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离开

第一百六十六章离开

        古月娜安慰着姒穆清:“慢慢来,先把银龙武魂变成你的第二身躯。血脉进化、打破上限的事情不急,绝大部分真龙一辈子都触摸不到血脉的上限。”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张乐萱不打算坐享其成,既然有人已经成功完成了武魂进化,那她至少应该参加研究。

        姒穆清紧紧握住张乐萱的纤纤玉手:“那就麻烦萱姐姐你了!黄昏巨龙会欢迎你的加入。”

        “黄昏巨龙会是什么?”张乐萱喃喃的说。

        “就是我组建的社团啊!它的名字就是黄昏巨龙会。”姒穆清洋洋得意的说,“这个名字怎么样?”

        “很好。”张乐萱扬起嘴角,两颊微微现出酒窝,甜美而友善。

        古月娜悄悄附身在张乐萱的耳边轻轻说了什么。

        姒穆清的精神感知都不知道她说了什么,他的眼神在两个女人身上来回打量:“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古月笑的快活,笑的肆意:“我们现在可是好姐妹,趣味相投。”

        “答非所问。”姒穆清小声说。

        古月娜笑容收敛:“我要走了!”

        “我送你。”姒穆清将伤感收在心里,脸上波澜不惊。

        “等等,你这个月送我的礼物呢?”古月娜背着双手,俏生生的说。

        看着古月娜眨啊眨的大眼睛,闪烁着期待的心情。姒穆清心脏微微一紧,这个月事太多又急,他给忘了。

        “你不会忘了吧!”古月娜淡紫色如水晶琉璃的眸子眯起,闪烁着危险的气息。

        咳,姒穆清轻咳一声,一个完美无瑕的笑容展现:“怎么会呢?”

        姒穆清手指捋过古月娜的秀发,摘下她的一缕发丝。

        然后他尴尬的发现自己的头发不够长,咬牙。古月娜静静等待他的下一步动作。

        沉闷的气氛弥漫在病房中。

        “穆清你的礼物呢?”张乐萱忍不住打破了沉重的气氛。

        “娜儿,我现在的头发不够长,要不我换一个,下个月一并送去?”姒穆清小心翼翼的问古月娜。

        “不用,我自己取就是。”古月娜若有所思,右手闪电般探出,收回。

        一枚银色六边形龙鳞出现在她的手中,古月娜贴身收起鳞片,然后又给了姒穆清一枚一模一样的鳞片。

        姒穆清一只手捂着心口,一只手接过鳞片,好疼!

        古月娜补充道:“逆鳞贴身放,不能丢。”

        说完古月娜,转身开了空间门,走了。

        只是悄悄用精神沟通留了一段话在他的心里。

        姒穆清握着手心中的一缕长长的发丝,心神震荡。

        “唔,醒醒,人已经走了。”张乐萱看着怔怔的姒穆清。

        “青丝芊芊,比翼同心。愿结世好,白首不离。”姒穆清说了一句。

        张乐萱摸不着姒穆清的思路:“哈!你在说什么?”

        “侬既剪云鬟,郎亦分丝发。觅向无人处,绾作同心结。”姒穆清又把晁采的诗文背了一遍。

        这回张乐萱听懂了,纯粹是诗文意思直白,而且里面蕴藏的情感纯粹热烈。

        “那娜儿又给你龙鳞是做什么?”张乐萱看着姒穆清握紧龙鳞的手心,被龙鳞锋利的边缘鲜血淋漓。

        “这是逆鳞。”姒穆清说完把逆鳞贴身收藏,而黑色逐渐变成通透晶莹的雪银色发丝则用一块整洁的布包裹起来,放好。

        张乐萱一点就通,龙有逆鳞,触之者死。

        “唉!”张乐萱惊恐的尖叫,大长腿狠狠踢了过去。

        扑通!姒穆清揉着屁股:“萱姐姐,你干啥?”

        “我还想问你呢?娜儿刚刚离开你就兽性大发?”张乐萱优雅从容的气质一扫而空,死死的把被子抱在胸前,虽然这东西没有一点防御能力,但她追求的是一点内心的安全感。

        “什么叫兽性大发!”姒穆清站起身,“我只是困了,你看这房间里还有别的床吗?”

        姒穆清哈欠连连,止都止不住。

        女孩子的床是能让随便哪个男子上的吗?对于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来说简直就是底线。

        感激归感激,张乐萱目光少有的凌厉。

        姒穆清不管不顾,一头栽倒床上,像一只猫一样蜷缩起身子。

        张乐萱伸手推了推,姒穆清呼吸渐渐绵长,张乐萱魂力探入姒穆清的身体。

        魂力反馈给张乐萱的信息,让她目光柔和的看着姒穆清。

        姒穆清的魂力实际上已经见底了,一场庞大的杀戮,消耗的不只是魂力还有心力,他和马小桃说过后,就打算看完张乐萱后就回去休息,然而古月娜在此地加上时间的流逝,到现在,姒穆清再也挺不住了。

        张乐萱将姒穆清的上半身温柔的搂抱着扶起,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还好,只是魂力透支。张乐萱庆幸的想着,然后想到古月娜给她看得记忆,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从小到大,自从家族被灭以后,从来是她保护人,照顾人,现在却被人照顾和关心。

        她给姒穆清脱下鞋袜外套,盖好被子,动作温柔仔细。

        张乐萱低头,玉指细细摸过姒穆清的眉眼,似要刻在心里。

        姒穆清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蜷缩的身子舒展,双臂抱住了柔软温暖舒适的抱枕。

        张乐萱反抱住姒穆清,也沉沉睡去,她刚刚从血蚊中逃脱出来,魂力也没有恢复,外面打的天翻地覆也不关她的事情,而且她一直努力为学院工作,现在就让她休息一下。

        血光一闪而逝,青年和玄老、毒不死身影交错而过。

        玄老和毒不死惊骇的看着青年。

        一个刚刚突破封号的青年面对他们两个九十八级的老牌斗罗,居然只是落于下风。

        青年放下剑,血剑化作血海,千叶血莲朵朵绽放,莲叶如剑,绽放血光,一道道俊美的虚幻身形在莲心吟唱赞歌。

        一道道血火在身影双手叠加的掌心燃烧,然后想一只只萤火虫飞向上空。

        阻止他,玄老和毒不死对视一眼,坠向血海,一道道黑色空间裂缝出现在他们身后。

        血火聚集,飞升在血海天空一轮火球定在天空晃晃悠悠,原本至邪至恶的火焰透出了一丝丝宏大神圣的气息。

        青年头顶皓日,平和浩大,脚踏浩瀚深邃的血海,莲海摇曳。

        武魂边缘似有彩光流淌。

        “这……”毒不死认出这是什么情况,心中骇然。

        皓日晃晃悠悠,青年叹息一声,似带着无尽惋惜。

        血日光辉转变,坠落,一轮至邪圆月落于青年身后。

        “走!”一个黑发青年从突兀打开的门扉中走出,一把把血眸青年拉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