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四章试剑

第一百七十四章试剑

        “洞箫,恰好我造诣不错,可以当你的启蒙老师没问题,你要想学到最好的程度只有找那些以萧为武魂的魂师了。”

        张乐萱的话语被姒穆清自动翻译,不错就是很高超的意思,张乐萱一向谦虚,说话从来留上三分余地,很少说满。

        “现在告诉我,你的心境出什么问题了?”张乐萱想了想,觉得不能把这个当成普通问题对待。

        问题?不大,就是心中多了一片血色,是不是会泛起暴躁和杀戮的情绪。

        通过这些天的切磋,比武他的情绪已经宣泄出来不少,剩下的静心就可以了。

        “现在开始教我吗?”姒穆清眼睛发亮,满是期待的神色。

        “不。”张乐萱抿了一口茶,“先让我看看你口中的大周天星斗乾元六合剑。”

        “是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姒穆清非常非常认真的纠正道,“只有一个雏形,还请萱姐姐莫要失望,我们要去演武场吗?”

        “不用,只是点到为止的试剑,我们去后院。”

        张乐萱带着姒穆清来到后院,假山流水,莲塘盛景。

        “咦!”姒穆清看着已经进入冬天依旧娇艳的雪白莲花。

        “萱姐姐,很喜欢养花吗?”姒穆清握着牧星剑,“回头教教我,我要养十二种不同时令的花朵。”

        “这是以前院子的主人留下的,我从来没管过。”月光洒在张乐萱的肩头,银辉若雪。

        “穆清,你没时间照顾这些花朵。”

        “我有宠物啊!”姒穆清说得是那只小凤凰,他已经决定了要让它和雪儿负责照顾花院,反正种竹子是种,照顾花朵也是,就一起咯。

        月华照耀在姒穆清身上,原本的束缚类魂技就变成了增益。

        姒穆清剑一画,牧星剑爆发出莫测之威。

        “太阴居子,水澄桂萼。”如水的月华泼洒,似如情侣眉宇间绵绵的情丝缠绕。

        牧星剑沿着莫测的轨迹斩向张乐萱的脖颈。

        “真是一点不留情啊!”张乐萱娇柔的身体踏着月光腾起。

        缕缕轻纱的月光如剑掠过,只斩下清风。

        “我留情了。”姒穆清轻柔如水似月的剑意骤然煌煌正大,“太阳居午,日丽中天。”

        银色的月华转变为金黄的日曜。

        浩大堂皇,瑰丽玄奇的剑轮绽放,炙热剑意熔炼月华,一束束金黄日曜势如破竹。

        后院的假山流水被日曜洞穿成粉末水汽。

        张乐萱伸手握住一束日曜,日曜脱手而出,留下一道灼痕,剑意纠缠伤口,不断破坏生机,火元素和光元素化作一种奇异的力量破坏着她的肌肤身体。

        “乐萱姐,试着握我的剑气你还是第一个。”

        张乐萱秀手拍向姒穆清,因为魂技无用,所以她干脆直接用魂力等级硬撼。

        “马遇空亡,终身奔走。”无形的剑意下,空间层层扩展,延伸。

        咫尺的距离化作天涯,秀手用比蜗牛还慢的速度接近姒穆清。

        接下来,姒穆清又是一剑斩出:“破军暗耀,水中作冢。”

        缠绵剑意下空间和水元素化作最强力的封印。

        一枚枚银光流转的空间符文烙印在虚空中,扩展的空间独立成型,流光溢彩。

        接下来的一剑才是最终,剑意收敛,不漏气息,姒穆清运转剩余的魂力注入武魂,进而递出牧星剑:“潜龙勿用,阳在下也。”

        剑尖中透出一种宛如无尽深渊的黑暗,充斥死亡意味的剑意递入荷塘。

        无形的剑意扫过荷塘,洁白的莲花被黑色吞噬凋零,碧水中鲤鱼翻身浮在水面。

        张乐萱立在姒穆清身侧,看着已经毁了个彻底的后院。

        “萱姐姐,你说我这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威力怎么样?”姒穆清眉梢带着喜悦和夸赞的心情,

        “你来收拾这里,给我恢复成原样。”

        张乐萱一挥袖,转身就走。

        这是生气了?姒穆清目光呆滞的想到。

        姒穆清扫一眼,假山崩碎,连廊截断这些都好收拾,但蔓断叶枯,鱼死水寂这可不是他的强项。

        他先是操纵碎石回到自己的位置又用土元素重塑,修补裂痕。

        张乐萱回到室内,紧绷的表情舒缓。

        她不是生气了,区区一个风景,毁了再建就是,也费不了多少钱,她真正惊讶的是姒穆清那套剑法的威力。

        虽然她全程收敛自己的魂力,武魂也被克制但姒穆清的威力也出乎了意料。

        而且姒穆清太阴居子和太阳居午这两剑也让她无比在意,尤其是那月华转化为日曜的情景,简直打破了她的认知。

        姒穆清轻轻松松补好了假山连廊,池塘的水也都换了一遍。就是池塘中养的鱼和花需要重新培养。

        他伸出手,手指向前一点,日曜聚拢,一点月华出现,如流水般温柔,晨雾般轻薄,一只飞行而过的鸿雁,身体静止在天空,眼神由明亮变得黯淡,摔落在地上留下一滩血肉,太阴居子本就有束缚的功能。

        姒穆清一挥袖,水流从池塘中卷起,尸体被清洗一空。

        他回到室中看到张乐萱秀手托着香腮沉思。

        “萱姐姐?”姒穆清轻轻的叫醒张乐萱。

        张乐萱恍然的睁开眼,拿出一根通体紫色的洞箫,萧身上有细腻而逼真的山水、花草和鸟兽等等纹饰,洞箫下半部分系着一枚吊坠。

        “我先吹一遍,你听听。”

        张乐萱樱花色的双唇闭合,口内像人有倦意轻打呵欠似,箫顶盖前自然贴于下唇,箫管向前下方斜垂。

        清幽的萧声显得格外恬静、秀雅,恍若小溪流入竹林,一池月色落下,只有风儿穿过竹叶。

        柔美,幽静的乐声流入姒穆清的耳畔。

        心灵仿佛也浸入一池月色,平静悠然。

        姒穆清指尖轻扣桌面,随着节奏点动。

        轻盈的凤吟伴随萧声而来,姒穆清愕然的看着飞舞的小凤凰,箫韶九成,凤凰来仪,这是不错的造诣,萱姐姐你是不是对不错两个字的意思有误解,心里有没有一点赫拉克勒斯!

        小凤凰落在他的肩上,凤吟随着萧声起伏。

        姒穆清看小凤凰有话跟自己说,于是开了精神沟通。

        “啊?雪儿被人欺负了?”姒穆清惊讶的叫道,“王秋儿呢?”

        “修行去了,所以叫你来找我?”姒穆清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