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三章瘟疫爆发

第一百六十三章瘟疫爆发

        姒穆清老老实实的在写检查。

        回来之后,确定三个人没有任何后遗症后,玄老狠狠的训斥了三人一顿,主要是姒穆清,太任性妄为了。

        三个人分别被命令写一份检查,王秋儿三千字,烨筠五千字,姒穆清一万字。

        姒穆清咬着一块软糖,甜滋滋的味道从嘴里溢到心里。

        张乐萱目光凌厉的盯着姒穆清,作为病人的她担当起了姒穆清现在的监护人。

        “乐萱姐,用不着这么认真吧!”姒穆清放下笔。

        张乐萱秀发分成两束,垂落胸前:“你自己不也认可犯错的人要受罚吗?”

        “宽于律己,严于律人。双标是人都会的。”姒穆清拿起笔,刷刷的写,唇角勾起,俏皮的笑了一下。

        姒穆清埋头写检查,一边和张乐萱聊天:“乐萱姐,外面怎么样了?”

        “我一个病人,怎么会知道这些?”张乐萱转头看向窗外,窗外秋风瑟瑟,枯黄的落叶飘落在地。

        “穆清,你说我死了,会有人记得我吗?”

        姒穆清头也不抬,随口说道:“没有人会记得死的东西,所以要活下去啊!要咬牙切齿的活下去,姐姐,生命是我们仅有的一切了。”

        张乐萱怔怔的看着姒穆清,忽然噗嗤一笑:“你只剩下生命?骗鬼吧!”

        “但活下去,这是重点。”姒穆清悠悠的说,“贪、嗔、痴,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只有拥有生命才有这一切。”

        姒穆清把稿子递给张乐萱:“写完了。”他的话题转换的突兀而笑嘻嘻的,根本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那我走了!”姒穆清说完,瞬移离开,随着对于空间了解的加深,瞬移他是玩得越来越溜。

        “娜儿!”姒穆清瞬移出现在自己的房间,扑向在床上盘腿坐着的古月娜身上,左蹭蹭,右亲亲。

        “放开,你属狗的吗?”古月娜脸颊微红,小手无力的抗拒着,这家伙就差舔了。

        “舔狗也是狗啊!”姒穆清舔着脸享受着温香软玉,淡淡的处子幽香萦鼻。

        古月娜放弃的佯装的挣扎,依偎在怀里:“呵呵,那你帮我灭了人类吧!”

        “没问题。”姒穆清一口答应,“你说以后改叫什么名字?佛、仙、妖、魔哪一个更好?”

        古月娜先是眉梢一挑,然后又平静下来:“还是人类更好。”

        “你能在这里待多久?”姒穆清问了问自己很关心的问题。

        古月娜纤细修长的食指划过姒穆清的脸庞轮廓:“等你安全了就走,也用不了多久。”

        “安全?我现在很安全啊!”姒穆清疑惑道。

        “还记得那个罗林吗?他是来找自己的朋友的。”古月娜说着看向窗外,一轮明月遥遥升起。

        姒穆清点头,罗林现在还在被玄老看着,准备疫情结束后就带回去。

        “你们啊就是太马虎了!这个季节,这个温度,蚊子会大量死亡,可不会数量繁多到这种程度。”古月娜看着明月上染上一层血光,“瘟疫到现在几乎没死几个人,就是对方准备一口气收割。”

        姒穆清瞳孔一缩,心中一紧,顺着古月娜的目光看去,一轮悬挂的血月在预示着什么。

        “乐萱。”姒穆清吐出一个名字,瞬移回到病房。

        古月娜目光平静的看着姒穆清离开,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

        姒穆清回到病房,张乐萱痛苦的躺在病床上,五指抓紧被单,银牙咬住下唇,青色的血管浮现在她洁白的皮肤上,显得狰狞而恐怖。

        淡淡的月光度在张乐萱的肌肤上。

        “先将她冰封起来。”古月娜的声音在姒穆清身后传来。

        姒穆清依言冰封张乐萱,层层的冰霜覆盖在了张乐萱身上。

        “乐萱!”“大师姐!”病房门被一脚踹破,庄老和马小桃赶了过来。

        庄老和马小桃无视了姒穆清身后的古月娜,看见张乐萱的情况后眼神微松。

        “姐姐,外面怎么样了?”姒穆清问着马小桃。

        “所有的病人都失去了神智,现在正在大街上走向中心广场。”马小桃尽量简略的说,实际上现在外面那些人已经有的七窍流血只是勉强还活着。

        “敌人呢?”姒穆清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马小桃摇摇头,她忙着维持秩序,学院的这点人手都不够。

        “敌人是这小子的朋友。”玄老提着罗林走入病房,目光一扫,总觉得不对劲,于是又在古月娜站立的地方多看了两眼。

        “那是血蚊,他的魂技。”罗林面色愁苦而无奈,“我真没想到他已经疯狂到了这种地步,要以两个行省的生命为祭品突破现在的层次。”

        姒穆清牧星剑出鞘,架在罗林的脖子上:“说。”

        “你要救她就要斩杀他的血蚊分身。”罗林看向床上的张乐萱,心中了然,于是痛快说出救人的方法,这本来就是他现在的目的。

        “现在他的分身就隐藏在外面,但我要告诉你,所有失了神智的病人体内都有血蚊,就像破茧成蝶一样,血蚊成熟,就会吸干鲜血,破开皮囊,回归本尊。”罗林大致说了说接下来的情况,但他依旧隐瞒了最重要的一点。

        “病床上的女子因为魂力够高,还能抵挡一段时间。”罗琳说道,“你们还有一段时间救她,但我要提醒你们,他既然已经疯狂到要用人命来突破自己的层次,那么他也不会介意用人命来阻挡你们。”

        “那些失了神的病人他是可以控制他们的行为的。”罗林说出一个两难的抉择。

        “那些人还有救吗?”姒穆清只是冷淡而平静道。

        罗林肯定的说:“有救,只要有时间就能救他们。”

        “奥。”姒穆清冷漠的道,仿佛下了决心。

        “穆清别乱来。”玄老按住他的肩膀,“说不定有其他的方法呢?而且不排除他撒谎的可能。”

        “我知道。”姒穆清侧着头,“但来得及吗?”

        他有读心术,虽然不想用来窥探隐私,但刚刚开始他就用这种手段确定是不是谎言,很可惜,都是真话,最多隐瞒了些事实。

        “我和她说人总是双标的,我也一样,如果这些人只能活一个下来,那我希望是她。”

        “再问你一句,救人必须要杀了血蚊分身吗?没有其他的方法了吗?”

        “必须要,没有!”

        是真话。姒穆清确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