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瘟疫

第一百五十一章瘟疫

        姒穆清安安全全的把所有人带回了史莱克学院,维娜和暮雪在离开星斗大森林后就和等在外面的队友汇合告辞,还非常有礼貌的说后会有期。

        姒穆清伸了个懒腰,找张乐萱汇报,顺便请假,五天的野外生活真是身心俱疲。

        “你回来了?”张乐萱一身软甲,正准备出门时看到姒穆清。

        “咳!”姒穆清轻咳一声,“乐萱姐,我刚刚回来,给你说一声,我把几个人安全带回了。”

        “我现在头晕眼花,就不打扰大师姐你的工作,先离开了。”

        姒穆清飞快的说完,转身就走。

        “停下,给我回来。”张乐萱看见姒穆清像见了猫的老鼠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不就是指使的多了些。

        姒穆清重重强调:“乐萱姐,我刚从星斗大森林里回来。”

        “这次不要求你去,但你必须要清楚发生什么。”张乐萱很是通融的说,“天魂帝国和斗灵帝国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瘟疫,涉及两个行省。”

        “两大帝国已经派兵封锁了行省,征召帝国境内的治愈系魂师,那些贵族尿性你也是知道的,还有本体宗因为这件事也无法应约。”

        “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治愈系魂师。”姒穆清打量着英姿飒爽,黑色长发梳成马尾辫的张乐萱。

        张乐萱笑了笑:“那是我的祖国,而且作为内院大师姐我需要护送学弟、学妹和老师。”

        “好吧!”姒穆清一扫颓废,“我也去!”

        “你去那里作什么?不许去,好好在学院里学习。”张乐萱声色具厉。

        “我精通医药。”姒穆清迅速的说道,“肯定比你作用大多了。”

        “呵呵!”张乐萱摸了摸姒穆清的头。

        “乖,回去好好休息。”

        姒穆清露出不适感,没有男孩喜欢别人摸自己的头。

        “乐萱姐……”姒穆清还没有说完。

        “别逼我把你绑起来。”张乐萱温和但不容置疑的说。

        姒穆清最后只能放弃:“乐萱姐,你能对我造成伤害吗?不过你都这么坚决了,我放弃。”

        “乖。”张乐萱粲然一笑,轻轻抱了姒穆清一下。

        “等姐姐回来。”

        “奥!”姒穆清呆呆的说。

        张乐萱放开姒穆清后,就离开了,看方向是训练场。

        姒穆清回过神,感叹道:“真是看不出来啊!”

        淡淡的担心浮上心头,姒穆清皱着眉,斗灵和天魂交接处总让他想到那个叫罗林的圣灵教邪魂师。

        叹口气,姒穆清摇摇头,这种事情在某种意义上已经超出自己的能力了。

        他虽然学过唐门的药篇,但论精通,可能还不如一心投在这上面的唐雅。

        现在只能相信天魂斗灵和学院的那些治愈系魂师了,姒穆清想着,但总是放不下心,伤势的治愈这些魂师自然是一等一的,瘟疫可不是靠几个魂技就能解决的。

        姒穆清带着忧心,回到了房间,干脆放弃思考,直接躺在柔软的床上,随手扯过羊绒被盖在身上,先睡一觉,胡思乱想也解决不了问题。

        一觉醒来,天都黑了。

        姒穆清看到黑漆漆的屋内,双眼直直的看着天花板。

        以他的视力,纵使是未开灯的室内,借助窗外的一点月光,也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啪嗒!”辉煌刺目的灯光一下子充斥了姒穆清的视野,姒穆清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姒穆清睁开眼睛,一张俏脸占据了他的视野。

        “王、秋、儿!”姒穆清一字一顿道。

        “我在。”王秋儿语气略有遗憾说,“还能认出我,看来你还是很正常,脑子没有失忆,真是太可惜…不,是太好了。”

        姒穆清沉默的盯着王秋儿。

        “能不能不要表现得这么明显?而且你这么期待我失忆,你想对失忆的我作什么?”姒穆清眼神不断变化,最后用一种看变态的眼神看着王秋儿。

        “你这是什么眼神?”王秋儿恼怒的说,右手五指握紧,秀拳朝着姒穆清的头砸了下来。

        拳风呼啸,姒穆清面色一变,银光一闪,消失在床上。

        王秋儿的拳头在接触到床铺前停了下来。

        “你个暴力女!”姒穆清拿了衣服往身上一裹,又银光一闪消失在了房间里。

        王秋儿听见暴力女三个,寻思自己是不是对他太温柔了,果断杀向隔壁。

        姒穆清穿好衣服,王秋儿已经气势汹汹的进来。

        “先说好,这里不能打架!”姒穆清急急地说,他不怕打架,但这是娜儿的房间,打坏了一样东西,他俩都得被娜儿吊在树下,拿鞭子抽。

        “出去,陪我打一架。”王秋儿跃跃欲试。

        姒穆清捏着下巴:“你怎么这么好战了?瑞兽应该不是喜欢战斗的物种才对!”

        “我有黄金龙的血脉啊!”王秋儿理所当然道。

        额……姒穆清一下子说不出话,黄金龙好战,这是龙族公认的,明明不论权利,还是贡献黄金龙都比不过其他龙族,之所以他们能牢牢把握九大龙王之首的位置就是一拳拳打出来的。

        “走!我们去演武场!”姒穆清大手一挥,既然避不过去,那就痛痛快快、酣畅淋漓的打一架。

        王秋儿满意的点点头,转身离开。

        姒穆清走出娜儿的房间,看见雪儿,一把把雪儿抱在怀里。

        “走,跟哥哥走,看哥哥怎么揍你秋儿姐姐!”

        “到时候给哥哥加油。”

        雪儿眨了眨蔚蓝的大眼睛,闪烁着崇拜的神色:“哥哥加油!我可以不去吗?”

        “不行哦!”姒穆清唇角翘起,露出温和的笑容,温柔而残酷的拒绝。

        雪儿神色一下子变得失望:“穆清哥哥,你确定不是被秋儿姐姐揍个鼻青脸肿?”

        姒穆清扯扯雪儿嫩嫩的脸颊:“能打败你哥哥的,只有娜儿才行,她还差得远。”

        雪儿扭过头,最近她俩一起修行,王秋儿的进步她是看在眼里,而姒穆清又是参加任务,又是带领学弟学妹获取魂环,能进步多少?对此,她持怀疑态度。

        “看来我需要树立一下自己身为哥哥的威严了。”姒穆清看见雪儿的表情,笑着说。

        演武场一向可以说是内院最热闹的场所,可为了瘟疫,现在绝大部分停留内院的学生都离开了。

        演武场空荡荡的,寥无人烟。

        姒穆清和秋儿来到空阔的演武场,两人各站在一边。

        雪儿坐在一旁的长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