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三章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

第一百七十三章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

        五根嫩葱般的手指大张,按在姒穆清的头上,力贯五指。

        姒穆清睁开眼睛看一眼后,又闭上。

        “秋儿,我在说瞎话,你听不出来吗?”

        “还有你这是要练九阴白骨爪吗?”

        王秋儿柳叶眉上挑:“你找我什么事情?”

        “我用星辰对应生命,星轨对应命运,星象对应命格,星河化作命河,以此融入我的剑道。”姒穆清闭着眼,一副咸鱼的样子,已经没有想到时兴致勃勃的样子。

        “星辰和命运。”王秋儿收回五指,若有所思,她已经放弃了命运之力,面对绝对的力量,所谓的命运庇护比起一张纸又能强到哪里去。

        “我已经放弃了命运庇护,专心致志的走黄金龙的道路。”

        王秋儿一身劲装:“你想要知道自己的想法正不正确,简单,和我打一架,实验一下不就好了。”

        “你个暴力狂!”姒穆清心里已经把暴力两字刻在王秋儿身上了,有事没事就找他打架,给他找麻烦。

        王秋儿一点也不在意姒穆清口上的暴力狂三个字。

        雪儿目中露出担忧:“穆清哥哥,玩弄命运的人也会被命运玩弄。”

        “你是想说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姒穆清悠悠的说道。

        王秋儿揪着姒穆清的耳朵:“雪儿好心提醒你,别不领情。”

        雪儿忽然想起一件事:“哥哥,到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你创的剑法的名字呢?”

        王秋儿噗嗤一笑,手掌遮住樱桃小嘴。

        “他根本还没取名呢?明明已经快把所有力量都统合到剑道里,可到现在为止,依旧是无名剑法。”

        这么洒脱和随心吗?雪儿心里想到。

        “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姒穆清吐出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好长,王秋儿和雪儿diss道。

        姒穆清不用睁眼都知道她们两个在想什么。

        他微微睁开青肿的眼睛,差不多可以看清了。

        王秋儿下手真狠!一点也不留情。渐渐清晰的视野,让姒穆清感叹王秋儿。

        “名字从来不是重点,让人分不清作用才是重点,嘴上精神冲击,手里是一发气定神闲大火球的事情多了去。”

        “我也赞同名字不是重点。”王秋儿难得和姒穆清达成一致,“不过下次不论有什么急事,记得先敲门,今天我大度,就不计较你闯空门了。”

        王秋儿看着眼眶上淡淡的痕迹,心中开心,平时切磋她可不能做到这一点。

        “没错没错。”雪儿也在一旁疯狂点头,她也住在这间房子里,万一某一天……

        “穆清哥哥,你不能仗着空间能力时不时突然进入我们的房间。”

        雪儿义正言辞,大气凌然。

        “我知道了,下次不会再犯了。”姒穆清说完,瞬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雪儿小手拉住要离开的王秋儿:“秋儿,你为什么要时不时的坑穆清哥哥吗?找他打架?”

        王秋儿很不爽的反问:“那他说要把你当童养媳,还说要你从女孩变成女人,你居然没有立刻一记大寒无雪拍死他。”

        “他是主上的男人。”雪儿幽幽的说,“从某种意义上,你和我都是陪嫁丫鬟。”

        第二天,姒穆清被张乐萱叫去。

        “噗!”姒穆清一口茶水都喷了出去,“什么!”

        姒穆清用手背擦擦嘴角的水渍:“学院怎么会同意这种要求?”

        “为什么不能?”张乐萱眼神相当复杂。

        “皇室子弟公开进入学院,这不是赤裸裸的表示了两家亲密的关系,这不符合学院的中立身份”姒穆清难为的说道。

        张乐萱把茶水倒入茶杯,双手端了过去:“关键在于陛下给的实在太多了。”

        “总而言之,许久久的到来就交给你了。”

        “为什么是我?”姒穆清相当无奈,他讨厌这种交际。

        张乐萱端茶送客。

        姒穆清又问了一句:“乐萱姐你可以,伍茗寒若若也很合适。”

        “大家都有任务,现在只有你有空闲,你不去谁去?”

        “我也一样忙着创造大周天乾元星斗太和剑。”姒穆清婉拒道,他才没兴趣去应付一个有心机有手腕的公主殿下。

        “好长的名字,不明觉厉。”张乐萱先是表示对剑法的好奇,然后又提出另一个条件。

        “你去接待她,把她照顾的开心,我帮助你修行,提纯血脉,如何?”

        张乐萱提出的交易正是姒穆清心心念念的一件事。

        姒穆清一下来精神了:“开心这个定义太模糊了,换一个。”

        两人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协商决定张乐萱在日后辅助他修行,他去接待许久久,并且保证认真对待。

        “萱姐姐,你知道斗罗大陆上谁的武魂是太阳吗?”姒穆清想到王秋儿,看在娜儿的面子上,他就帮秋儿一把。

        “太阳?以太阳为武魂绝大部分魂师是在日月帝国那边,而且是他们的皇族。”

        张乐萱想了想说道:“我帮你查查吧!太阳魂师斗罗三国中有谁?”

        “太阳武魂不会和你也是单相生的关系吧?”张乐萱随口一说。

        “和秋儿是单相生的关系。”姒穆清摸着下巴,他记得和菜头是日月帝国皇室,那么问题来了,他是不是双生武魂。

        改天问问霍雨浩,姒穆清想到,让霍雨浩帮忙去问和菜头。

        他和和菜头关系不亲,也不应该知道和菜头是日月帝国皇室,所以这个问题不适合他问。

        “你们还真是得天独厚,日月帝国撞上你们真是倒了大霉。”

        张乐萱语含艳羡,同时为日月帝国感到悲哀,明明这么努力、上进,却总是时不逢运。

        尤其是那位银月斗罗和太阳斗罗未来可惨了。张乐萱唇角有抑制不住的笑意泛起。

        姒穆清有些摸不着头脑。

        “得天独厚,算是吧!不过我们也有缺点,可以说成也血脉,败也血脉,未来我们突破血脉枷锁会很困难。”

        姒穆清的话听着像是谦虚,但人类魂师有几个能触碰到这个血脉枷锁?真龙血脉和武魂下限高的吓人,上限同样高的吓人。

        “萱姐姐,你能不能教我音乐?”姒穆清转眼又提出另一个请求。

        “可以,你喜欢什么乐器?而且你怎么忽然要学乐器了?”

        “乐为心之声,上次人杀得有点多,需要平复一下心境,洞萧或者琴吧!”姒穆清随意的挑了一种乐器。

        他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解决心中的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