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九章伏击

第一百七十九章伏击

        姒穆清和烨筠,王秋儿来到道路的l形拐弯处。

        “我们分成三组,我和秋儿在道路两头负责阻止他们往前后方向,秋儿记住先点杀最近的敌人,制造混乱,然后集中火力。”

        姒穆清指着道路两旁,又指向道路另一边:“到时筠儿你用火力饱和覆盖,将他们逼向这里。”

        “我和秋儿用机枪射杀划定范围,防止他们从前后逃离攻击。”

        “对面没有火力,前后又被封锁,被伏的人自然会往对面安全处跑,越是靠近猎杀区域,火力就越集中,当活力集中在一点时自然就全歼敌人了。”姒穆清把自己的计划说的清楚明白。

        “当然,如果他们从这里。”姒穆清画了一下,“从反方向接近火力,就难以完全发挥,这时我们应该放弃伏击。”

        姒穆清将缺陷和方法说完后,拿出两挺自己设计的机枪,质量那是杠杠的,他和秋儿一人一挺,剩下的魂导器连带那个储物魂导器都一起交到烨筠手中。

        两女都是聪慧灵敏之人,一听就明白。

        王秋儿找了一颗高高的大树,跳了上去,借着一件小巧的魂导器隐去了自己的身形。

        姒穆清也在一处居高临下的地方隐藏。

        等到一队人马到来。

        马蹄声震动坚硬的道路地面,蹄蹄踏踏。

        全副武装的骑兵,甲胄在阳光下闪耀着暗淡的光泽,手中的兵刃闪烁寒光,如同狂风呼啸,这是白虎行省精锐的骑兵,纵然比起星罗西方集团军也只是略差一筹,这些世袭贵族缺什么也不会亏待自己的私军。

        在大部队已经全部进入伏击范围后,姒穆清和王秋儿按下了扳机,突突突的子弹射入地面和骑马。

        一枚枚圆锥形的子弹打穿了头盔,鲜血带出,铁皮罐头倒在地上放出沉闷的声音。

        慌乱的龙马顺着炮火的逼迫渐渐汇集在了一起,一束灼热的光束发出,必有一人消失在世间,失去自己的生命。

        最后在姒穆清和王秋儿还是不得不出手和魂师近战,因为已经有人看到危机,于是向反方向突围炮火。

        姒穆清的敌人是一名魂王,武魂是黑暗星虎,一名传统至极的魂师。

        他脚踏玄奇的步伐避开星虎的星光炮,虎爪和牧星剑交锋,被直接砍断了利爪,这出乎预料的情况让姒穆清把握机会飞快的结束战斗,轻松洞穿了敌人的心脏。

        看向王秋儿那边,她已经把握住了优势,正在向胜势转进,姒穆清等不及的情况下,出剑和王秋儿两人夹攻对方,又有烨筠时不时的捅刀,很快最后几个魂师也被诛杀。

        “走了,我们现在赶往白虎山脉,那里以虎类魂兽为尊,要小心。”姒穆清说道,“而且那里是戴家圈养的猎场,要小心。”

        “从那里走,我们不会是自投罗网吗?”烨筠听见这一点后,打心里不赞同。

        “所以要快,戴家平时封禁,根本不让人进入,外人即无权利也不熟悉地形,只要在戴家反应过来之前就可以,最近听说戴家主母病了,戴钥衡去了北方集团军,戴家现在主事人寥寥,所以只要我们够快就行。”

        姒穆清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且我还有其中的地图。”

        “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东西不是非戴家嫡系才可以拥有的吗?”王秋儿一脸震惊。

        “哦,霍雨浩给的。”姒穆清面不改色,实际上是他把戴华斌的记忆翻了一遍才找到的,咳,不过这个好做不好说,所以假托霍雨浩的名字。

        霍雨浩和戴家什么关系?王秋儿和烨筠同时想到。

        姒穆清熟门熟路的带着王秋儿和烨筠翻过,戴家封锁的防线。

        “这么熟悉,你究竟做过多少这种事情?”王秋儿低声对私穆清说道。

        “也就十几次吧,毕竟被三国追杀过,他们的手段基本都熟悉了。”

        你到底在斗罗三国干了什么?王秋儿和烨筠想道。

        姒穆清止步,王秋儿和烨筠纷纷看向前面的丛林中中饥饿迈步而出虎类魂兽。

        暗紫色的皮毛尊贵而威严,背脊上是代表堕落的黑色双翼,尾部不是寻常的虎尾,而是蝎尾般的邪神钩,一双虎目中是饥饿带来的凶戾。

        “果然我这辈子就和老虎犯冲。”姒穆清无奈的说道,这种时候都能遇到一头饿昏头的魂兽不知是什么运气,尤其还是一头暗魔邪神虎。

        王秋儿金色的目中浮现杀意:“杀了它,邪神虎这种东西就不应该出现在世上,这一血脉就应该彻底灭绝。”

        烨筠端正的脸上也出现一抹厌恶:“杀了吧!”

        “得!两位美女说得也太轻松了吧!这可是邪神虎,传说中邪恶之神降临到一只白虎上,令其变异,使白虎原本的光明属性变成了黑暗属性。最初的白虎本身恐怕就是神兽,再加上邪神传承,这种魂兽已经不比真龙差哪里去了,或许还有其他方面更强?”

        姒穆清满心不情愿,只要这只邪神虎不来招惹他们,他是不想节外生枝的。

        王秋儿和烨筠统统因为最后一句话阴下了脸:“这东西凭什么和真龙并列!”

        “更强?那就打一架,看看究竟它更强还是我更强?”烨筠是第一个出手的,姒穆清第一次看到烨筠含怒出手,以往她都秉持一个治愈系魂师的模样,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浩浩荡荡的神圣气息,纯净到不能容下丝毫其他色彩的光辉爆发。

        烨筠手中的神圣光剑落下。

        姒穆清奇怪的看了一眼烨筠,王秋儿身为瑞兽,魂兽化形的人类对于邪神虎的恶意可以理解,但烨筠的厌恶就让人不理解了。

        王秋儿手中的龙枪震颤嘶鸣,凶戾的煞气充溢而出,充满了暴力的美感。

        姒穆清也笑着挥下了剑,既然她们都觉得要杀了它为好,那么作为朋友,他自然也要奉陪。

        破军暗耀,水中作冢。一枚枚符文镶嵌在虚空,剑意流转空间,束缚着暗魔邪神虎的动作。

        暗魔邪神虎周身的魂力波动骤然提升了一半,浑身的肌肉贲起,一股威压落在三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