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四章难题

第一百五十四章难题

        姒穆清走进房间。

        “穆清,你怎么来了?咳咳!”张乐萱一眼认出了面具下的姒穆清,他大氅上的纹饰还是他们一起设计,她亲手缝上去的。

        姒穆清轻轻抚着她的背。

        “求援?合着你自己都被传染了?”姒穆清递过一杯热水。

        张乐萱也不说小事,或者什么不是大病的安慰话。

        “有庄老呢!”张乐萱双手握住水杯,暖暖的温度从手心传来。

        姒穆清还真没有想到张乐萱会倒下,随着魂力等级的提升,人体对于疾病的抵抗力是越来越强的,外面的魂帝还没有倒下呢:“你一个魂斗罗怎么会抵抗不了这次的瘟疫?”

        “到现在大家也没有找到瘟疫传播的方式,连如何爆发的都不清楚。”

        “瘟疫传播方式无外乎空气、水、食物、接触几种传播方式。”姒穆清回忆前世的常识,然后说道。

        张乐萱在姒穆清已经来了的情况下“两个行省各个城市村庄几乎是同一时间爆发,不分先后。两大帝国行政系统几乎一下子瘫痪了彻底。”

        “行政系统瘫痪?那现在谁负责管理?”姒穆清蒙了一下,不对啊,他进城时看到秩序挺好的啊!

        “我啊!”张乐萱理所当然道。

        “啊!”

        “啊!!!”姒穆清几乎跳起来。

        张乐萱把姒穆清按下:“你是不是忘了我也是来自天魂的贵族?”

        “这个身份绝大时候没什么意义,但某些特殊时候却可以做很多事情。”

        “现在你是这里的最高行政长官?”姒穆清抽了抽嘴角,“天魂这是做什么?”

        “他们也是没办法了。”张乐萱耸耸肩,“瘟疫一口气摧毁了行政系统,最高长官也被人杀死,哪还有人肯来这里?”

        “杀死?”姒穆清发现这里很多事情都出乎了预料。

        姒穆清削着猕猴桃,等着乐萱姐的接话,可他皮都削完了也没有回话。

        他抬头一看,张乐萱已经沉沉熟睡过去:“大师姐?乐萱姐?萱姐姐?”

        姒穆清轻轻放平倚靠的张乐萱:“睡个好觉。”

        说完后,姒穆清走出房门,顺手制造一团冰凉的水球,丢了过去。

        “喂喂!你干啥?”霍雨浩脚步一晃,避开丢开水球。

        “偷听是不好的行为!”姒穆清悠悠的说,一点也看不出生气。

        手伸出,抓向霍雨浩。霍雨浩分成几个身影躲避。

        姒穆清一把抓住霍雨浩的真身:“你是不是忘了我也是唐门弟子?”

        “这是小雅老师让我做的,师命难违啊!穆哥。”霍雨浩毫不犹豫的出卖了唐雅。

        烨筠好奇的听着,王秋儿默默记下,然后准备下次见到古月娜时告诉她。

        “作为师姐,我有权利关心下师弟的情感。”唐雅理直气壮,“师弟,快说你和大师姐有什么关系?”

        “棋友?”姒穆清觉得不准确,就又补了一个定位。

        “好朋友。”

        “真的只是这样吗?刚刚听到大师姐的消息,是谁急急忙忙的?那着急劲,我可是第一次看到。”唐雅捉黠的问道。

        “贝贝和乐萱姐是青梅竹马。”姒穆清献祭贝贝躲开唐雅的调戏,好兄弟就是这个时候用来挡枪的。

        唐雅笑容一僵,随后笑容越发温柔,青梅竹马又算得了什么,这是天降系的自信。

        “呵,我们不是在讨论你和大师姐的关系吗?你就不要提贝贝了。”

        啧,献祭失败,没关系再来一次,姒穆清又随意的说:“咦!看来小雅姐你是不在乎了。本来还想告诉你贝贝和乐萱姐有婚约来着。”

        唐雅娇躯一僵,婚约,满脑子都是这两个字。

        “不可能!”唐雅喃喃自语,随后转身跑了出去。

        “唉唉!小雅姐,等等!”随着姒穆清的呼叫,唐雅跑的更快了。

        “唉,我还想告诉你那份婚约已经黄了呢?”姒穆清的话语落下,霍雨浩、王秋儿、烨筠看姒穆清的眼神变了,这是个魔鬼。

        “咳,雨浩,你还愣着干嘛!真准备搅黄了唐雅和贝贝的事情?还不快去追!”姒穆清一拍呆愣在原地的霍雨浩。

        霍雨浩奥了一声,飞快的追上唐雅。

        烨筠摇摇头:“你这图的什么啊?”

        姒穆清笑而不语,看见躺下的张乐萱后,苦闷的心情终于一扫而空,果然建立在他人痛苦上的快乐最抚平人心。

        “走了,去找庄老,问问乐萱姐现在的情况。”姒穆清当先离开,然后他就开始了问路。

        没办法,刚来这里,不认路,也不清楚庄老的工作地点。

        烨筠和王秋儿也不知道现在该干啥,索性跟在他后面。

        姒穆清找庄老时,他正在医院中安抚病人。

        庄老用眼神示意他们稍等片刻。

        “看到乐萱了。”庄老走出来之后,把手套放在一边清洗双手。

        姒穆清点头:“这种瘟疫叫什么?有什么特征?”

        “体弱无力、血流不止、魂力沉寂,这是通有的三个特征。”

        “除此外,在许多人身上也有许多不同的特征,鼻涕、发烧、七窍出血等等。”庄老转而劝阻姒穆清。

        “你既然来了,那就做些事。”

        “你不是治愈系魂师,乐萱的病,还有这些病人你救不了。”

        “庄老,您老人家有事直说。”姒穆清明白庄老提这个的意思。

        “现在小桃和若若分别负责两个行省的秩序,若若那边有伍茗辅佐,小桃还需要处理政事的一个帮手。”庄老话里的意思很明确,“小桃你懂得,战力没问题,原本有乐萱看着其他也没问题,但现在……”

        “换一个,我在学院里干的就是这个。”姒穆清想到自己在乐萱姐离开后水深火热的日子,摇摇头。

        “不要挑三拣四!你在学院里就干这个不是很好嘛!”庄老一听,更满意了。

        “我记得乐萱姐说,最高行政长官被杀了?”姒穆清想起张乐萱的话,“我去查一下这个吧?”

        “一个魂圣被杀而已。”庄老毫不在乎,“谁知道他得罪了那个仇家?被人趁着失去魂力的间隙杀了。”

        “查查吧!我的直觉告诉我,说不定可以挖掘出什么。”姒穆清坚持己见。

        庄老拗不过他,干脆给了他自主权和王秋儿自由行动,不过烨筠被他拉走,谁让这里缺治愈系魂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