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九章基础

第一百三十九章基础

        蒙蒙亮的清晨,第一缕阳光撒在地上,姒穆清伸个懒腰,打着哈欠走出房间。

        姒穆清洗漱完后,去食堂买来早饭,王秋儿和雪儿洗漱完毕后坐在餐桌吃完了早餐。

        “我包了一个训练场,走吧!”姒穆清清洗完餐具后,对两人说道。

        “走走!”王秋儿捏着手,“本姑娘期待很久了。”

        姒穆清看着王秋儿兴奋的表情,可以确定她绝对不是在期待基础训练,那东西无聊的要死。

        “打架就不要期待了,你和雪儿一样都要补基础,不会以为你把十强武道都学会了就不用补了。”

        姒穆清的话让王秋儿悻悻的切了一声:“我不用和雪儿一起补基础吧!十强武道中有相应的基本功。”

        “不用?”姒穆清重复一句,“确实十强武道中包括绝大部分武功种类,但你学的不全,天命剑道你就没学。”

        实际上是姒穆清他还没有教她:“我正好要教雪儿,你也一起来吧!”

        “你教她剑?她的冰极无双斩落了多少封号和凶兽,你知道吗?”王秋儿不可思议的看着姒穆清。

        “武功和那些魂技是一回事?”姒穆清反问道,“冰极无双是一把剑,天命剑道是一种用剑的方法。”

        “没有疑问,那就开始吧!不许用魂技,我们直接按直线跑过去,时速不许小于三十公里。”姒穆清说完窜了出去,只撂下一句跟上。

        王秋儿和雪儿面色一变,前面的条件都没啥,重要在最后一个。

        两人对视一眼,还是飞快的跟上去,如果让他回来催她们,到时候就是长剑顶在她们身后了。

        姒穆清在前面领路,直直的出了内院和外院,到了一片王秋儿似曾相识的山林和湖泊。

        王秋儿很快想起自己在哪里见过这片山林和湖泊:“这不是我们参加升级考试的山林吗?”

        “就是这里,现在开始跑吧!要求很简单用最短的时间把自己压榨到极限。”姒穆清对着王秋儿和雪儿说道。

        周漪来一次,你还要再来一次,王秋儿看姒穆清的神色有点不对劲。

        “我已经在周老师那里通过这种训练了,这种重复性的训练,既没有新意,又有什么意义?”

        姒穆清神色莫名的看了王秋儿一眼:“周老师当初的训练逼到你的极限了吗?”

        王秋儿噎住,不同的人极限也是不同的,论体力魂力持久力,王秋儿在同境界中堪称绝顶,旁人累死累活堪堪跑完,她轻轻松松跑完,在一旁休息。

        “至于新意?”姒穆清冷笑一声,“招数有用就行业,要新意干什么!”

        “等你跑完这些山路,你自然知道效果。”姒穆清说完,一直旁观他们争执的雪儿看着那边上山下山充满了落叶烂泥的丛林,若有所思,同样一百公里路,山路和石板路截然不同。

        “好。”王秋儿丢下一个字,脚一踏,地面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她撞入丛林。

        雪儿见状,也一并跟上,先试试一次,看看效果再说雪儿想着。

        姒穆清看着她们离开,分出分身:“你去找贝贝和小雅姐,你跟着雪儿,确保她一直保持最快的速度。”

        姒穆清吩咐完,自己也加持了风轨技能增加速度,单纯凭借本身的速度,他可跟不上王秋儿。

        姒穆清和分身跟在王秋儿和雪儿身后,她们相当自觉,不用姒穆清扮演黑脸。

        两个小时过去,王秋儿和雪儿昏倒在地,被姒穆清扛了回来,姒穆清把王秋儿摆好姿势,手掌按在她的小腹丹田处,魂力注入引导她的魂力按玄武真功运转,涓涓流转的魂力在她的经络中滋润骨骼气血。

        王秋儿醒来,看到身前的姒穆清,耳边传来话语:“记住口诀,太阴生阳走玄关,天涯一线武动间,真意藏神无尽远,心功万卷静如澜,搬运周天。”

        姒穆清吩咐完王秋儿,就又过去帮助雪儿,运转魂力,一样按照玄武真功的功法路线运转。

        他看着雪儿一样熟悉了功法运转后,放开手,松了口气,他也是第一次帮助别人运转功法,紧张死了。

        王秋儿和雪儿运转玄武真功,她们已经明白姒穆清的目的,让她们跑到昏迷,不是为了折磨她们,而是为了突破极限,本质上和周漪的手段一样,只是青出于蓝,在之后又引导她们魂力在空空如也的身体中运转玄武真功,加上优秀的功法,修炼魂力的效果远远超出平时。

        “感觉怎么样?”姒穆清看着王秋儿和雪儿问道。

        “效果不错,这是你从周老师的理念升华出来的?”王秋儿说道。

        雪儿点评道:“很好。”

        “呵,那就进行下一项吧!”姒穆清面色平静,忐忑的心平静下来,就怕效果不好被人怼,这也是他的一次实验,为了未来做准备。

        两把精金铸成的训练剑被姒穆清甩出,插在王秋儿和雪儿面前的地上。

        姒穆清在空中抽出星光璀璨的牧星,长剑挥舞,一株大树在垂落的道道星光下被整齐的分成了大小一致的长方形和方形木块。

        方形木块被姒穆清放在两根木块上,他又拿出两百斤的负重分别交给雪儿和王秋儿。

        “劈砍,要求很简单,不能劈到下面的木桩,木桩不能倒下,要一刀两断,均匀的分开木桩,先定个小目标,一块木块砍十二剑就可以了。”

        姒穆清说完后,王秋儿和雪儿带上负重,直接开始训练。

        他看着两人认认真真的耐心劈砍木桩,第一次,王秋儿只砍了三剑,在下面的木桩留下了剑痕,雪儿好一些,五剑。

        两人也不气馁,主动重来,第二次,七剑、八剑,第三次,九剑、六剑,第四次,五剑……

        姒穆清等着她们质疑,可只等到了她们用剑的技巧越来越熟练,动作越来越轻柔,力量越来越凝聚,收发由心。

        姒穆清很清楚这种训练的折磨,因为这就是当初他练习劈砍的训练,那种有力使不出的憋屈感对于任何人都是一种难言的折磨,对于人的意志、耐心都是一种很好的培养。

        “你们不问问我这种训练有什么用处?”姒穆清忍不住在她们停下休憩时开口问道。

        王秋儿把汗水打湿的发丝撩到耳后:“等练完之后不就知道了。”

        雪儿也点头赞同王秋儿的话语,只要确定姒穆清他不是乱来即可。

        这态度比我当年好多了,姒穆清在心里评价道。

        “我为你们演示和讲解。”姒穆清说完,拔出牧星剑,一连十二道剑光绵延不绝洒满视野,木桩上只剩下一根比筷子还细的木棍。

        雪儿和王秋儿盯着剑光,站在原地。

        当初他在没人讲解的情况下,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完成了训练,雪儿和王秋儿都有基础,又有他的讲解,不知道要用多久时间?

        王秋儿率先回过神,同样的一片眼花缭乱的剑光,动作仿佛是姒穆清之前的动作复制,可惜最后两剑落空。

        雪儿回过神,也是一片剑光如花朵绽放,成绩比王秋儿多了一剑。

        “我给你们讲解一下,你们动作的不足,然后我准备下一项的物品。”姒穆清开始对王秋儿和雪儿指点。

        上升的太阳慷慨的把日光照耀在生机勃勃,朝气蓬勃的一男两女身上。