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斗铠第一件

第一百六十九章斗铠第一件

        三个月后演武场。

        姒穆清一剑砍下去,结束了这场战斗。

        “妈的!”姒穆清低估了一群美女的追求者数量。

        张乐萱、凌落宸这两个学院女神拥磊数量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这还是古月娜、王秋儿、雪儿的魅力要么没长成,要么就离开了,还有没来的及传开,不然数量还能更多。

        反正他现在的时间已经被挑战填满了。

        姒穆清数着手中的挑战贴,还有十来份,唯一值得高兴的是,这些要么是女生,要么是魂圣魂帝,所以他们很妥帖的将挑战时间的选择交给他了。

        姒穆清走下演武台,烨筠手上璀璨金光煌煌,为他疗伤。

        “真是的,你好好讲道理不行吗?何必硬碰硬?”烨筠一边聊天,一边疗伤。

        姒穆清满脸无奈,他愿意啊!还不是解释不清楚,不知道为啥张乐萱和凌落宸也不帮他解释,于是更助长了风言风语,在发现他们不要你觉得要我觉得之后,姒穆清果断接下挑战,言语无用,那就用剑来证明就好了。

        烨筠用纱布帮他缠住了手臂上、胸口上的伤口。

        “我不是在讲道理吗!我的剑就是我的道理,筠儿,你还没有考虑好吗?”姒穆清疼的吸气。

        烨筠打个漂亮的蝴蝶结:“都不和我说黄昏巨龙会干什么,只说邀请我加入,我看在咱俩的关系上才会考虑。”

        “还是那句话你加入就知道了,我又不可能把你卖了。”姒穆清站起身,“大家三小时后在第七教学楼三楼第四间教室。”

        “你要去哪?”烨筠看到姒穆清离开。

        “去魂导系,去试一试我的斗铠?”姒穆清朝后摆摆手。

        铛铛,大锤砸在魔银上,火星四射,修长有力的臂膀,金发盘起在头顶,紧身的皮衣包裹住要害,王秋儿的手臂、小腹、大腿都暴露在外。

        帆羽在一旁拿着一块灵金打量,是不是抬起头,指点王秋儿哪里不对。

        姒穆清来到魂导系后,看到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帆羽老师好。”姒穆清恭恭敬敬的问好。

        “别来这些虚的,试一试。”帆羽开门见山,指着魂导台上面的斗铠部件说。

        “好嘞!”姒穆清稍稍雀跃,这是第七次实验了,设计图、魂导阵法,几次修改。

        姒穆清拿起一件拳套和臂甲,暗金丝织成的露指手套,轻巧的灵金塑成一个凌厉的弧度翘起。

        他戴上臂甲,五指握紧,一拳轰出,魂力透过臂甲上的阵法运转穿过空气,拳印深深烙在墙壁上。

        帆羽厚厚的嘴唇一抽。

        “魂力的增幅合格,阵法运转正常。”姒穆清平静的说出结论,又戴上另一件臂甲和拳套。

        肩铠、腿铠、胸铠、战靴、头盔姒穆清一一穿戴好。

        姒穆清试着握住五指,感受着铠甲中在魂力的运转中激发出的浩瀚力量。

        “来,试试。”帆羽都丢出一块合金板。

        姒穆清一指点出,锋利的剑气轻而易举的洞穿了合金板。

        “来。”帆羽伸出手,和姒穆清试手。

        面甲落下,牧星剑落入手中,星辰之力随这一剑爆发。

        星光滚滚,浩瀚无垠的星辰之力聚集而来,巨大的星辰剑气挥斩。

        姒穆清站在元气运转的中心,星辰之力,元素之力滚滚而来。

        “好好!”帆羽目光狂热,看着自己的得意作品,一件不知名的防御魂导器激发。

        护罩被剑气砍爆,帆羽反而大笑连连:“好,这是一件七级魂导器!非魂圣无法打破。”

        铠甲上星光流转,面甲、胸铠、臂铠、手甲、腿铠、战靴,组成一条流动的星河。

        这正是姒穆清留在魂导阵法核心的东西,周天星图,以斗罗星为中心,观测的一幅星图。

        以星辰图牵引星力,七个部件相互共鸣,元素焕发出七彩之光。

        姒穆清战靴一踏,地面轰然碎裂,碎石溅起。

        帆羽摇摇头,力量增幅过大,所以无法进行精细的控制。

        宽厚的长剑横砸,没错,就是砸,姒穆清现在根本无法精细控制磅礴力量,索性直接砸过去。

        帆羽举重若轻的接下这一击:“够了,有什么缺陷需要弥补吗?”

        姒穆清闻言收起牧星剑,七件斗铠部件一字脱下。

        “没了,我的每个能力都得到了完美增幅,这一次可以制造了。”姒穆清摘下面甲,浩荡力量离开他的体内,脸上露出怅然若失的表情,很快就收起失落。

        “那就开始了!”帆羽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一手拿起刻刀,另一手握住灵锻灵金铸成的臂铠手甲。

        刻刀轻巧的落下,铭刻一道道魂导阵法纹络。

        王秋儿来到姒穆清身边:“魂圣的力量感受怎么样?”

        “不是自己的力量,有什么感受!”姒穆清转转手腕,打量着王秋儿一览无遗的姣好身材。

        “诱惑力不错!”姒穆清拍在王秋儿裸露的肩膀上。

        王秋儿转身走到换衣室。

        “穆清!”帆羽一声高喝。

        璀璨星光流动的臂铠和手甲悬浮。

        姒穆清把右手割破,伸入臂铠和手甲的光华。

        臂铠和手甲沾染鲜血,隐入皮肤之下,银丝光辉流动,彷如经络。

        刚刚那副斗铠材料是用普通的灵金,而不是有灵金属,这种实验,他们用了无数金钱堆,只为了一个几乎完美的结果。

        “穆清。”闻言,姒穆清把左手伸出,鲜血沾染铠甲。

        “感觉有什么不适吗?”帆羽目光如刀,仿佛要切开姒穆清的手臂。

        “感觉不错!”姒穆清体会着双手中的手甲和臂铠。

        “先离开吧!每天定时去医疗室检查,以防万一。”帆羽捏了捏姒穆清的手臂,为了求稳,也因为他的魂力修为所以就先这两件。

        王秋儿正好从换衣室出来:“老师,你担心他作甚!”

        她一身白色劲装,金色秀发自然垂落腰间。

        姒穆清狞笑着环住王秋儿的肩:“帆羽老师我们小两口就先走了,拜拜。”

        帆羽无奈的目送他们离开,最近内院沸沸扬扬的传闻他自然是清楚的。

        王秋儿惊愕的看向姒穆清:“你的力气?”

        她居然挣扎不开姒穆清的手,那所谓斗铠居然有这么大增幅?姒穆清的力气一直不如她,如今得了两件斗铠部件居然有超越她的趋势。

        “走了,去社团活动驻地。”姒穆清放开王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