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七章军营

第一百七十七章军营

        姒穆清和王秋儿来到军营。

        王秋儿立刻皱起了眉,这乱糟糟、臭哄哄的地方就是他们的军营?

        “忍一忍。”姒穆清把话语传到王秋儿的心底,“还有我们是难民。”

        王秋儿面无表情:“你确定这是军队?一群乌合之众,狼群都比他们有组织有纪律。”

        “因为这里是临时组建的军队,一群外行,凶徒、盗贼、佣兵什么人都有,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你可以称之为乌合军。”姒穆清和王秋儿走到自己的帐篷中。

        那是一个简单的小帐篷,里面只有一个地铺,勉勉强强容得下两个人吧。

        “你们两个是兄弟,就不把你们分开了。”带领他们来到帐篷的小队长指着帐篷说到,“另外明天到12小队报道。”

        “明白。”姒穆清立正行礼。

        小队长满意地点点头,离开了。

        “进去吧!”姒穆清弯腰走入帐篷。

        “太小了。”王秋儿纠结道,她后悔答应姒穆清要女扮男装了。

        “将就吧!”姒穆清毫无不满,“你应该庆幸这是你我两个人住的,要是那种大营房,十几个人有你受的。”

        “你利用精神力影响他了?”王秋儿肯定道。

        “当然,我总不能让你被占了便宜,不然娜儿非撕了我不可。”姒穆清和王秋儿挤在小小的帐篷里。

        王秋儿秋水美眸带着一种妩媚:“就是为了古月娜?”

        “你什么时候这么勇了?直呼娜儿的名字。”姒穆清的关注点明显不在问题上,古月娜虽然不是暴君,但作为君主她绝不是个好脾气的龙。

        秋儿双眸似水,仅仅只是一双眸子就展现出无限的风情妩媚。

        “啧,我应该让你扮成瞎子,这就是绝世美女,仅仅只是一双眸子就可以魅惑众生。”

        姒穆清幽幽的叹道。

        王秋儿自豪的挺胸,可惜一片平坦:“你的夸赞我就收下了,接下来要干什么?”

        “我出去打探消息。”姒穆清弯腰出去,“在这里好好呆着。”

        姒穆清在军营中闲逛,刚刚不过一会儿,他就看到了三场打架。

        “精力旺盛!”姒穆清默默的在从心里说道。

        “你听说了吗?老熊被打了。”

        姒穆清听见之后,默默驻足偷听。

        老熊是外号,是他的队长,就是刚刚那个很照顾他的队长。

        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后,姒穆清转身走向另一边。

        姒穆清找到了那个打了老熊的另一个小队长,老鹰。

        一脸桀骜,鹰钩鼻,狭长的眼睛闪烁着凶悍。

        “你就是老鹰。”姒穆清双手揣兜,插入说笑的老鹰和他的狗腿子中间。

        “哪里来的小鬼!”老鹰不屑道,这神态这动作,活脱脱一个年轻的富家公子的气质,根本不像一个常年摸爬滚打的人。

        姒穆清眼一眯,挥拳在老鹰的鼻子上,狠狠的一击勾拳,打的老鹰的鼻子歪斜。

        “魂淡!”两个狗腿子扑上来。

        姒穆清一抬腿,气劲浮现,点点星光凝成一片残缺的山河,细细看去就是他经历过的自然山河。

        山河砸落,狗腿子被踢了出去,姒穆清收了力,没有打成重伤,休息两天也就好了。

        “说吧!为什么认为我是年轻人?”姒穆清捏着拳,全身骨骼作响。

        老鹰看到姒穆清眉宇间的杀意,耸然一惊:“是你的气质神情。”

        “啊!这叫啥?天生丽质难自弃?”姒穆清无奈的耸肩,蹲在老鹰的面前。

        “知道你为什么被打?”

        不是因为我说出了你是年轻人吗?老鹰伤口隐隐作痛。

        “你打老熊,我就打你,那是我队长,还很照顾我。”姒穆清的话让老鹰一片懵逼,不是你的实力比老熊还强,他怎么可能是你的队长?隐藏实力?老鹰想到这一点隐隐兴奋。

        “看起来你想到了什么?”姒穆清的读心术也不是白修的,被人读心那感觉是相当不爽,但读别人的心就很好了。

        还是那句话,双标是个人都会。

        姒穆清悄悄影响他们的想法,他是不会杀人的,太麻烦了。

        做完收尾工作后,姒穆清踱步绕着军营走了一圈又一圈,中间不断偷划掉窃划掉听消息。

        姒穆清回到帐篷中,王秋儿正好打跑了一群前来抢帐篷的人。

        “看来你这也不太平。”姒穆清淡然的扫了一眼仓皇逃跑的背影。

        “也不是太麻烦。”王秋儿松开拳头,拿出手帕擦擦手。

        姒穆清皱眉:“你这行为,不太合适。”

        “所以一开始让我做女生不就好了。”王秋儿传音入密。

        姒穆清讶然,没想到王秋儿连这种小技巧都开发出来了。

        “军营中不适合有女人,尤其是美女。”姒穆清摇头,他这么做自然是有理由。

        甚至把她们两个容貌隐去也是为了方便,美女从都是注意力的焦点,也是风波的汇集处,所以才有红颜祸水的说法。

        他一个少年,身边带着两个青涩的绝世佳人,会有多少人注意?

        姒穆清弯腰进入矮小的帐篷:“快进来,你还想在外面待多久?”

        王秋儿开始羡慕外面的烨筠了,纠结而犹豫。

        “咋的,你还担心我对你动手动脚?”姒穆清不忍直视,“先看看你现在的模样。”

        “颜值党!”王秋儿美眸中闪过一抹厉色,她现在这幅模样是拜谁所赐。

        王秋儿弯腰走入帐篷:“你找到多少情报?”

        “有用的几乎没多少,这里只是报名的乌合军的集合处和训练处,现在训练还没有开始呢。”姒穆清把仅有的有用情报说出和秋儿参谋,“那个人会每个月在军队中视察,这是我们相当好的机会,但我们要准备好退路。”

        “我们不是同归于尽的刺客,而是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临时杀手。”姒穆清躺下,准备闭目睡觉。

        王秋儿在中间画了一道线:“不许越线。”

        她重重的警告姒穆清,目光严厉。

        姒穆清伸出一根手指,探过线,又收回去:“我过线了,我又回来了。”

        他不断重复这个动作和话。

        “真不愧是练剑的人。想必你现在已经是人剑合一的境界了吧,剑人!”王秋儿侧躺,闭目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