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血流成河

第一百七十六章血流成河

        张乐萱雷厉风行,城主和官员统统软禁,由她亲自审问。

        一审不得了,这已经构成了一张利益的大网,张乐萱难得开了杀戒,史莱克城七成官员统统被处死,断头台上扑鼻的血腥气一时难以散去。

        内院弟子集体奉令,如猛虎出闸,几个月间,数十家贵族灭门,男女老少尽数死绝,还有一家家商队被灭了总部。

        史莱克学院露出了隐藏的獠牙,终于让他们想起了这所学院的为什么可以震慑兴盛一时的邪魂师,逼得猖狂的邪魂师千年不曾露头,一时之间贵族人人自危。

        三国帝皇纷纷发来质问函,质问史莱克为何大开杀戒。

        张乐萱看都不看就丢在一旁,这场杀戮才刚刚开始。

        奴隶,人彘,这群贵族还敢玩!而且把手都伸入史莱克城了,当他们是死人吗!

        姒穆清、王秋儿和烨筠受命赶往一处山脉清缴一处山寨。

        姒穆清隐于黑暗,和王秋儿借助夜色杀戮。

        月色幽幽,万籁俱寂。

        只有一抹血色,证明着发生过的杀戮。

        戴着赤龙、狻猊、狐狸面具的三个人在山寨的藏宝处汇合。

        姒穆清手中牧星剑一挑,一个大箱子被打开。

        满满的金银珠宝闪烁着诱惑的光泽。

        “来来来,分赃了。”姒穆清摘下面具,招呼着王秋儿和烨筠。

        王秋儿戴着狻猊面具:“不要说得我们跟土匪一样。”

        “这是正当且正义的劫富济贫。”烨筠如是说道。

        姒穆清点头:“劫他们的富,济我们的贫。”

        “会不会说话!”

        “净说大实话!”

        两女一人一句,下手也不比姒穆清慢多少。

        三人利落的分完了财宝。

        姒穆清抱怨道:“这不正常啊!居然没有什么隐藏大宝贝,什么失落的藏宝图神兵多多益善。”

        “秋儿,枉你还被称为瑞兽,真没用!”后面这句姒穆清是用精神沟通说的。

        “我早就放弃了命运的加护,你应该抱怨你自己才对。”王秋儿不接这个锅。

        “只是我们的眼界够高而已,比如这些灵药对于魂尊还算不错,对我们有什么用!”烨筠拿起一株白灵菇随手丢入魂导器。

        王秋儿口中说道:“接下来还有三家需要我们动手,暗杀一位贵族。”

        “灭人满门,我可是第一次做呢。”姒穆清话语中有隐隐的兴奋,他又带戴上了那张狐狸面具。

        “你就不能换一张面具,狐狸和你是真不搭!”烨筠说道。

        “难道一定要用龙的面具吗?”姒穆清开启飞行魂导器,“早点做完,早点回去,你们也不想在外面度过新年吧。”

        三个人都有龙翼,轻轻松松飞到高空,飞到寻常禽类魂兽难以企及的高空。也就决定了寻常魂师连他们经过都不知道。

        姒穆清三人一路风餐露宿,赶到了白虎行省。

        “这里是戴家的地盘,要小心。”姒穆清说完后,拿出一本说明书。

        按照上面的傻瓜式操作说明,将一张面具贴在王秋儿的脸上,如花似玉的俏脸变成一张冷硬如石的脸。

        “恩。”姒穆清拍拍手非常满意自己的作品。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弟弟了,沐秋。”

        姒穆清说完又把一张面具贴在烨筠的脸上,普普通通的五官,面黄肌瘦。

        “你是我的童养媳,珺儿。”姒穆清说完,也把一张面具贴在自己脸上,五官还算精致,可一道凶悍的伤疤右眼尾划过整个脸庞。

        “接下来我们去最近的沐离城,加入哈里子爵的征兵队伍。”

        “至于原因,我们是从天魂帝国诺次行省流浪过来,那里刚刚发生了一场大地震,有许多难民流浪。”

        姒穆清清了清嗓子,把星罗的口音变化成天斗北部的口音。

        “他们会要来历不明的魂师吗?”王秋儿对这个简单的计划能否成功持怀疑态度。

        “会的,戴家一直要求领地中的各个贵族备战征兵,补充到战损比例最高的西方集团军,经过了漫长的时间,白虎行省的潜力已经被压榨干净了,如今不论任何魂师只要报名,都会加入贵族的军队中,经过三个月的操练后扔到西方集团军就好了,不管是真的寻求庇护也好,还是心怀鬼胎,战场上只能奋力杀敌。”

        姒穆清清逸出尘的气质因为那张脸变得凶戾狂躁,

        “就这样了,记住你们的身份了吗?到时候筠儿在外面接应我们,我和秋儿加入征兵。”

        “你应该叫我弟弟,还有你叫什么,不会是沐清吧,太好认了。”王秋儿飞快的进入角色。

        “沐郁,郁郁青青的郁。”姒穆清冷冽的说道,接应的方法已经在一开始约定好了。

        “走吧!夫君。”烨筠神色自若,自然而然的挽住姒穆清的左臂。

        王秋儿用姒穆清从王冬那里要来的方法隐去自己的女性特征,低下头:“真难受!”

        王秋儿抬起头,自然的站在姒穆清身边:“大哥,走吧!难不成你对天魂还有留恋?”

        果然,张无忌他娘的临终话语真是再正确不过了,姒穆清想道,尤其他身边漂亮女人那么多,更要谨记。

        姒穆清也进入状态:“天魂,哼!”脸上的伤疤扭曲。

        三人匆匆赶往沐离城。

        在城中一打听,发现正好遇到征兵。

        “我们的运气真好!”王秋儿斜眼看着姒穆清。

        “不是运气,学院大开杀戒,这些贵族惶恐不安,自然要加强手中的武力。”

        “上两次学院如此大开杀戒,还是海神阁成立,监察团初建之时,和学院力主废除奴隶制的时候。”

        “那一次,从武魂殿时期就存在的七大宗门中,三个被灭,三个重创隐世,再无曾经的威风,一批贵族换代。”姒穆清冷冷的说出了贵族们惶恐不安的原因,实在是前例让他们不安到了极点。

        “走吧!沐秋。”姒穆清带着王秋儿和烨筠一起去报名,烨筠是为了去把他们报名后得到的金魂币拿走租房。

        征兵处,瘦高个的军官看着两男一女,填好了报名表后。就把第一个月的薪资交给了他们。

        姒穆清、王秋儿和烨筠就此分开。

        两个人加入了军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