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五章现场、记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现场、记录

        姒穆清带着王秋儿来到南十字城堡,一路上出示通行证。

        “大人,说了老爷只是被一个卑劣的魂师偷袭而死,和这场瘟疫是真没什么关系。”带路的仆人苦笑道。

        王秋儿不客气的说道:“我们帮你们找凶手,你们还不乐意了。”

        姒穆清顺着走廊,欣赏着两侧的名画和画像。

        “大人对这些画像感兴趣?这些都是对诺次家族做出了巨大贡献的魂师。”执事精神一振,给外来者讲前辈的功绩可有趣多了。

        “带我们去那里吧!”姒穆清一点都不想耽搁时间。

        王秋儿问了另一个问题:“新一任大公是谁?不会还没有选出来吧!”

        “此事重大。”仆人简短的说,也是暗示依旧没有主事人。

        “请进。”仆人把他们带到书房中。

        姒穆清用一种不知道什么的语气感慨道:“清理的真干净啊!”

        “叫你来这,想必庄老早就知道了吧!”王秋儿看到仆人退出书房留下两人独处,立刻嘲笑道。

        “不过你可以期待下唐雅和霍雨浩有收获。”王秋儿满满的事不关己。

        “别忘了,瘟疫不解决你也不能离开。”姒穆清敲了一下王秋儿的额头,“帮我就是帮你自己。”

        “除非你能透过时光去看当时的景象,不然现在我们只能指望唐雅和霍雨浩的收获。”

        “说到底你我都是擅长暴力解决问题的人,这种探案的活和我们的能力差的太远。”王秋儿捂着额头。

        “探案又不是必须要用能力。”姒穆清锤了捶掌心,“走,我们去查拜访记录和出入城的名单。”

        “啊!”王秋儿皱皱眉,“你不会以为刺杀者会是光明正大进来的吧!”

        “就算大公本人失去了所有魂力,但他这座城堡中依旧有着许多魂师守卫,其中不乏魂圣和魂斗罗。”

        “加上口供的描述,大公和他的妻子在第二天被人发现悄无声息的死在书房和卧室里,这样推测,对方很可能是一位魂斗罗或者封号?”

        王秋儿说出之前他们从庄老手中得到的信息。

        “话说这种时候,他们的孩子还忙着争权夺利,这对父母也是够失败的。”王秋儿嘲讽道。

        姒穆清解释道:“他们最杰出的孩子还在天魂帝都中学习,稳定人脉,现在也不可能回来继承大公的位置。”

        “而这是他的兄弟们的唯一机会,而且这位继承人也不是好惹的,在帝都中遥控家中忠于自己的人阻止兄弟登位,只要时间流逝,那位继承人登位可以说是注定的。”

        “最重要的是凭什么他可以避过这场劫难,而与原本大公位置无关的他们却要搭上性命。”

        “各种各样的情绪和问题下,才造成了学院主管行政的情况。”

        “人类真复杂。”王秋儿柳眉蹙起,思考着其中的关系。

        姒穆清带着王秋儿去拿了出入记录,路上说:“并不是说危难时人类就一定会团结在一起,但危难时见人心倒是真的。”

        “我们这里也没有收获。”路上汇合的霍雨浩和姒穆清报告。

        唐雅站在一旁,凤凰面具下眸子闪烁着光芒,琢磨着怎么报复回来。

        “我们直接去研究疫病不好吗?”唐雅调整心情后开口,“大公被杀和我们有关系吗?不是说大概率是仇杀吗?”

        “只是大概率而已,疫病…霍雨浩你有什么意见吗?”姒穆清转过头问霍雨浩。

        霍雨浩有点不知所措:“我?我能有什么看法,药篇我还没有入门呢?”

        看来伊莱克斯没有指点他,或者说处于沉睡状态,不知道外界情况。姒穆清想道。

        唐雅不满了,面具下红唇撅起,伸手扯着姒穆清的耳朵。

        “这里药篇成就我最高吧!为什么问他?”

        因为亡灵法师啊!不会真有人以为亡灵法师就光会召唤亡灵吧!不会吧!不会吧!

        瘟疫疾病,灵魂肉体等等一系列方面,亡灵法师都可以说精通,杀人制造亡灵你总不能让亡灵法师一个个杀然后转化,那效率多低。

        一场瘟疫下来又能杀多少人?战争、瘟疫、饥荒、死亡,亡灵法师就占了至少两个。

        “疼、疼……”姒穆清夸张的求饶道。

        唐雅哼了一声,放开姒穆清:“虚假的表现。”

        “小雅姐你有成果不会直接说吗?”姒穆清揉了揉通红的耳朵,“何须我去问你?”

        “穆哥,问你个问题,如果,我是说如果,大师姐真的死了,你会怎么办?”

        霍雨浩发问,试探姒穆清的态度。

        “死了?”姒穆清皱眉然后舒展,“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把烨筠带来?”

        姒穆清胸有成竹,他把烨筠带来就是防止有自己不愿看见的人死去。

        不得不说,复活术在各种意义上都是非常nb的能力。

        “额……”霍雨浩不说什么了。

        “你问过烨筠的意见了吗?复活总有限制,需要付出代价。”王秋儿接着霍雨浩说话。

        唐雅几乎听不清姒穆清接下来的回答,复活这两个字在她心中回荡,双手伸开又握紧,心情激荡,只知道本能的跟着他们走。

        姒穆清伸手在唐雅眼前晃过:“小雅姐?师姐?唐雅!”

        “小雅老师哭了。”霍雨浩敏锐注意到面具下流出的水痕。

        “这至于吗?”姒穆清看着自己在名单上找到的熟悉名字。

        “从刚刚我提到复活开始,她就处于走神状态。”

        王秋儿说明唐雅的情况,这里就她最闲,所以也第一个注意到了唐雅的变化,但她又和唐雅不熟。

        “我记得她是父母双亡,而且是幼年亲眼看着唐门破灭,父母惨死?”姒穆清摸着下巴,这是他回忆思考时的惯有动作。

        “没错,我亲眼看到唐门失去宗门驻地,失去最后的门人。”

        “我的父母、族人、同门倾尽全力把我送入史莱克学院接受学院的庇护。”

        心情稍微平复的唐雅激动的说着。

        “我亲眼看到他们一个个死在我面前。”

        话语中甚至包含着怨恨,不只是对那覆灭了唐门的宗门怨恨,还有那些袖手旁观的友好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