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刺杀

第一百七十八章刺杀

        姒穆清醒来后放开怀里的娇躯。

        王秋儿睡意朦胧的揉着眼睛:“天亮了?”

        “别忘了,今天阅兵。”姒穆清穿好衣衫。

        “禽兽不如!”王秋儿蔑视的说了一句。

        姒穆清只当没听见,半个月下来,他也忍得很辛苦好吧!

        不过他还是辩解道:“有些事二十以后才是最好的,二十岁之前,容易染病。”

        “你确定今天动手?”

        “不然呢?还要等多久?”姒穆清穿好甲胄,“刺杀虽然是个耐心活,但这是我们能找到的最好机会了。就是危险大了些。”

        关键是再这么下去,他说不定会犯男人都会犯的错,所以必须尽快解决。

        “爆破魂导器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一共十二处。”王秋儿穿好衣裳。

        姒穆清和王秋儿一起去第十二小队集合。

        数千人列队,长官训话,交代要点。

        他恭恭敬敬,认真聆听像是一个憨厚的庄稼汉子,就是脸上的那道疤比较凶恶。

        一直到了中午,阅兵才正式开始,姒穆清在的位置正是最前方。

        头发花白,笔挺军装的老人迈步走过军队。

        走到姒穆清面前时,一道晶莹剔透的剑光乍起。

        “大胆!”

        “什么人!”

        “沐郁你干什么!”老熊大叫,反应过来后死死闭上嘴。

        不过已经迟了,姒穆清精气神已经全部融入这一剑,七杀廉贞,路上埋尸。

        剑气渺渺如水雾,剑意茫茫化入微风与日光。

        清鸿的剑光铺天盖地,细丝的剑气刺入老人的经络窍穴,泯灭生机和气血,斩杀魂魄。

        姒穆清满意的欣赏自己的这一剑,天时地利人和尽数被他握在手中,剑出之时没有一丝一毫的杀气,宛如飞来横祸。

        此非是暗中的杀剑,而是劫剑,命运之力、星辰之力、死亡之力结合演化出的劫剑。

        牧星剑斩过一个圆润的弧度,砍下了老人的头颅,一个木盒从姒穆清手中飞出接住掉落的头颅。

        出剑、杀人、扣盒,姒穆清用一眨眼的时间做完了这一切,顺便朝着王秋儿点头示意。

        姒穆清左手扣上檀木做成的木盒,右手牧星剑又施展了一式剑诀。

        “杀居绝地,天年横夭。”主掌杀伐的剑诀一出,冰冷肆意的杀气引动星辰之力附着在剑上,道道剑影横扫,形成一道死亡剑轮,自四位魂王中杀了出去。

        其剑意之锋利,剑诀之强势硬是重创一人,三人轻伤,要不是一位魂圣杀来,姒穆清重创的那人根本活不下去。

        他一路杀伐而去,鲜血遍地。

        十二处爆炸地动山摇,士兵左摇右晃,一片混乱,区区半个月能指望他们做到什么程度呢?

        魂圣级的魂力横扫,魂圣身体中爆发的怒火让剩余的魂师战战兢兢。

        “还愣着干甚么?封锁各大城门,出动军队,一定给我把他杀死在行省中。”

        “是!”背负飞行魂导器而来的军官集体称是,四落的飞燕落到城市中一个个的地点,准备传达一条条的命令。

        轰!

        爆炸声在城市中四起,慌乱像是急速扩散的瘟疫传播开。

        姒穆清扒掉易容的面具,和王秋儿、烨筠汇合。

        王秋儿一拳轰飞敌人:“你的剑真是越来越恐怖了,自创有这么强,看来我也应该创一部属于我的武道绝学。”

        “恐怖?仅仅只是人间之剑,离神域还差得远。”姒穆清凿开大门,带着两人跑路。

        他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剑道遇上了一个平稳期,先前的积累已经被消化的差不多了,虽然还在不断进步,但没有质的飞跃。

        他的剑道,由斩凡尘而起,叩剑心为路,那么接下来是哪一个境界?他的剑道又该朝着哪个方向前进?如何让他的剑道由凡入圣?

        这是拔剑四顾心茫然,对于剑修而言,目标高远,路途险绝,绝不是阻步的缘由,反而会激起心中的万丈豪情,但失去目标,却会让剑修的剑变钝,握剑的手松开。

        姒穆清甩开自己心中的杂念:“我们穿白虎山脉,过影叶之谷,入星冠行省。”

        不过姒穆清确定了自己接下来要行万里路,看人间红尘,日月山河,顺便一路挑战各大宗门,磨砺掌中之剑。

        王秋儿眉梢一挑:“星冠行省?那不是许家的地盘?星罗皇室的直属领地?”

        “那里有人接应我们,我们顺便接两个未来的学生。”姒穆清直接告诉了王秋儿和烨筠。

        “学生?不该直接去学院报道吗?”烨筠把神圣之力注入姒穆清体内,驱逐他体内蚀骨的黑暗魂力,刚刚的四个魂王中被姒穆清重创的魂王是一位黑暗属性的魂王,虽然被姒穆清重创,但也反过来伤到了姒穆清,说到底他才仅仅是个魂宗,能够完成突围就不错了,毫发无伤就太离奇了。

        “走,我们入白虎山脉前,先反杀一波追兵,否则他们这么搜索下,咱们根本掩饰不住踪迹。”

        烨筠秀丽的眉宇间杀意纵横,翡翠的眸子中杀伐果断。

        姒穆清闭上眼将精神感知放到最大最详细的地步。

        “我们身后有三波追兵,最近的一波在我们右后方,十分钟后他们就能搜索到我们,二十分钟后另外两拨也会追上来,我们会陷入死死的纠缠中。”

        “走,我们去那里。”王秋儿也一样用黄金感知感知敌情,立刻改变了前进的方向。

        “不。”姒穆清阻止道,“那边有个l形拐弯的道路,我们在那里伏击。”

        “我们没有大范围攻击能力,这对于我们伏击会有很大影响。”烨筠提出一点问题。

        姒穆清自信旦旦的说:“没问题。我从帆羽老师那里嫖来许多魂导器,是时候让他们见识一下热武器的威力了。”

        王秋儿闻言唇角不可控的弯起,她想起了严肃的帆羽老师在她面前破口大骂,心痛不已的样子。

        “你拿了什么魂导器,十枚定装魂导炮弹,五级四级都有,还有六级魂导炮,一个超聚能大炮等等。”姒穆清看了看自己的超大储物空间,数了数告诉烨筠。

        “走,就按你说的办!”定装魂导炮弹你居然拿了十枚,魂导系那边居然没把你打死,烨筠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