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回信

第一百四十章回信

        姒穆清和王秋儿、雪儿在食堂中狼吞虎咽,什么形象都顾不得了。

        吃饱喝足后,三人回到了家里。

        清亮但微弱的凤嗥声在屋内回荡,姒穆清走到娜儿的房间,看见一只鸾鸟站在梧桐枝制作的站杆上。

        姒穆清靠近鸾鸟,手心中放了些玉米粒,喂给青鸾鸟。

        青鸾乌黑的眸子盯着姒穆清,双方对视许久,青鸾勉为其难的低下头啄了啄他的手心,艰难的咽下了几个玉米粒。

        “娜儿的信呢?”姒穆清看见青鸾接受自己的好意,露出温和的笑意。

        青鸾抬起爪子指了指桌面上。

        一封略带馨香的信放在桌子上,一旁还放着一枚大小如同鸡蛋的…鹅卵石?

        姒穆清拿起格格不入的鹅卵石,握在手心里,清冷的感觉从手心中传入心里,质地光滑细腻,手感温润冰冷,宛如天地间最好的冰种翡翠,清爽朦胧。

        姒穆清把玩一会后,放下鹅卵石,撕开信封,打开折叠的信纸,古月娜娟秀的字迹映入眼帘。

        见字如晤……姒穆清一字一句的读着,然后眼睛看向鸟卵,这是她准备的礼物,回头做道菜分给大家吃。

        他家娜儿短短时间内做了什么?生灵之金铸斗铠,解封山龙王,和凤凰用鲜血定下盟约。

        “我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姒穆清后背靠在椅背上,抬头看向洁白的天花板。

        青鸾低下头用喙梳理羽毛,静谧的空气中弥漫着压力。

        “山龙?”姒穆清苦笑一声,重新读了一遍娜儿的信。

        山龙王背负大陆,供龙族生存,龙族覆灭后人类占据大陆生存。

        “这下麻烦了!”姒穆清嘟囔,山龙复活,只需要翻个身,人类就会死上九成九,偏偏这事他也没法和其他人说。

        他相信娜儿不会这么干,但无数人性命总不能寄予一个人身上。

        青鸾振翅,飞到姒穆清的肩上,啄了啄他的头发,催促他快点回信。

        姒穆清长呼一口气,回过神,摸摸青鸾,示意自己知道了。

        姒穆清摊开信纸,早就想好的话语化作笔墨落在纸上,剿匪、邪魂师、极北之地的风暴、雪帝和冰帝的见面,一桩桩一件件详细的告诉她,又说自己打算种十二种不同花季的花朵问她有什么推荐,最后写下一句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姒穆清写完后,用火漆封好,至于礼物他早就准备好了,是八音盒,淡蓝的底座上镂刻精美的银饰,上面托着水晶球。

        “都在这里。”姒穆清把信封和八音盒往青鸾鸟方向一推。

        青鸾伸出爪子抓住八音盒,鸟喙啄起信封,看得姒穆清眼皮一跳,连忙开口:“等一等!”

        青鸾展开的羽翼收回,侧着小巧的头,乌黑眼珠疑惑的看着姒穆清,眼神生动,好像再问他还有什么事吗?

        “你明天再离开,我给你准备一件储物魂导器。”姒穆清心疼的看着自己亲手设计、调音、录歌的八音盒。

        “我知道你能听得懂我的话语。”姒穆清屈指敲击桌面,“你这么带过去太粗暴了。”

        青鸾放开八音盒和信封,回到了自己的鸟巢。

        姒穆清走出卧室,王秋儿一双清亮的大眼睛死死看着姒穆清,鼻子还在嗅来嗅去。

        “你干啥?”姒穆清躲开王秋儿,不明所以的看着王秋儿的动作。

        王秋儿掐腰,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在检查你有没有用娜儿姐的东西做一些猥琐的事情。”

        姒穆清眉一跳,加重了语气:“猥琐!”

        “我看你思想不健康是真的。”姒穆清语气阴恻恻,“而且今天操练的力度还不够大,你居然还有胡思乱想的力气。”

        “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这么想你。”王秋儿微抬下巴。

        姒穆清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你这是心虚?你不会真做了什么猥琐之事吧!”王秋儿看着利落离开的姒穆清,脚一跺,跟了上去。

        雪儿看着在姒穆清一旁叽叽喳喳的王秋儿,收回目光,注意力转移回手中的《元素论》中。

        姒穆清来到内院的魂导系,定做了一个脚镯形状的储物魂导器,表示明天就要,被售货员小姐姐抓住机会狠狠宰了一笔。

        姒穆清心疼的付了一部分定金。

        “你怎么不砍价啊!”王秋儿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她在宰你啊!”

        “说!是不是看那个售货员漂亮,所以你就丢了神,连价钱都不讲。”小姨子像只发怒的猫咪。

        “没有的事。”姒穆清把心疼埋在心里,表面风轻云淡。

        “我要的太急,所以她加钱合情合理。”

        姒穆清摸了摸小姨子的秀发:“行了,赶紧回去吧。”

        “你今天训练的那么刻苦,晚上好好休息。”姒穆清关心道。

        “对了。”王秋儿一拍手,“海神缘要开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没兴趣,一群剩男剩女相亲有什么意思!我早就看吐了。”姒穆清毫不犹豫的拒绝,非诚勿扰看得还少吗!

        “那赏宝会呢?”王秋儿又说道。

        “那更没兴…等等,我记得今年的赏宝会早就过去了,我还收到了请柬。”姒穆清想起今年开学后苍宇的邀请,那时候,他还没有进入内院。

        王秋儿解释:“不是外院的赏宝会,是内院的赏宝会,学长学姐们也会在这个时候赶回来参加,含金量比外院高多了。”

        “怎么都赶到一起了?”姒穆清自语道。

        “因为人多热闹啊!”王秋儿不假思索的回答,“活动又不是根据时间来定,而是根据学长学姐回来的时间来定,奇珍异宝总要在人多的时候才能卖出高价。”

        “听起来我应该去见识见识。”姒穆清沉吟道,王秋儿闻言一笑,像是一个邻家女孩。

        “不过,我拒绝。”姒穆清接下来的话让王秋儿笑容僵硬。

        “为什么?”王秋儿不解的问道。

        姒穆清瞟了一眼王秋儿很是直白的跟王秋儿说了一句话:“因为没钱,我今年的贷款额度早就花掉了。”

        “好不容易挣了点钱,我可不希望砸在赏宝会上。”姒穆清摊开手心表示无奈。

        “赶紧去休息吧!”姒穆清回到家里,把王秋儿推到清雅的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