功法。”姒穆清认真的对张乐萱解释自己在刚刚的记忆中的收获,天地长生策,第一层就可以做到断肢重愈生生不息的能力,只要不把头砍下来,他都可以恢复过来。

        姒穆清一边解释,一边暂停龙神之心所有的推演工作,全力验证天地长生策的正确与否,看一看有无缺漏,有无方向的偏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