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五章剑道两境

第一百八十五章剑道两境

        姒穆清去浴室放了一盆热水,为雪儿淬体做准备。

        在雪儿忙着将魂力转化为剑气之时。

        姒穆清试了试水温后,确定水温正好后,就回到了客厅。

        他看到雪儿原本清冷的气质越发冰冷,白皙的肌肤如雪一样纯白,似冰一样透明。

        姒穆清皱了皱眉,他看出雪儿已经完成了剑气的转化,开始准备开脉冲穴,于是干脆用精神沟通唤醒雪儿。

        冰雪一样透明、冷漠的雪儿睁开双眼,平静如水的目光看向姒穆清,透出询问的意味。

        “过犹不及。”姒穆清简单的说出原因,然后开始讲解剑修的路子。

        “我在你的丹田中种下了一缕剑气,那就是你的根基。”姒穆清说到这有些不喜,秘法终究只是初创,没有办法凭空让没有剑武魂的人转化剑气。

        “你借助这一缕剑气蕴养属于你自己的剑气,开脉冲穴,塑造剑骨剑体。”

        “剑骨剑体有什么好处?”雪儿声音如寒玉,微透冷意。

        “比较耐打,耐抗,不容易死。”姒穆清总结道。

        “等你的剑骨剑体塑造完成后,就到了用剑气淬炼自己的本命剑器的时候,直到你成就魂核。”姒穆清说到这里声音顿了一下,到那时成就的还可以叫魂核吗?姒穆清想到。

        “本命剑器就在那时也淬炼完成,本命剑器在手,战力可以提升数倍。”这一条路就是他借助龙神之心推演出的剑修之路。

        “但这只是法,不是道。”姒穆清吐出一口浊气,神色肃穆而庄严。

        在完成剑气转化后,冷漠如玉石的雪儿在这时,背脊也微微挺直,洗耳恭听。

        姒穆清满意的看着眼前现在如冰雪一样透明的女孩。

        “你现在应该也发现了,在修行剑修秘法后,你应该已经发现了,剑修是重视心灵的修行,心灵的纯净对于剑修来说是一切的根基,练剑就要先铸心。”

        雪儿微点下颌,魂力尽数转化为剑气时,她就感觉到自己渐渐的冰冷,心中渐渐不起波澜,诸多杂念被剑意斩去。

        “剑道,目前为止,我只总结出两境,斩凡尘,叩剑心。”姒穆清懒散的气质消散得无影无踪,锋利的剑意透体而出。

        雪儿双目刺痛,不自觉的闭上眼睛,然后又强迫自己睁开眼睛直视姒穆清。

        “斩凡尘,目的是找到自我,打造一颗玲珑剔透的水晶之心,认清真正的自我,达到剑出无悔的心境,剑修你就入门了。”

        “剑出无悔?”心中平静的雪儿瞬间就抓到了重点。

        “对,明白你为什么出剑,出剑有什么后果,想要达到什么后果,你的每一剑都毫无迟疑时,你就完成了心灵的纯净,斩掉了心中的凡尘。”姒穆清说到这里,不可抑制的叹息一声,他已经想到自己的剑道传播开,一定会有绝情绝欲之人,为了求得上乘剑道,杀父杀母杀妻杀子杀师杀友,铸就一颗无上杀心。

        雪儿闻言,叩问自己,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第二境,叩剑心,这是对于人生,对于过去,对于自己的总结,以此升华出属于自己的剑道。”

        “这一条剑道,只能自己踏出来,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你,千人千心,每个人的性格经历不同,属于自己的剑道也不同。”

        “有人修天剑,以天地万物,草木花草为剑;有人修魔剑,凝滞时空,灭绝万物生机;有人修仙剑,天地为剑鞘,己身为剑;有人修帝剑,山河日月为剑,万民苍生亦是帝剑;有人修心剑,心无限,道无穷……”

        “踏入了这一境,你的剑道才是真正的登堂入室,你的剑才有了道,没有踏入这一境的用剑者不过是在剑道的大门外打转。”姒穆清一句话傲视了斗罗大陆上所有人。

        “你可真傲气!”王秋儿的话语在门外传来,手里提着一大堆的药材。

        姒穆清没有反驳,剑修论剑从来是打出来,杀出来,他要定剑道的境界,未来直接挑了所有用剑的魂师,那时他的剑道境界划分就是最权威的。

        他从王秋儿手里拿过药材一边来到浴室,一边分门别类,手臂变成龙爪,一团火焰升腾,药材融化成各种药液,注入浴缸中。

        “雪儿,你以后和我学药理,这种药液你自己做。”姒穆清看着纯青色的药液渲染整片清水。

        雪儿脱下衣衫,赤裸着身体进入浴缸,水面上露出浑圆的香肩。

        “剑修的真意在于一剑破万法。”姒穆清毫无顾忌站在一旁,毫无保留对雪儿传授剑道。

        “这里的剑,核心就在于剑意,最精粹明艳的剑意是世界上最锋利的精神念力,可以洞穿脆弱的魂力防御。”姒穆清说完,望向王秋儿,无形的锋锐剑意透过目光攻向王秋儿。

        正在收拾剩下药材的王秋儿汗毛倒立,黄金感知疯狂预警,危险的气息让王秋儿回头一拳轰向姒穆清。

        浓烈的拳劲轰出,姒穆清同样伸出龙化的手臂,五根指爪握拳,对上王秋儿。

        只不过姒穆清的说是拳,更像是剑,锋锐的剑气从手臂中爆发。

        双拳对轰,王秋儿的衣袖寸寸撕裂,露出了洁白无瑕的手臂。

        一缕金色秀发在王秋儿眼前缓缓飘落,寒光在黄金瞳中迸射。

        “你的剑意已经能干涉物质了?”王秋儿心疼的说,她的一件衣服又毁掉了。

        “我倾尽全力也就斩下了一缕秀发。”姒穆清貌似无奈实则得意的说道。

        “哼!”王秋儿冷哼一声,回去换衣服了。

        “剑修的一剑破万法,就是通过精粹凝练到极点的剑意混合天地元气斩出一往无前的剑气。”姒穆清悠悠说出自己最后一点领悟。

        “水变成淡青色时,你就可以去休息了,不需要修行魂力,好好睡一觉,让你的身体适应一下。”

        姒穆清的通明剑心中告诉了王秋儿已经气势冲冲的来找他了。

        打赢王秋儿后,他就去找张乐萱,总算可以借助张乐萱的武魂进行修行了。

        姒穆清已经把修行做好了预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