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四章秘法

第一百八十四章秘法

        “久久,你就和霍雨浩和萱姐姐一起研究基础功法吧!”姒穆清说完,指着霍雨浩后就离开了,留下金发的美女和霍雨浩两两对视。

        姒穆清手遮着嘴,打了个哈欠,困死了。

        他走在林间的小路上,一脸的疲惫。

        “穆清。”贝贝笑容可掬。

        “你的笑容告诉我你在打什么鬼主意?”姒穆清一双凤眸中目光瞬间凌厉。

        “怎么是鬼主意呢?”贝贝手臂搭在姒穆清的肩膀上,“小雅想要去天魂城,先拿回曾经的宗门驻地。”

        “所以你来找我做打手?”姒穆清一口说出贝贝的打算,“雨浩,王冬呢?他们也要去吗?”

        “当然不是,他们还太小,这杀人的活计他们不适合。”

        姒穆清闻言,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什么意思!难道他就很适合这种杀人的活?他比那两个小鬼年纪还要小一些。

        “怎么你觉得我的话有什么问题吗?”贝贝对于姒穆清阴沉的脸色不明所以。

        走剑道之路的人都是对自己自信无比,且注定了一生杀伐不断的未来,握剑的手松开的时候就是死亡的时候。

        姒穆清在走这一条路时,心中就有预料,他会成为一个杀才,但不是每个人都心甘情愿的做杀才。

        “未来唐门的驻地还是在天魂城?”姒穆清转移话题,虽说他废掉了唐门所有的功法,但不说药篇的帮助,他正在借助紫极魔瞳、玄玉手的功法摸索的属于自己的炼体功法,单凭这一点他就不会对唐门熟视无睹。

        “小雅是想先复仇,至于驻地在哪里倒是无所谓,重要的是人,复仇之后,小雅想要正式开始招收弟子。”贝贝看着姒穆清,“你呢?要一起来吗?”

        “不了,教徒弟不适合我。”姒穆清直接拒绝,他自己的剑道还没有完成,教什么徒弟,不怕误人子弟吗?

        “什么时候出发去天魂城?”姒穆清想了想,觉得雪儿在学院里呆的太久了,不如带着她一起出去走走。

        “三天后,记得请假。”贝贝说完后,就干脆离开了。

        “这就走了?”姒穆清翻了个白眼,也回到了家里。

        “穆清哥哥,你能教我剑道吗?”雪儿灵巧而迅捷的跳到姒穆清面前,撒娇道。

        “你怎么会想学这个?”姒穆清左手轻抚雪儿的头顶。

        “为了力量。”雪儿认真严肃的回答。

        姒穆清抱起雪儿,坐在沙发上,王秋儿拿着粉色毛巾,擦着秀发从浴室中走出:“你就说教不教,犹豫什么?”

        “还是说你担心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姒穆清丢个不屑的眼神给王秋儿:“徒弟超越师傅,这是值得开心的事情,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可是为师者最大的成就。”

        “我在想雪儿就是要学我的剑法,还是和我一样做个剑修?”姒穆清下意识的揉着雪儿柔软的脸蛋。

        “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雪儿模糊不清的问道。

        “前一种就是用剑作为兵器,没啥特殊的,后一种激发出自己体内最大程度的力量,前者千百万剑,我只需要一剑就可抵之,当然有一得必有一失,会失去很多。”

        姒穆清想到自己操纵起来越来越不顺手的各种属性元气,要知道他可是银龙血脉拥有者,加上武魂,元素亲和力也就比真正的银龙差了,然而现在元素操纵那是越来越不方便,不是亲和力和操纵力下降了,而是他体内的剑气根本不适合用来撬动元气。

        “代价是什么?”王秋儿晾上毛巾,好奇的问道。

        她也很好奇,剑修失去了什么,知道了这个她说不定可以反超姒穆清,把他按在地上摩擦,这是她一个小小的目标。

        姒穆清直接展示给她们看,反正他也因此获得了足够的回报。

        一层水御循环着覆盖在了王秋儿身上。

        王秋儿气血和魂力骤然爆发,从内部打碎了水御:“你这是防御?明明是攻击吧!还是只针对自己人的攻击。”

        刺痛在王秋儿身上传来,让她忍不住恶狠狠的看向姒穆清。

        “就是这个代价。”姒穆清随意的说,“得,就是我现在杀魂王如屠狗。”

        跨境而战,战力无双,这就他的得。

        “剑修,就这么定了。”雪儿一脸坚定的说。

        “我先和雪儿你说清楚,心思繁复者不适合剑修,剑修之法,重点就在精纯唯一。”

        “还有,剑修之法是我创造的,如果你修行那你就是第二个了,因此还不完善,修行起来会很痛,很痛。”

        姒穆清重复了两遍很痛,因为那就是一遍又一遍的凌迟,直到自己的剑体塑造完成。

        雪儿目光坚定不移的直视姒穆清锋锐如剑的目光。

        “好吧!”姒穆清食指点在雪儿的丹田处,一缕精纯锋锐的剑气种在雪儿的丹田中。

        雪儿眉宇中出现一缕痛苦,立刻盘膝坐下。

        想要修行剑修之法,赋予自己最强的力量,就要忍受常人不能承受的痛苦。

        姒穆清抱着手臂,看着雪儿精致美丽的容颜扭曲,小小的身子轻微的颤抖。

        “果然啊!”姒穆清以一幅意料之中的表情,然后嘴唇张阖,他通过龙神之心推演出的剑修密法传入雪儿的耳中。

        “秋儿,你看着雪儿,我去史莱克城聚宝阁一趟。”姒穆清看着雪儿的身子停下,知道她已经开始适应这种痛苦,于是对王秋儿说道。

        “你不在一旁守着,防止意外,出去干什么?”王秋儿不满的看着姒穆清。

        “当然是买药材了。”姒穆清理所应当的说道。

        所谓的剑体正是以他现在的体质为模板,只是他是通过生灵之金的庞大生命力来完成剑体的转化,避免了暗伤和亏损,雪儿自然也需要药力来修复剑体转化中可能出现的暗伤和元气亏损。

        “把药材清单给我,我去买,你留在这里以防万一。”王秋儿皱紧了眉,她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处,不如去买药材,让他看着。

        “行吧!有百年冰灵果,十年柔骨藤,十年墨玉竹……”姒穆清报出上百种药材的名字,“数量越多越好。”

        “我知道了。”王秋儿点头,换了身白色劲装后前往史莱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