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四章杀戮

第一百六十四章杀戮

        “穆清你冷静。”玄老死死摁住姒穆清的肩膀。

        “那是真话。”姒穆清冷冷的说。

        “做人要有决断,不能心慈手软。犹豫下去只会一个人也救不了。”姒穆清目光平静的望着所有人,他现在心情很焦急,但同时也很冷静。

        “就算最后只救下一个人也好。”姒穆清轻声自语道。

        轻语中蕴含的杀气和坚决让人心中发寒。

        站在一旁的古月娜靠在窗边,随意的捋了捋额上的刘海。

        姒穆清衣袂翻飞,提剑走出房门。

        “玄老,穆清的决定是对的。”马小桃小声的说。

        玄老恶狠狠的说:“我当然知道是对的。”

        “理是这么个理,但事情不能这么做!”

        “就算要杀,那也要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表明自己的无奈,自己心痛。”

        “这小子倒是冷酷决绝的,可让别人看了会怎么想?人心,人心这才是重点。”

        玄老痛心疾首:“这表面功夫,你们两个要好好学学,别什么都表示在脸上。”

        “你怎么又回来了?”玄老收起表情。

        “我一直以为您是个直肠子来着。”姒穆清说着,又把剑架在罗林脖颈上。

        “再问你个问题,你口中的朋友突破的层次是指什么?”

        “老头子也不想啊!身在其位不得不如此,尤其这里我职务最高。”玄老摊摊手。

        “自然是封号斗罗。”罗林勉强一笑,牧星剑锋一动,一丝血痕浮现在他的脖颈上。

        “我不喜欢听谎话,再有下次,我不介意杀了你,再读取记忆。”

        姒穆清下定了决心,挡在他剑前的一切皆杀。

        罗林紧紧闭嘴,完全抿住唇。

        “去救人吧!”古月娜眺望着血月,“你把人都杀了,再把尸体血液都焚毁就可以了。”

        古月娜一点都不在意这里会死多少人,不过是人类的自相残杀罢了!

        古月娜的声音在姒穆清耳畔响起,没有一个人察觉。

        玄老和马小桃皱着眉看向罗林。

        姒穆清朝着古月娜点点头,抽剑离开。

        “玄老。我先离开了。”马小桃把秀发绑起,梳成一个高高的马尾。

        “小子,带老头子去找你的朋友。”玄老提起罗林,话语中杀气腾腾,不论那个幕后黑手究竟是谁,今天他别想活着离开。

        “队长!寒学姐有急事找你。”一个史莱克学院内院弟子匆匆跑来,递给马小桃一个电话。

        马小桃接过电话:“若若姐?”

        马小桃脸色越来越黑,绝高温度的火焰从她娇躯中爆发。她匆匆把这里情况也交代后,召集城内的学院弟子。

        今夜月明星稀,如水的月光落下,为青石铸成的城池镀了一层银辉。

        宽阔的街道上,男女老少一排排的行走在街道上,嗡嗡的声音遍地都是。

        姒穆清来到街道上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神情木然,眼神空洞,仿佛是一具具死尸。只有仍在起伏的胸口,口鼻呼吸的空气,才能证明他们还是一个活人。

        一点点的血色隐在阴暗的空中。

        一点星辉绽放,万千星光璀璨,森寒彻骨的剑意和澎湃如潮的杀意一起宣泄而出。

        一只只血色的蚊子落在地上,一点火焰从蚊子体内燃烧,化作灰烬,嗡嗡声大作,一点点的血色分散逃离姒穆清身边。

        一团血雾在上空聚集成型,弥漫。

        噪耳的嗡嗡声扰乱了夜晚的清净,行走的男女老少僵直的停下脚步,一动不动,眼珠随着他们的身体转动,看向了姒穆清,眼白中布满了血丝,诡异而恐怖。

        “这里所有人都是我的傀儡,你既然敢来这里阻止我,那就和他们一起作为我的食物吧!”血雾发出叫嚣。

        随着隐藏的血蚊本体一声令下,那些男女老少一齐嘶吼,歇斯底里,撕心裂肺,声音如海啸,如倾倒的山岳,铺天盖地。

        他们好像饥肠辘辘的狼群在盯着一根香气四溢的火腿,黑压压的一片,人头耸动着扑向姒穆清。

        野兽般的人们疯狂而野蛮,毫无章法的一拥而上,一个普通人也在失去了大脑潜意识限制后爆发出了平时无法想象的力量。

        汹涌的人潮扑打向姒穆清,姒穆清紫眸中透着坚定的杀意,脸上面无表情,凌厉而孤独。

        剑气一扫,十几个前冲的人类拦腰截断,鲜血溅落在地上,肠子和脏器滑落,后面人潮涌动,悍不畏死的践踏过苟延残喘的人体猛扑向姒穆清。

        姒穆清用各种剑法斩杀数十人后就不得不放弃了各种精妙的剑法,连剑气都放弃,只是凭借牧星剑的锋利面对这简单粗暴而没有技术含量的人海战术,牧星剑横劈竖斩,就像屠夫手中的一把杀猪刀。

        血肉分,筋骨断,鲜血溅落,大量的血浆不要钱似的喷洒,各种破碎的脏器,断肢残骸漫天飞舞。

        姒穆清一身黑色的衣服被鲜血淋湿,脸庞上的猩红刺眼,男人、杀,女人、杀,老人、杀,幼童、杀,周围的尸体高高堆积,人潮推倒尸体。

        他乘风而起,一点火星落下,呼地一声,纯白的火焰燃烧,断肢残骸被点燃,火舌贪婪的舔过地面。

        傀儡们身体一样噗嗤燃烧,剧烈的疼痛让他们面部扭曲,四肢抽搐,跳起诡异的舞步。

        血蚊组成的血雾分散又聚合,在火焰下,呼啸着杀向姒穆清,他们可以不在乎傀儡的死亡,但那些鲜血却要保留下来。

        姒穆清身后狂风震荡,一颗剑心高悬,明镜止水的剑心将四周的变化事无巨细的倒影,剑意四散,追魂索命。

        一道道晶莹的剑光从牧星剑中迸发,交织成毫无缝隙的剑幕,挡下血蚊。

        清脆而沉重的剑吟声中一道璀璨耀眼的流光精准的点在了一只血蚊的额头上,一挂天河在这一剑中挥洒开来,万千星光点点,点亮了黑暗。

        人潮骤然停下,僵硬的身体像是破败的机械,眼神中涌现出神采,恍若梦醒。

        姒穆清反手一压,升腾的火焰被抹灭。

        不知谁发出一声嘶哑的尖叫,混乱骤然爆发,惊慌失措的人们四散奔逃,毫无秩序堵塞了道路,踩踏,推搡又造成了更大的伤亡、混乱和恐惧。

        一道剑光落下,削起了十几颗满是惊慌、恐惧的头颅,喷涌的鲜血像一盆冷水冰凉的浇在他们的心头。

        “再敢动,死!”姒穆清的话像死亡一样冰冷无情。

        “现在听我的指挥!”

        在姒穆清疏散人群时一处安静的黑暗中,一双血眸在睁开。

        “咳。”骨瘦如柴的人形吐出一口鲜血,鲜血呈剑形,深深没入岩石中。

        “好狠的剑意,追魂索魄,赶尽杀绝。”

        “血蚊被杀了!”血眸中露出一抹难看的神色,“只能现在归一了!”

        人形仰天长啸,一条条血河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