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一章不死冥凰

第一百四十一章不死冥凰

        姒穆清气的大叫:“什么破卵!煮不熟,敲不开,这让我怎么吃!”

        姒穆清恨不得把卵直接摔在地上,念及这是娜儿送来的礼物才不舍得扔。

        “你确定这不是宝玉一类的东西?”雪儿把玩观赏鸟卵。

        姒穆清恹恹的说道:“娜儿的信上就是这么写的。”

        “那一定不是用来给你吃的。”王秋儿从雪儿手里拿走鸟卵。

        “她的意思应该是让你孵化出来,当做宠物。”雪儿和王秋儿一唱一和,打算让他早点放弃,赶紧把早饭做了或者买来,她们今天依旧有着大剂量的训练。

        “不行,让我再试一次。”姒穆清咬牙,拿过鸟卵,掌心上腾起一团白色火焰包裹鸟卵。

        在姒穆清和鸟卵较劲时,青鸾带着清晨时姒穆清给它的脚镯飞到了星斗大森林中,古月娜也收到了他的礼物。

        “我说不就是一精巧的玩具吗?你至于开心成这样吗!”赤红的火焰如同轻纱幕帘遮掩婀娜的身影。

        “你懂什么!”古月娜一边听着八音盒中传来的欢乐歌曲。

        “果汁分你一半爱相互承担,长路漫漫磕磕磕磕绊绊……”

        “单身狗。”古月娜三个字正中火焰身影的内心。

        “这不是你吗?到头来他不是只是录下你的歌声和舞蹈吗?”它要扳回一城。

        古月娜看着水晶球缓缓旋转,婀娜美丽的倩影脚尖轻旋,梦幻朦胧七彩光中翩翩起舞:“我没唱过这种歌,这是他调出来的。”

        “你不告诉他那是冥凰卵,他孵化的出来吗?”凤凰决定换个问题,省的被秀恩爱。

        “他能认出那是生命的卵。”古月娜淡淡的说。

        然后去鉴定种族,然后孵化,凤凰想到正常的发展心领神会。

        “然后,他会认为那是食材,想办法试着烹饪,当他发现自己用正常方法怎么也弄不死以后,会直接上极致之火。”

        古月娜说一段让凤凰目瞪口呆的话,那是凤凰卵啊!凤凰中最稀少的冥凰,执掌生死轮转的不死冥凰。

        “你们都是魂兽中曾经和未来的王者,现在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用极致之火反而让它孵化?”姒穆清抬起头,目光从裂开一道缝隙的蛋壳上收回,眼神迷茫的看着两女。

        “我是天地灵气孕育而出,对卵生魂兽不熟悉。”雪儿表示自己回答不了姒穆清的问题。

        王秋儿看到姒穆清目光转过来,立刻说道:“我没养过孩子,我怎么知道?”

        缝隙很快蔓延了一半的蛋壳,姒穆清、王秋儿、雪儿目光转回来,目不转睛的看着蛋壳。

        幼嫩的小脑袋打破蛋壳,活泼的探了出来,一双干净明亮如同皓月的小眼睛好奇看向四周。

        小家伙看到姒穆清三个人后,脑袋缩了回去,过了一会又探了出来,左瞧瞧右看看,发现他们没有恶意后,脱壳而出。

        “呓~”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啼叫。

        “这是哪种禽类魂兽?”姒穆清看着一出生就有着一身黑色绒毛的小鸟,与寻常禽鸟完全不同,显得玲珑可爱。

        “不认识。”雪儿飞快的回答,她常年呆在极北之地,对于魂兽的认知有限。

        王秋儿回忆自己见到过的飞禽,最后确定自己没有见过。

        “我在它体内感知到了生命之力和死亡之力,同时具备这两种力量的禽鸟应该很少。”姒穆清感知完,看向秋儿,雪儿对各种魂兽的知识估计还没有他多。

        “生死?娜儿姐不会不告诉你它有什么用。”王秋儿似乎想到了什么,“你查查龙族的传承记忆,其中应该有记载。”

        姒穆清精神力沉浸在龙族浩瀚如烟海的传承知识中,这一次他重点查看龙族记载的各种种族。

        很快姒穆清就找到了记录,因为能在龙族的核心传承中留下记录的种族太少了。

        “不死冥凰。”姒穆清吐出一个名字,“凤凰中最稀少的种类,执掌生死之力,黑暗属性。”

        “与其他纯粹的凤凰不同,这是一种生命世袭的物种,上一代死亡才会诞生下一代。”姒穆清说着他在传承中得到的知识。

        “当他们走到生命的巅峰,会主动涅槃,放弃记忆和情感,从零开始成长,以此突破极限。”

        “这是一种纯粹追求强大实力的种族。”姒穆清复述了龙族知识中的结论。

        姒穆清拿出梧桐木心,小家伙拍打着翅膀,想要飞上去,最后泄气的跌跌撞撞的爬到木心上,发出舒服的轻吟。

        “果然是纯血的凤凰。”姒穆清感叹一句,“你们去食堂吧!今天没早饭了。”

        王秋儿目光戳到姒穆清的脸上:“我等了一早上,你就跟我说这个!”

        “我还要给小家伙找吃的,你们说我给它拿着米粒可以吗?或者去抓几条新鲜的虫子?”姒穆清看着呓呓叫着的小家伙,和王秋儿、雪儿商量。

        雪儿拍桌而起,碍于身高,只能站在椅子上:“这么可爱的孩子,你给她喂虫子!”

        “飞禽的雏鸟一开始不是靠吃虫子为生吗?”姒穆清疑惑的反问道。

        雪儿眨眨眼,身体顿住,雏鸟吃什么她怎么会知。

        “这是凤凰,我不觉得它需要靠吃虫子为生,它应该要吃竹米。”

        王秋儿说完,姒穆清的唇角咧了咧,竹米,至少五十年到一百年才有可能有竹子开花结果,结完果子竹子就死,而且还不是开花的竹子就必然结果。

        “我和雪儿离开了,之后我们会按照你制定的计划来修行,你就好好照顾娜儿姐留给你的小凤凰。”

        王秋儿说完就抱起雪儿跑路,姒穆清话还没出口,她就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没义气!”姒穆清忿忿的说,“就这么担心我会把小家伙的伙食交给你吗?”

        姒穆清目光转向梧桐木上的小家伙,精神沟通连接小凤凰:“小家伙,你不会这么娇气的,对不对?”

        小凤凰看着姒穆清笑语吟吟,目光中饱含杀气,哆哆嗦嗦的收了收翅膀。

        姒穆清下定决心,小凤凰要真是非练实不吃,那他还是吃了它吧!

        模糊朦胧的意识在精神沟通的另一端传入姒穆清的精神力,只要是蕴藏丰沛的灵力的果实就行,竹米是最佳选择。

        最后一句让姒穆清眼皮跳了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