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第一百七十二章

        寒风凛冽,初冬的季节中,落叶纷飞。

        姒穆清静静等待许家伟的回答,同时警惕着,他不确定许家伟能不能接受这怪兽,或者愤而出手?

        他实在不想这个时候丢出这怪兽,然而等他们成长起来就太晚了,制度只有实行,运转一定的时间之后才能爆发出改变世界的力量。

        “陛下,还要去看风景吗?”姒穆清在许家伟沉默,张乐萱噤声的时候还记得原本的行程。

        “如果不去,那我要回去了!”姒穆清一看时间,向许家伟提出请求。

        “你不关心朕的回答?”许家伟疑惑道。

        姒穆清相当洒脱的说:“东西我给陛下,要怎么做是陛下的事情,拿去烧了也无所谓。”

        他不在乎吗?当然不是,姒穆清当然在乎,只是影响不到许家伟的决定,他也没有必要空费时间,只要他够强,大可以以后自己做。

        许家伟很久没遇到这种态度了,偏偏姒穆清给他的东西有太有吸引力了,星罗正处于贵族分封向中央集权改变的进程。

        “史莱克城有什么胜景?”许家伟收起礼物,继续进行旅行。

        “那么就去天星阁台好了。”张乐萱提出建议,论对史莱克城的熟悉,姒穆清是无论如何都比不上张乐萱,所以他一言不发,只是打算做个跟班。

        天星阁屹立在史莱克城的最高处,从上俯视,整座城池尽收入眼底。

        三个人以张乐萱为主,姒穆清和许家伟在两旁,静静听着张乐萱讲解。

        他们登上天星阁,古典雅致的楼阁高耸而立,扶手上雕龙画凤,涂着金漆,金碧辉煌。

        姒穆清看着灯光在黑夜中亮起,仿若星光流淌,从脚下流淌至天际。

        人声喧闹,从城池传入天空,每一盏灯光,每一点星光都代表着一户人家,这万万千千的人们组成了这人间星河,繁华美丽。

        很美,姒穆清同样也收起厌倦的神色,灯光倒映在眼底,仿佛另一条星河在流转。

        蓦然,一个灵感蹦入脑海。

        姒穆清询问张乐萱:“萱姐姐,你说每个人都是一颗星辰,星辰的轨迹就是他们的一生,那这浩浩星河是不是就是命运呢?”

        不等张乐萱回答,姒穆清已经消失在了天星阁上,把两个人丢在了原地。

        张乐萱和许家伟都没料到姒穆清的行动。

        张乐萱只得代他向许家伟致歉:“陛下,穆清他痴迷于剑道,失礼之处请多多担待。”

        “陛下,还有什么想要去看看吗?聚宝阁今天正好有一场拍卖会,商业街也有活动。”张乐萱只得一个人担起引导的责任。

        “不。”许家伟拒绝了张乐萱的建议,“接下来我们回去找海神阁主。”

        张乐萱满心疑惑,但仍然带路:“能问下,穆清给陛下的书里写了什么吗?”

        “这个啊……”许家伟迟疑下,想到姒穆清和她的密切关系,索性直接给她看。

        王秋儿敷着面膜,穿着一件印着粉色小熊的睡袍,领口大开,舒服的往床上一躺。

        姒穆清风风火火闯进来,抓着她的皓腕就要往外走。

        王秋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拉起来走了两步。

        “姒!穆!清!”尖叫声中,放在桌面上的半杯水震起涟漪。

        王秋儿止住脚步,一只手反过来抓住姒穆清的手臂,气血迸发,身体顿时稳如泰山。

        姒穆清发现后面的人拽不动之后,扭头看去,一只洁白的秀拳在他眼中迅速放大。

        姒穆清眼前一黑。

        “王秋儿!”姒穆清捂着青黑的眼眶后退。

        王秋儿气鼓鼓的看着姒穆清:“姒穆清!”

        “咳!”雪儿轻咳一声,“秋儿,衣服。”

        王秋儿往下一看,转身回去自己的屋里。

        “穆清,哥哥。”雪儿。

        姒穆清满意的收回目光,轻轻揉着自己的眼眶,左眼迷成一道缝。

        “雪儿,你替我抹药。”医疗箱出现在桌子上。

        “奥。”雪儿没有打开医疗箱,将自己软软的小手覆在姒穆清的眼眶上。

        冰凉的寒意从小手上传导到淤伤上。

        凉凉的,很舒服、很通透的感觉。

        姒穆清另一只眼睛也轻微闭上。

        “哥哥,你刚刚找秋儿什么事情?”雪儿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有些想法想问问她。”姒穆清舒适的躺在沙发上,仰着面。

        “有关命运之力,我有一个想法,想把它融入自己的剑道中。”

        “想问问她是不是可行?结果太兴奋了,没注意她刚刚在干什么。”姒穆清算是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秋儿,现在在气头上,等过了这段时间就在去问她好了。”

        “穆清哥哥。”雪儿现在叫起哥哥已经很顺嘴了,“你和秋儿姐算是什么关系?”

        “关系?互相看不顺眼的关系。”姒穆清声音模模糊糊,“我偷走了娜儿的芳心,她自然看我不顺眼,不止她,估计娜儿有一个算一个都看我不顺眼。”

        “她看我不顺眼,我自然也没有好态度。”姒穆清舒服的长吐一口气。

        “她和我一样,所以是情敌喽!”雪儿已经披肩的银发下,一双蔚蓝眼睛闪着喜悦的光芒。

        “雪帝,你究竟是同性恋?还是喜欢冰帝,只是她正好是同性。”

        姒穆清问出自己的问题。

        雪儿怔怔失神,雪帝这个称呼好久没有听到了。

        在这里她生活的可以说自由自在,也很舒心安逸,不需要时时刻刻戒备偷袭暗杀,也不用像弱小时一样拼尽全力去获取食物,追求力量。

        关于极北之地的记忆中只有一片雪白和杀戮的红。

        “怎么穆清哥哥要对我下手,真打算像外面传闻一样,把我从小萝莉养成人妻?”雪儿嘟着粉唇,俏皮的看着姒穆清。

        姒穆清右手食指勾起雪儿雪白的下巴:“是啊!我是个好色大魔王,像你这么漂亮的小萝莉怎么会放过呢?当然要亲眼看着你长大,然后……”姒穆清拉长语调。

        “有花堪折直须折。”

        雪儿被这句话弄迷糊了,她还以为接下来会是什么少儿不宜的话语。

        “说通俗,就是由少女变人妻。”姒穆清等待瘀血散去。

        王秋儿一只手按在姒穆清头上:“你个花心大萝卜,居然打雪儿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